社會企業的另類證明

社會企業已經流行一段時間,在台灣從早年的風起雲湧,到近年來較為沒那麼熱門,但也越來越多人聽過這個名詞,也不少的組織聲稱自己是社會企業。這幾年來,自己在全球衛生(Global Health)的領域摸索,對於社會企業真的是越來越多的疑問,但時再看到今年馬雲在2017瑞士達沃斯論壇期間的訪問時,讓我覺得非常驚艷!因此推薦給大家。

這次的世界經濟論壇,其中有很多聚焦在「全球化」和「反全球化」的議題。所以訪談自然也從這邊談起,這部分也挺精彩的,譬如馬雲對於美國在二三十年前,鼓吹全球化,然後再最近川普政府卻開始築起保護主義的高牆,非常不以為然,其立論和理由挺精彩的!大家可以自己看看。

» Read more

林義雄先生與Mandela-台灣與西班牙旅程隨想

Mandela搭上Emirate航空的飛機,即使只有Bowen 777的機型的經濟艙,其視聽娛樂系統,寬大的LCD螢幕(觸控、platform、提供USB充電和多國充電插座、也贈送個人清潔組(牙刷、眼罩和襪子),以經濟艙的消費等級來說算是很好的。先從台灣前往杜拜 (Dubai),然後在杜拜轉機等待約三個多小時,然後再轉往Barelona,這段航班是Airbus A380的巨無霸機型。來自杜拜的Emirate,當然飛機上都有介紹杜拜,除了世界最高的Dubai Tower外,影片中介紹的包括有各式各樣的Mall、水族館、冰宮滑雪場、草地上打馬球,都是極盡美麗奢華的設備,飛機上的短片很快速傳達了Dubai要給國際旅人的第一印象。但是,此時的台灣也正有重大事件發生。

台灣最近紛擾不斷,三月份去馬來西亞和新加坡,出國第二天太陽花學運發生;這次出國前,雖然已經知道林義雄要禁食,但是這一週出國,所引發的後續效應也不小。在大學時代,我只略為知道林義雄先生,遭受到的政治迫害家庭慘劇,在台灣的民主史上,不論如何都是不能抹滅的一段。之後,他開始投入反核運動,跟充滿熱情的政客臉孔比較起來,林先生可以說是一點都不吸引人,特別是在聲援太陽花學運時,只有一張聲明稿,然後就是默默的靜坐支持,這真的一位謙卑有守有則的老前輩。隨著自己的年紀漸長,開始發現「內斂」其實是門功夫,這年頭大家都喜歡刺激、熱鬧和噱頭,實實在在做事但卻不張揚的,算是非常有修為的。 » Read more

太陽花學運的光榮與台灣之自由貿易

Sun_flower2014316日,利用去Kuala Lumpur 開會的機會,我們帶著EmilyAlice全家第一次出國。馬來西亞與台灣沒有時差,在2014318日,從網路上得知:張慶忠以30秒自行宣布通過海峽兩岸服務貿易協議(Cross-Strait Agreement on Trade in Services)後,有大學生進入立法院靜坐抗議。Wow!這真的是Big issue,因為「國會」被佔據了,這可是前所未有的事件,我真的要感謝這群學生和太陽花運動,因為這24天來實在有太多的驚奇與感動。

323日我回到台灣,學生們已經佔據了立法院一個禮拜,回到家已經很晚,還沒有時間update新聞。324(星期一)下午我去台北上課,特意從青島東路和濟南路走過,馬上感受到「組織」與「紀律」,有專門的醫療快速通道,有糾察隊,也有物資組,我彷彿置身於室外教室,現場的年輕人排排坐,聽著前頭的演講,雖然沒有時間駐足聽完,但是幾天下來,內容談的包含有公民不合作運動、台灣民主歷史或民主代議制度的反省與討論等,馬上可以感受到「暴民」之說的荒謬與不符合事實。

從問題癥結是黑箱作業的不民主程序,再從服貿協議到RCEP(Regional Comprehensive Economic Partnership)TPP(Trans-Pacific Partnership),學生運動也讓我開始去了解這些自由貿易論述的架構,太陽花學運對我來說實在太具有「教育意義」。星期一、二和四,我都會經過靜坐區,也會經過立法院面對中山南路的門口,上面貼著「中國黨 賣台院」,學生們搭帳棚,或是用錫箔紙隔出睡覺歇息的空間,務實的堅持實在令人動容。接著330的黑衫軍上凱道,當然也是驚世之舉,可以說是超大能量匯集和公民自治力。整個學生運動所的運作,包含主題曲島嶼天光的發表、新聞稿的發表和國際媒體的接洽,利用IT等等的整合能力,實在令人佩服。今天,當太陽花學運在走出立法院,完成階段性目標後,看到今晚的島嶼天光大合唱,黑夜被點亮的如此美麗,這真的是我長久以來,不從有的感動與驕傲。 » Read more

小龍女活動的省思-政策執行與研究

2個月 墮掉455小龍女| 蘋果日報

最近看到蘋果日報上針對出生男女比率的新聞,想必又會引起不少醫師的反感。雖然學術與政策必須相輔相成,但身為政策制定者,看到某種「趨勢」時,的確應該要有所反應。

報導中說到「…..今年1、2月,國內男、女嬰比拉大,出生男嬰人數為18512人,女嬰為17009人,若以正常出生比1.06計算,可能有455名女嬰因性別篩選而被墮胎掉。 」,這是很震撼的內容。為此,我先去內政部戶政司下載出生資料(目前已統計至101年3月),然後計算一下報導中的各個數據,因為報導中所引用的國健局資料,與我從內政部戶政司下載的資料略有不同,不過我依照戶政司的資料所計算出民國100年的出生男女比例是1.077,與報導中的1.079相差約0.002,可能是引用資料稍有不同所致。 » Read more

用錢為生命標價:正義的思辨

上個月中,晚上剛好看到公共電視的「正義:一場思辨之旅」,主要的內容是用「金錢」定價的這回事(Putting a price tag on life),同時間也談到了損益分析(cost-benefit analysis)。前幾個月,當我讀到「正義:一場思辨之率」這本書中的第二章—最多數人的最大幸福/功利主義時,剛好遇到我碩論所作的成本效益分析,我也曾經思考咀嚼過。這時,我也想起Paul Farmer的愛無國界這本書中,他對成本效益分析的批判:在資源永遠有限代表的意思,多半是:切合實際,從這裡可以看出Paul Farmer對於許多成本效益分析的疑慮。

當然,從愛無國界的書中的不分內容,不適合直接揣摩Paul Farmer對於成本效益的全面看法,但是針對於他所經營的Partners In Health (PIH)而言,我相信類似的成本效益分析,一定在計畫的檢討或規劃,占有某種程度的角色。在課程中,Michael Sandel想用損益分析,來凸顯邊沁(Bentham)功利主義的實際應用與矛盾,使用的例子也很直覺,馬上可以感受到為人命「定價」的矛盾與衝突。但是,若只用這些例子,就要說明損益分析本身的方向是錯誤,替人命貼上金額就是道德遲鈍,我還是覺得有矯枉過正,或過度簡化損益分析的本質。損益分析的確是要「切合實際」,但在整體的分析上,重點不是一切都可以用金錢來量化,而是在當下的情境下,我們可以接受怎樣的條件,在現實中做出選擇,「價格」只是其中一個依歸。況且,在醫療領域的成本效益,常用的付費意願,通常是:多挽救一條人命,要多付出多少,而非「一調人命多少錢」,這在本質上是有所不同的。換句話說,成本效益分析,用在比較兩個替代方案的優勝劣敗的情境下,可能較適合,而比較不適用於課堂中舉的例子:當車子引擎的安全性有問題,但卻設計一個成本效益分析,來試算出一個價格,來說明不需要修改引擎設計的理由,這似乎扭曲了成本效益分析的原意。不過,我覺得Michael Sandel並無意討論成本效益分析的好壞,或適用性,而只是想利用這個情境來說明邊沁的功利主義罷了。 » Read more

「研究」這回事

記得,大學時代我對「研究」這回事真的是完全不感興趣,因為只有想到泡在實驗室中,操作儀器的畫面,這實在跟當「醫生」這回事實在距離太遙遠。當人 決定要遠離實驗室和研究時,其實也很簡單,反正考證照又不需要研究資料證明,即使再到醫院見實習後,很多前輩都會說作「研究」很重要,那時候才知道原來發 表研究,還要計算SCI(Science Citation Index),那時候我把「研究」認為等同於在醫院升職、晉身的工具。

時序 推移,當我在聖多美普林西比,發現那個地方充滿許多問題,要解決這些問題,只靠感性號招絕對是不夠的;Dr. Paul Farmer針對海地的多重抗藥性結核菌、HIV等的解決方式,其實也是基於科學的驗證來達成,我感受到「研究」的重要性:有好的工具和能力,才能檢討所 作所為是否有效、有益或適宜得當。一個衛生政策實施前,可以利用適當的研究設計與統計分析得知事前評估,利用統計得知正確的事前評估,也可以因此訂出方向 正確的計畫,在事後才有客觀評估,以了解前後差異,才不會流於表面現象描述,而無法深入事實真相;進而檢視得失,做出最佳的修正檢討。似乎,研究不僅是實 驗室的玩意,或是SCI分數的高低,而是可能更貼近「人」的生活。 » Read more

健康不平等:數位落差與死亡率

碩二的上學期結束了,因為擔心學分不夠,我修了一堂「社會與健康」,期末的時候要針對有關健康的社會決定因子作些討論。做了些網路功課後,我決定以各縣市的「數位落差」與「標準化死亡率」來作些討論,雖然不是什麼正式的研究,不過結果挺有趣的,開始覺得統計真的可以玩一些有去的東西,順便跟大家分享一下。

所得分配的高低與健康之間的關係,在很多的討論中都已經被證實,至於所得的高低代表的意義可能很多,它可能代表相對地位、可運用資源的多少。在現代的資訊社會,電腦與網路已經是大量資訊的承載處,使用電腦與網路已經似乎是標準能力,雖然沒有電腦與網路,並非是不能生活,但是透過到電腦與網路,可以提高生活便利度,更重要的是它代表一種「資訊取得的能力」,過往資訊取得的能力跟教育程度有相關,而如今資訊素養與資訊應用能力成為現代人必備的基本能力,能掌握及運用電腦及網路,能改善生活素質與社經環境,相對的,不具備這些能力者,將可能落入較低的社經環境,所以使用電腦機會的多寡及運用資訊科技能力的高低,除了可能是主宰貧富差距的力量,而間接的可能與健康指標有相關。 » Read more

國際志工,不進則退!?

有關國際志工這回事,雖然在許久年的替代役結束後就沒有實際參與的經驗,但自己對這議題的關注,和這幾年透過老婆在帶大學的國際服務社團的經驗中,發現雖然這股風氣還在流行,但成長的空間依然很大。

最近,我剛好又看到了在國外參與志工服務的人的留言,和Sam所寫的「國際志工需要什麼樣的資格!?」後,讓我的確更深有感觸的寫下這篇文章。為什麼我覺得還是有許多成長的空間,因為我覺得志工服務的想像停留在兩種層次,第一種是「增廣見聞、拓展視野」。其實這並沒有錯,或許也是許多人參與國際志工的初衷之一,但要小心這樣的解讀會有兩個矛盾,首先增廣見聞不僅是看到「與我們生活經驗或現實」不同的景象而大吃一驚,因為這頂多叫作「文化衝擊」,甚至是沒有同理心大驚小怪;再者,要拓展視野和增廣見聞,不是只有當國際志工一途,就像Sam在文中說的:「如果我的機票食宿花費已經可以聘用一位當地老師一整年的時間,那麼我去那當個幾週的老師,還不如把錢捐給學校聘老師,更何況還是學生的自己都還沒有實際教學經驗呢? 」,換句話說,要增廣見聞,你可以自己花錢旅遊,而非以志工服務之名,而自私的增加自己五花八門的經歷而已。第二種層次,就是「自我感覺良好」。聽到許多「服務心得」後,我們會發現往往有固定的模式:先是感受差異很大,然後再來是同情心油然而生,跟當地人body body,最後就是很感動並慶幸自己生長在幸福台灣。 » Read more

從「泰北中國節」看我們的小格局


今天晚上看到公視在播「泰北中國結」,說得是半世紀以來因國共戰爭流浪泰緬山區的泰北華人,因為台灣政府刪減教育預算,而中國政府在經濟崛起後,開始資助公費留學、獎助學金、提供中文簡體教材、派遣長期駐外教師等等,讓泰北華人的教育界掀起軒然大波。

泰北對台灣政府,不!或許應該說國民黨政府念念不忘,自然有糾纏已久的歷史因素,但這不是我想寫下喃喃自語的原因。紀錄片當中,僑委會的代表很「公正」的提到,兩岸開放,關係解凍,如果台灣政府使不上力的,中國政府幫忙,也沒有關係,只要當地人受益就好。聽到這段話,我沒有「政府無情無義」的心情波浪起伏,腦袋想到的是:中國學生來台綁手榜腳,一再阻攔;我們一直在開新移民女性的識字班,但卻忘記可以利用資源培養東南亞語言的母語教學,這不都是同樣的背景嗎? » Read more

1 2 3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