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非洲到喜馬拉雅山─創造新的國際志工訓練合作模式

「如果這個地方的人缺乏自信,他們便無法從容展現自己的文化、自在地與遊客分享自己的生活。」

                                          ──創立公益平台文化基金會的著名公益推廣者嚴長壽先生在《為土地種一個希望:嚴長壽和公益平台的故事》(2012,天下文化出版)分享了「『給自信,而不是給錢』,才能真正讓受助者學習如何自立」的看法。

 

回頭想起在赤道上的非洲島國日子,竟已是七、八年前的往事;而當地友人在離別時合送我的獨木舟划槳手木雕禮物,還靜靜地躺在家中電視櫃上,無時無刻地提醒著我關於那段美好的海外服務歲月。

海外醫療替代役是我人生最重要的轉捩點,一方面幫助我從對未來發展茫然的醫學生,轉變為體認到自己如何在「醫生」角色中扎根、發揮及回饋;同時,也讓我了解到無論是國際衛生或國際志工等服務領域,其實包含了性別、全球化、公共衛生、衛生政策、醫療人權、外籍移工和新住民等議題,是需要多元專業及領域、跨文化團隊來合作達成,絕非是一人英雄或醫師可獨自完成的領域。

此外,我最重要且最豐碩的收穫,是認識了在生活或志趣相投的牽手。我們因為一同完成「糖尿病藥物募款行動」的關係而結緣,之後,我們持續這份關心與興趣,我轉往專業醫療能力的培養階段,而她則走入國際志工專案執行與教育培訓的領域,一如往昔,與我志同道合且並肩努力。

這幾年來,相關的活動、書籍出版越來越豐富,大學生參與國際志工的機會也如雨後春筍的越來越多,透過我與太太實際參與相關的援助專案及學生國際志工參與規劃等經驗,我們發現這近幾年台灣的國際衛生或志工的發展有幾項不足之處。首先,許多歷練豐富的國際志工服務或動人的故事,多數是來自長期耕耘的駐點服務。這樣的服務經驗,或許會有許多感人銘心的故事,讓人熱淚盈眶或悸動不已,但是對於大部分的人來說,我們都不是「背起行囊」就可以一走了之的人,因為我們的根與生活都深植於台灣;尤其是進入社會工作及擁有家庭生活後,長時間的蹲點服務方式對多數人來說是相當遙不可及的目標。第二,長期駐點服務的經驗,無法直接複製到短期的國際志工服務。這些問題往往會讓服務活動結束後,造成結構性的問題-即「沒有方向的前進或延續」,這樣的狀況在學生志工團體最為常見。第三,志工團體的行前訓練課程,缺乏有系統的整合和訓練。團隊出發前,總是可以發現訓練課程多在「經驗分享」和「了解在地風俗民情」,對於國際志工援助和合作模式、異文化接觸的田野服務或專案實務等訓練,可以說是付之闕如,也少見對於較為成功合作模式的討論與介紹。這些問題觀察與服務需求,也促使了我與老婆,逐步發展從校內的學生志工到專業志工的國際志工相關專案執行與教育培訓課程,以協助各專業執行、整合資源的服務模式與訓練平台為目標。 » Read more

【閱讀】西非黑島,小醫生手記

西非黑島,小醫生手記的圖像 接到子堯 的電話,跟我說他已經把在聖多美的點點滴滴整理成冊,即將赴版出書,我並沒有很訝異,在經過「四個醫生的南美魔幻冒險 」和「背包客醫生,旅遊保健通 」後,順利出版這本「西非黑島,小醫生手記」,正是一個作家持續寫作的證明。

從子堯大學時代的文章裡,就能夠深深體會到,子堯見長的,也就是那他感性的筆觸與情感充沛的文字。過了一年多,當我再重新閱讀這些文章時,許多的畫面總是 在腦海裡滾滾而來,透過他的文字,所有的人像、一草一木仍然鮮活的活躍在眼前。子堯筆下的聖多美,不是那種平鋪直述的筆法,而是像一盤道地的聖多美佳餚, 佐以風味絕佳且只屬於洪子堯的特調醬料,然後每個口感中,可以嚐到聖多美生活的原始風味,但也可以感受到子堯時而抒情浪漫、憐憫憂心的情懷,適時恰到好處 的參與其中,襯托出聖多美的美麗與哀愁,但又不搶其風采。他的文章裡,少見露骨的批判,但在細膩的文字中,還是可以看到子堯的反省、計畫與奮進的心情與想 法,他筆下的黑島,有黑島人民的生活無奈,但也有許多純真可愛的生活片段,有異文化相遇時的驚奇火花和有趣經驗,更有夜闌人靜時的省思與反芻。 » Read more

原來這是4月25日:台灣人在非洲與瘧疾邂逅

button4月25日是什麼大節日呢?就如同往常ㄧ樣,今天是星期五,是令人開心週末假期的前夕,但更重要的,今天是World Malaria Day-a day to make the world care 。這個消息,是我看了ㄧ位替代役學弟的部落格-「小助理的願望 」才知道的。對於malaria,我有種特別的情感,因為曾經在流行區裡工作了一年,又看到我們的工作團隊在實行撲殺瘧疾的具體成效,也曾經碰過台灣的國寶級教授連日清教授,更重要的是,瘧疾仍是許多發展中地區擺脫不去的夢靨,所以到現在只有是有關瘧疾的相關消息,我都還是會詳加注意。

之前的聖多美夥伴,在去年的時候,大多陸陸續續離開工作崗位回到台灣,原本在小島上進行的瘧疾撲滅計畫,也因為人事異動,走馬換將後,在工作的策劃與執行上面,跟以前可以說是走上不同完全的方向,而也因為如此,聖多美普林西比也可能無法成為既台灣之後的另一個瘧疾根除地區。這裡面有太多的現實,也有人事環境所帶來的無奈,不過台灣在那邊幾年來的努力成果,已經發表在二月份的American Journal of Tropical Medicine and Hygiene 上。今天,我把這篇Short Report: Rapid Control of Malaria by Means of Indoor Residual Spraying of Alphacypermethrin in the Democratic Republic of Sao Tome and Principe介紹給大家,一起分享台灣在西非幾內亞彎上小島的努力成果。 »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