勿再消費女性:從2009年初的某家俱展活動說起

2009年才剛剛開始沒多久,馬上就看到令人非常生氣的新聞—「翹臀供男揮毫 女模噙淚」。

俄羅斯女模-翹臀上寫春聯

俄羅斯女模-翹臀上寫春聯

台中家具名床年貨大街昨起在台中世貿中心舉辦,主辦單位要求4名穿著清涼的俄羅斯女模,在臀部貼上空白春聯,趴在地上供四名男子口含毛筆書寫「破盤」,四名女模勉強照辦,但均低頭緊摀臉部,其中兩人起身時似隱約拭淚,兩性專家痛批:「把女性物化成玩具、太不尊重女性!」

» Read more

2008母親節快樂

今年的母親節,特別有感觸。這九個月來,看著老婆肚子一天天變大,不同懷孕期的身體變化,即使老婆沒有很嚴重的身體不適,但是從身材的變化,體重的增加,或是肚子內寶貝的胎動等等,就更能體會到以前在媽媽肚子時,老媽所經歷的一切。

即使要生產了,老婆還是繼續上班,職業婦女或孕婦真的很偉大,頂著大肚子還是照樣工作上班,更厲害的是她還是一個家庭可以維持的重要角色,傳統文化中,從來沒有把女性在家庭中的角色,因為懷孕而可以暫時免除,我真的覺得母親這個角色,真的是三頭六臂,難怪有「媽媽經大於管理經」這本書,來告訴大家「身為母親」對工作上創意思考和管理的正向助益。 » Read more

停經症候群

月經週期是個複雜的體內荷爾蒙交互作用,在女性成熟、懷孕和老化的過程中,荷爾蒙的改變也對於身體的症狀有許多不同的影響與表現。停經,簡單來說就是卵巢裡的濾泡逐漸老化,導致黃體素(Progesterone)和雌激素(Estrogen)的分泌減少後的結果,通常中年女性在歷經連續三個月月經沒來,或是平均月經週期大於42天時,就是代表快要接近停經的時候。

雖然停經是女性身體在自然過程中的一個階段,醫學把這樣的過程分成七個階段,不過這是學理上的分期,並不代表每個婦女停經的過程都會依照一樣的歷程,而不同區域、族群的女性,停經的年齡也不見得一樣,譬如台灣女性平均的停經年齡大約是47~50歲。既然停經是婦女的自然歷程,那麼又有什麼值得討論的呢?主要是因為許多的臨床症狀跟停經扯上關係,在醫療領域中,被概括成所謂的「停經症候群」,最常被提及的,是有關血管不穩定(vasomotor episodes)的症狀,包括胸口、脖子、臉部的熱感,或伴隨著流汗、心悸和焦慮等症狀,一般我們都把它們稱為「熱潮紅(Hot flushes)」。雖然熱潮紅的詳細機轉未明,但我們知道它較容易在溫暖的環境、遭遇壓力或吃熱食熱飲時被誘發,每次通常都小於5分鐘,有些婦女會因為熱潮紅的程度、頻率和持續的時間,影響到日常活動或睡眠品質,而需要醫療協助。 

另外一項常見的困擾,是泌尿生殖器的症狀,譬如陰道乾燥、陰部搔癢和解尿燒灼搔癢,這些都跟因為荷爾蒙分泌減少,導致陰道的血流量、分泌物不足導致的上皮組織萎縮有關。至於其他症狀,譬如焦慮、憂鬱、尿失禁或是身體不適等,也都常被包括在停經症候群中,只不過研究指出,停經後症狀群,應該以血管不穩定的症狀為主,至於焦慮、憂鬱或是其他無法解釋的身體不適,並不適合全部囊括在停經症候群中。畢竟,停經是正常老化的一部分,上述那些症狀,是不是有可能「老化」的結果,而不應該全部歸因給荷爾蒙的狀態改變所導致,目前為止很難釐清。 » Read more

逐漸外挺的肚子─偉大的媽咪

超過24週,佳芳雖然還是蹦蹦跳跳,但是腰酸背痛的症狀卻明顯不少,三不五時就會聽到她在哀嚎下背部酸疼,男人有時候真的很難體會那種感覺,能夠提供服務的, 就是我的雙手,反覆在酸疼處敲打,這時候就可以看到佳芳舒服到忘了,搥背的手,打久了還是會酸的啦!

科內的同事老婆,也是佳芳的好友,上禮拜四剛好生下一個手指秀麗的小女娃,佳芳迫不及待的去打聽從破水,到用力催生,然後小嬰兒出生的過程,巴不得那種感覺可以事前模擬,省得到時緊張慌亂,但只要聽到痛到不會讓妳在想生下一個的comment時,卻不禁的幻想是不是可以跳過這一段。都已經進入第三懷孕期了,在同事老婆的提醒下,我們才想到我們都還沒有去報名媽媽教室,大概是因為佳芳的東跑西跳,運動量絕對足夠,況且這幾天寒流來襲,厚厚的外套加上來後,在捷運或公車上,都還不見得會被認出來是孕婦,害我們差點忘了,轉眼間, 小寶貝已經在肚子裡度過六個多月了。 » Read more

老婆,不僅僅是如此而已

雖然大家都說,現在是兩性平等的社會,但回到家庭,女性還是承受了許多被視為「理所當然」或是無法擺脫的責任和義務。隨著小寶貝越來越大,老婆的肚子一天天越來越明顯,這種懷孕九月的過程和酸甜苦辣,在目前的科技下,是男人難以親身體會和經歷的甜蜜與痛苦。認識我老婆佳芳的人都知道,她是個精明幹練的女人,不論在人際上或是工作上都如此,而歷經醫學院心理系,和人類學的訓練後,能文能武的她,其實是個不可多得的人才。

Proportion of Medical Students Who Are Women, 1965–2006.新英格蘭期刊(NEJM) ,在11月8日出刊的刊物中,對於女性在目前職場中所面臨的狀況,給我們些新的想法和衝擊。Climbing through Medicine's Glass Ceiling 一文,是由美國杜克大學醫學院(Duke university)的新任醫學院院長Nancy Andrews 所撰寫,她是美國前十大醫學院院長中的唯一女性,但就如文中一開始提到的:在西元2007年,為甚麼一個女性的醫學院院長上任,如此值得大驚小怪呢?或許從1970年代到現在,其實我們也沒有進步多少吧!有能力、有擔當的人,不會只出現在白人、某種宗教信仰、族群、甚至是性別裡。醫學院裡的男生女生比例平衡,已經好久一段時間了,但是在醫學學術領域裡,女性當家可以說是屈指可數,Nancy Andrews認為這大概是女性必須兼顧「工作」和「家庭」的關係,而也因為如此女性在工作上要特別傑出,才會被認為跟男性是一樣優秀,而社會上,還普遍有某種觀感:我們並不期待女性在社會或是醫學領域裡,可以獲得某種地位。她舉了一個她親身的例子,在她獲選杜克大學醫學院院長的職務後,她和她先生、孩子前往某學校參加醫學院新任院長的聚會,結果該校的校長一開始就握著她先生的手說:You must be the man of the moment,但卻沒有人想到She is the woman of the moment。 »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