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陽花學運的光榮與台灣之自由貿易

Sun_flower2014316日,利用去Kuala Lumpur 開會的機會,我們帶著EmilyAlice全家第一次出國。馬來西亞與台灣沒有時差,在2014318日,從網路上得知:張慶忠以30秒自行宣布通過海峽兩岸服務貿易協議(Cross-Strait Agreement on Trade in Services)後,有大學生進入立法院靜坐抗議。Wow!這真的是Big issue,因為「國會」被佔據了,這可是前所未有的事件,我真的要感謝這群學生和太陽花運動,因為這24天來實在有太多的驚奇與感動。

323日我回到台灣,學生們已經佔據了立法院一個禮拜,回到家已經很晚,還沒有時間update新聞。324(星期一)下午我去台北上課,特意從青島東路和濟南路走過,馬上感受到「組織」與「紀律」,有專門的醫療快速通道,有糾察隊,也有物資組,我彷彿置身於室外教室,現場的年輕人排排坐,聽著前頭的演講,雖然沒有時間駐足聽完,但是幾天下來,內容談的包含有公民不合作運動、台灣民主歷史或民主代議制度的反省與討論等,馬上可以感受到「暴民」之說的荒謬與不符合事實。

從問題癥結是黑箱作業的不民主程序,再從服貿協議到RCEP(Regional Comprehensive Economic Partnership)TPP(Trans-Pacific Partnership),學生運動也讓我開始去了解這些自由貿易論述的架構,太陽花學運對我來說實在太具有「教育意義」。星期一、二和四,我都會經過靜坐區,也會經過立法院面對中山南路的門口,上面貼著「中國黨 賣台院」,學生們搭帳棚,或是用錫箔紙隔出睡覺歇息的空間,務實的堅持實在令人動容。接著330的黑衫軍上凱道,當然也是驚世之舉,可以說是超大能量匯集和公民自治力。整個學生運動所的運作,包含主題曲島嶼天光的發表、新聞稿的發表和國際媒體的接洽,利用IT等等的整合能力,實在令人佩服。今天,當太陽花學運在走出立法院,完成階段性目標後,看到今晚的島嶼天光大合唱,黑夜被點亮的如此美麗,這真的是我長久以來,不從有的感動與驕傲。

太陽花學運所帶來的啟示與感動,不需要我再贅述。我倒是利用了這次機會,更進一步的了解自由貿易的內涵,也再度思考自由貿易對我們的影響,在看了公視的「有話好說(20140409):韓澳昨簽自由貿易!台灣已經一蹶不振?」後,更是感觸良多,所以摘錄重點反思一下 。最近,白米炸彈客的電影上映,剛好提醒我們:2003-2004年台灣加入WTO後,農產品的逆差從此擴大(2001年進口68.6億美元至2012年的146.7億美元),農業人口和稻米種植面積下降,但是農業出口也從2001年的30.3億美元增加到2012年的50.9億美元,農業占GDP的比例仍然維持1.9%沒有變動。傷害總是有的,自由貿易本來就是不是「自由」,但卻會大大影響產業結構,其實政府部門要做的,就是一個客觀的科學評估與檢視,絕對不是「利大於弊」一句話就解決的。

但是,我們的情況不嚴峻嗎?從我聽完20140409有話好說中的來賓李淳(中經院WTORTA中心副執行長)的論述後,即使他一直以來是贊成服貿的簽署,但是在這樣的完整論述後,其實我完全可以理解從巨觀經濟和自由貿易角度,對於台灣經濟佈局的憂心。但是,若不是藉著這次機會,我也不知道原來台灣加入WTO後,因為有Information Technology Agreement(ITA),所以IT相關產品的出口本來就是「零關稅」,這也是台灣手上,目前雖然只有8個小經濟體的FTA,但暫時看不到太大影響(巴拿馬、瓜地馬拉、尼加拉瓜、薩爾瓦多、宏都拉斯、紐西蘭、新加坡和ECFA早收清單)的原因之一。昨天,韓國與澳洲簽署了FTA,他們也有8FTA,只是國家不同:智利、新加坡、東協印度、歐盟、祕魯、美國、土耳其,還有快要生效的加拿大、哥倫比亞、澳洲,共有49個國家。因為我們跟韓國的出口產品重複性很高,所以看到這些數字一定會令人很害怕,只是「政府官員」的論述太過於強調FTA的效果,彷彿沒有FTA,沒有市場開放,我們就完蛋了。

目前,中國目前占世界7%的市場,但我們卻有幾乎25%的出口到中國(其餘還有25%是美國,歐盟18%、日本10%和東協十國11%),所以我們是重度依賴中國市場,光是這樣的經濟政策,就值的商榷。另外,當WTO的多邊主義式微,區域經濟主義興起,台灣因為中國的杯葛無法簽署許多FTA是事實(也的確是事實),那某種程度上把所有的重點只放在跟中國洽簽相關的貿易協定,是有偏頗的。但是,我們也必須體會再洽簽相關條約時所遇到的困難,李淳說:在接洽TPP議題時,大家會問三個問題:1.台灣準備好了嗎?美國的態度支持你嗎?北京的態度如何(會不會反對)?TPP中的12個國家中,大概只有美國和中國不太在乎中國的態度,但是其他國家都會很在乎中國的態度,或許這是服務貿易協定,之所以如此重要的原因。

但是,FTA本來就不是萬靈丹,台灣自己的產業結構調整是要靠我們自己,即時強調FTA的簽署,政府也不能對台灣經濟和產業升級、轉型的輔導有所卸責,如果我們都具有關鍵技術,闢如台積電在28奈米和20奈米的晶圓製成雄霸世界,目前努力於16奈米的FinFET(鰭式場效電晶體)製程,那麼FTA對我們的衝擊可以壓縮到最小,所以面對中國對於台灣的國際政治杯葛,政府是否更著重在產業的轉型輔導或新技術開發。從這次太陽花學運的整合力展現來看,我覺得我們的年輕學生,不是沒有國際競爭力的!

這段時間以來,不論是黃國昌老師對於民主代議制度的批判,還有許多經濟學者的交叉辯論,其實還是有許多理性討論與省思,作的最爛的大概就是我們的「官」,因為事前沒有評估報告,事中又沒有不遵守程序,事後又不知道反省,就是他們。就像生物統計分析一樣,影響outcome的因素很多,即使某一個因素具有統計的顯著性,也不表它是唯一的影響因素,就像韓國2007年的研發占GDP3.47%,台灣有2.57%,這是不是會造成台灣競爭力不足或衰落的一個顯著的影響因子呢?我們政府應該要用科學和數據來回答這些問題。

總而言之,太陽花學運暫時告一段落。希望政府有學到什麼叫做「民主程序」,不要再重蹈覆轍。而也是因為政府的不負責,讓服貿協議讓人民產生不信任的焦慮,在這之後,我們應該從民主程序、經濟發展和國際現實的多方面,重新思考台灣在全世界的定位,這才是我希望在20140410之後的最佳發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