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龍女活動的省思-政策執行與研究

2個月 墮掉455小龍女| 蘋果日報

最近看到蘋果日報上針對出生男女比率的新聞,想必又會引起不少醫師的反感。雖然學術與政策必須相輔相成,但身為政策制定者,看到某種「趨勢」時,的確應該要有所反應。

報導中說到「…..今年1、2月,國內男、女嬰比拉大,出生男嬰人數為18512人,女嬰為17009人,若以正常出生比1.06計算,可能有455名女嬰因性別篩選而被墮胎掉。 」,這是很震撼的內容。為此,我先去內政部戶政司下載出生資料(目前已統計至101年3月),然後計算一下報導中的各個數據,因為報導中所引用的國健局資料,與我從內政部戶政司下載的資料略有不同,不過我依照戶政司的資料所計算出民國100年的出生男女比例是1.077,與報導中的1.079相差約0.002,可能是引用資料稍有不同所致。

首先,我會想問:拿今年1、2月份的資料,若跟理想值的1.06比較,是否適當呢?因為,隨意拿兩個月份的資料與這個數字比較,可能會剛好選到「離群值」。就舉民國100年的資料來說(請參考Table 1),當年男女出生比1.077,但是100年1月份至3月份的男女比分別為:1.058、1.104、1.063,如果看100年11月、12月,那變成是1.068、1.054。看得出差異了嗎?隨便拿兩三個月的值,與整年的平均值比較,可能會有選擇性誤差,所以報導內的數據,雖然引人注意,但不是精確的推論。

再來,我也要這篇報導說個公道話:「沒錯!如果跟理想值1.06比較,民國100年的出生男女嬰比1.077,的確與理想值1.06有統計學上的顯著差異(p<0.0001),且101年1月至3月以來,平均出生男女比為1.082,也有統計學上的顯著差異(p=0.0091)」。但是,跟100年的平均值1.077比較,101年1-3月的平均出生男女比,在統計檢定後,並沒有顯著增加(p=0.7456)。若是把101年的1-3月份分開來看(出生男女比分別為:1.084, 1.101, 1.064),也沒有任何一個月跟100年的平均值有顯著差異(p值分別為0.791, 0.181, 0.328)。事實上,101年一月至三月份,跟理想值1.06來比較,其實只有101年二月份有顯著差異(p=0.0078)。(請參考Table2, Table 3)

從這個小小的計算來說,雖然報導中說「….男、女嬰比卻自去年1.079上升至1.088…(在我的資料中是1.077上升至1.093)」,以統計檢定的標準來說,並非是顯著的增加。事實上,從民國75年到100年,歷年來的數據雖然沒有低於1.06,但民國100年的確是歷年來最低(Table 4),而今年到到三月為止的數據,也沒有顯著增加(Table 3)。但是,報導卻給大家一種今年1~2月份,出生男女比有「大幅、恐怖、非預期」的增加!我認為,報導應該寫成:

…..國內今年1、2月出生通報數…….較去年同期成長…..,男、女嬰比為1.088,雖然沒有比去年的男女嬰比率1.079有顯著增加,但是與理想值1.06來說仍有顯著的差距。特別是在今年2月份的男女嬰比率為1.101,更是與理想比率差異更大,是否受百年結婚、龍年生子潮影響,應進一步釐清….但有鑑於過去二、三十年來,出生男女嬰比一直失衡,雖然民國100年的比率為歷年來最低,選擇性墮胎的仍可能是原因之一。重男輕女,是長久以來的華人文化陋習,但政府除加強進行人工流產等醫療院所稽查外,並積極推廣相關活動。今年,時逢龍年出生潮,本局推「守護小龍女」創意標語及海報設計徵選賽,希望生男生女都是寶的觀念能更為落實。

國民健康局的立意很好,希望男女寶貝都一樣好,但是在報導中,首先是沒有把數據講清楚,接著又把監測醫療院所出生性別比、加強稽查人工流產院所、處罰醫師上倫理教育的內容放在一起,這實在又讓醫師陷入「人不是我殺的,但又要我負責」的困境。談遠一點,學術跟政策理論上應該相輔相成,但通常在因果關係確認前,決策者就需下決定,但基本上如果是不耗費社會成本,或是對社會不具傷害性,雖然是無效,但對於社會國家不會造成傷害,那是不需要過於苛責的,但要改變生男生女的傳統觀念,加強性別多元化的教育,改善育兒和工作環境,從根做起的社會改造運動是否也很重要呢?況且,民國100年的男女嬰比率,是民國75年以來最低的,是否我們的社會傳統價值觀已經開始改變,而狀況是否已經正在改善呢?總之,在改正選擇性墮胎的政策決定時,進一步的研究,其實會讓決策者更清楚,在「守護小龍女」的活動和不定時的醫療院所稽查放多少資源,我想這就是研究重要的所在吧!

Table 1. 民國100年的男女嬰比

 

Table 2 101年的男女嬰比

 

Table 3 男女嬰比的統計檢定

 

歷年的男女嬰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