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季的台北,赤道下的聖多美(Ⅱ)

寫這系列文章,是要回顧自己過去一年待在聖多美普林西比的生活。以前曾夢想過自己是人類學家,雖然到現在也還沒實現,也不夠努力,但是希望自己可以用「天真的人類學家」這本書的作者一樣,檢視過去這一年的經歷。

優勢強弱,勢必存在


Doutor Quintino, 就如同現在醫院裡被稱呼「楊醫師一樣」,但卻不是那麼的簡單。

「關愛無國界,交朋友無膚色」,雖然是醫療合作援助,但是我認為在我們介入的那一時刻起,我們其實就已經站在優勢面上,這個優勢包含硬體、軟體等資源。所以,我覺得認清這樣的現實很重要,為什麼這麼說呢?因為認清現實,會讓自己在與當地人合作時,時時謙虛,否則有時你在不知不覺中,做出不合理的要求而不自覺。

一視同仁,把大家當作合作伙伴和朋友,這是一個至少應該有的心態,至少我厭惡當一個「老闆」的感覺。但是事實上,我們還是有屬下的從屬關係,所以在工作的要求上,運用這種關係的巧妙和優弱勢關係,的確有助於計畫的推行,但是如何這樣又不吃人太甚,或影響到私下的友誼關係,我想這種經驗的琢磨,對計畫的執行來說是很好的歷練。


好人或壞人?

印 象中頗為深刻的,就是到當地沒多久,老經驗的人就跟我說要隨時注意,房門要上鎖,隨身的錢財要注意等事。聽完是不是覺得很恐怖,或是覺得當地一定是個治安 不安寧的地方呢?其實我相信這是我們自己對於陌生地或是既有印象—「落後」、「不文明」,所做的附加註解和想像。相同的話,也曾經是爸媽不時叮嚀我的耳 語,為什麼相同的話,但卻引起不同的聯想呢?

當 然,我也不是沒吃過虧。印象中剛接手藥局業務,再運送第一批藥物時,因為紙箱忘記封膠,到最後到藥局清點藥物時不見了幾瓶藥。依照「文明」世界的說法,沒 有證據,所以不能指稱誰做了壞事。縱使如此,我還是願意相信每個人,但是會更加小心防範,我相信沒有人做過調查,當地的偷竊率是否真的比台灣高,當然,我 們都瞭解一粒老鼠屎壞了一鍋粥的道理,所以如果依據個人經驗擴及成為對於整個群體或是地方的印象,過於失當。通常這等事,請過個人經驗直覺加料,然後又忽 略了好人的例子後,我們就很容易得到一個結論:黑人沒有一個可以信任的。

我 想,有豐富駐外經驗的朋友,看到這點或許不會很同意,或許也責怪我在外面待的不夠久,但至少在人生歷練的這個階段裡,我還是這麼堅持著。我相信,對於陌生 的環境與文化,我們很容易強調壞的,但是卻忘記提起好的事情。就彷彿盯著台灣現在的新聞台看了一天後,很多人或害怕的不敢出門。

不同的社會習俗

吃貓好恐怖,吃海龜好殘忍這都是個人的看法。就想有人說的:難道豬就該死,或是雞就該死嗎?

對於不知的事物,最好是觀察勝於批判,否則很容易造成誤解或是污名化。譬如說聖多美的男性除了會有法律上的妻子(Esposa)外,有的人還會有其他的女人(Mulher),這樣的原因可能很多,譬如男性長期主宰社會,男性人口遠多餘女性人口,過去殖民時代為了增加勞動人力殖民者的規定,或是與他們過去文化裡的宗教信仰(至今還是有人相信巫師colandeiro)有關,在沒有瞭解前,妄下結論不但危險,而且也過於自信。

回到吃貓,吃海龜的話題上,我也因緣際會的吃過一次的海龜。我想如果說聖多美人太殘忍,或是太沒有保育概念,我想未免過於高估聖多美我。寵物或是可愛小動物這時尚的東西,大概沒有比一餐肉類的主食來的吸引人。

赤道的氣候,只有乾季和濕季,在下雨的濕季,氣溫通常炎熱,所以當地居民的穿著通常涼爽簡便,但這樣不代表他們的輕浮,或是可以不尊重他們。否則,這就像責怪穿著迷你裙的女生不檢點,但卻不責怪到底是誰做了這等壞事一樣荒謬。

當然,一個陌生地方的社會習俗,呈獻出來的是表面現象,我們不見得有能力去分析這背後錯綜複雜的文化、種族等人類學或是社會學面向,但至少讓我們謙恭的以一種尊重異文化態度來接受他。

冬天的台北,赤道下的聖多美(Ⅰ)

近日台北的天氣冷了起來,我現在就像半個上班族,固定時間都會出門上班,搭著在地底下穿梭的地鐵,我也成為繁忙便利交通網路中的一部分。這段時間,在茫茫人海裡,沒有人特別問起過去一年在聖多美的事,反而讓我更有空間,在有空時慢慢細想過去那段。一年中,收穫最大的就是有機會可以遇到異文化,也能夠重中實際體驗和觀察異文化的接觸,見識何謂文化的刻板印象,也更有機會重新反省自己,檢視真正的自己和原本想像中的差距,然後到最後可以找到自己可以繼續走下去的原因。所以,把這些感觸和反省寫下來,作為我自己的紀錄。

身為Chinês的驕傲?

最近阿扁提出了廢國統論後,據說遭到美方很大的壓力。我不是要說這一年內,對兩岸關係的看法,而是「China」這個字讓我印象深刻,而最近更有感觸。記得去年剛到聖多美,只要一出門,不論是在市區或是在鄉下,小朋友看到我們就直喊Chines。其實只要出過國,大概都會有經驗要解釋自己不是from China的機會,只不過我從來沒有想到在這裡被叫做Chinês,是這麼的高貴。

當然,在ChinaTaiwan之間,有太多的歷史糾結,一時間也很難說的清。但是當我們是其中的一份子時,卻可以明顯的感受到身為其中一份的「榮耀」。這份榮耀來自我們是在地的國外技術團,我們可以享受不少的方便,醫療團的車子是當地政府給外交使節用的CD牌車號,台灣人的膚色又泛屬於「白人」階級,所以所以過去五六十年來被人殖民的台灣人,終於第一次有當主人的機會,而自己也曾經淺嘗這種感覺,然後深深的自以為戒。我想說的是,有時候雖然清楚瞭解自己合作援助的角色,但有時那份傲慢的「主人氣」還是會作怪,讓你失去在別人家裡作客的禮貌,和對人的信任。

所以,初到貴寶地,利用一些小禮物、小糖果,讓大家認識自己,或是增加與當地人互動的機率是不無小可,若誤以為這是一種施捨,或自以為大方的舉動,在這種錯誤想像的期待下,所得到的失望自然就大。

以前,最看不慣的就是自以為進步和文明,然後對自己不熟悉的人、事和物挑東挑西的,然後覺得人家哪裡落後,哪裡野蠻和不文明,接著就是頤指氣使的高傲,或頑固地先入為主。親身體驗這種經驗後,更瞭解掉入這種陷阱的危險和背景,對於這種作其他人主人的想法,我可是避之唯恐不及,但對待人的態度而言,也多份寬容,畢竟這種自以為是的想法或偏見,實在是太容易形成了。

真的笨,還是教育程度不夠?

還記得前兩個禮拜的讀書會,有人分享了在中國四川痲瘋村中為長期失學的小朋友作教育和在馬拉威服務時,請當地人區分不同顏色塑膠管的經驗,大家都有直覺式的感受到,有些在我們認知中很簡單的事,但在當地卻要花費蠻久的時間才能達成,而我,這一年來也有這樣的經驗。當天,有人提出:不同的符號(譬如顏色、數字、形狀等)對於不同族群,或許本來就有文化和生活上的差異,自然對於這些不同的符號就有不同的熟悉度,嗯這是很人類學家的說法。

不過大部分的人怎麼想呢?通常直接的第一個反映,就是他們的聰明才智不足,換句比較直接的話就是「笨」。會這麼想,我想是很直接的,畢竟接受唯一單一向度的答案很容易,也很讓人覺得安心。一個現象,如果只有一個這麼簡單的答案,如果真的如此,那麼全天下的事情可就簡單了,人類學的答案未必百分百正確,但卻是另外一向度的思考。

我相信「教育」有一定的影響力量,可以訓練「數字」、「不同事物分群」的能力,大腦刺激越多,接收和處理資訊的能力也會隨之加強。所以我相信教育會讓人的表現有所差別,透過教育和同懠的互動,把大家訓練成有一定能力的基本水平,但我想這是後來教育的影響,跟一個族群或一群人的天資聰穎或駑鈍是不相關的。

所以,再說黑人笨,我真的會很生氣….

【繼續閱讀 冬天的台北,赤道下的聖多美(II)】 

在台灣已經三個多禮拜

不知道是冷氣團的影響,還是原本是都市的塵埃,四周是灰濛濛的天空,耳邊是呼蕭蕭的冷風吹過,今天我騎著機車在台北橋上面,跨越淡水河。不是第一次到台北,不過這倒是我第一次在台北騎機車目的地是三重的台北縣醫師公會。

"花蓮清水斷崖"今天仔細算一下日子,離開聖多美回到台灣大約三個星期,但感覺上好像已經好久,雖然春天應該快到了,不過台灣基本上還在冬天裡,特別是現在的台北還在冷氣團的包攏中。對於跟聖多美截然不同的景象,發現自己適應得很快,不論是天氣、生活等,看來骨子裡還是個標準的「文明」人。跑了一趟花蓮,東部的海真的很漂亮,清水斷崖的氣勢更是美,不過是一種險峻的美,跟聖多美淺淺海灘,緩緩的海浪,帶著慵懶悠閒的感覺完全不同,突然發現過去七、八年裡,我跟海還真有緣呢!

上禮拜三在朋友的邀約下,參加了好久好久沒有參加的讀書會,會中分享的是希望之翼中國四川痲瘋村的工作經驗和故事。台北,果然是年輕人夢想中的繁華之地,資源多得不得了,當天在讀書會中的,有去過南美、馬拉威的,也有即將啟程訪緬甸和柬普寨的朋友,若不是台北,要這麼簡單把大家聚集在一起,我想還不是那麼容易吧!

對醫學系的學生來說,基本上說不太上有什麼求職經驗,醫學生的求職市場似乎很固定,求職方式是每年年末和隔年年初的大拜拜,通常在全國各大醫院之間流動。至於國內盛名已久的104人力銀行,雖然常聽到許多朋友在使用,但是自己從來沒有使用過。詢問幾家醫院後,發現要在台北地區找短期的住院醫師打工缺,沒有想像中的容易,大概是沒有趕上去年年底的退伍潮,二方面或許因為病患意識抬頭,這等短期的打工,對於醫院的招牌名譽也不太好,再加上自己實在沒有認識什麼門路,所以到目前為止要找個短期的打工醫師缺,似乎沒有想像中得那麼容易。

"certificate"104人力銀行登錄履歷進行搜尋後,沒想到還有不少醫院登錄尋才需求,只不過大多是中小型醫院(譬如亞東、壢新醫院、振興醫院、敏盛醫院等),至於大家熟悉的醫學中心,名列其中的就比較少(慈濟、國泰和長庚基隆院區),但這數量真的還不算少,其中包含了各專科醫師或是住院醫師的需求名額。仔細分析看看這些醫師職缺,發現有不少的健檢中心,都需要不同的各科醫師,只有醫師證書是不夠的呢!這塊醫療「服務業」的市場似乎還頗具潛力,看來,台灣真正進入服務業的時代了,想想看在不久的將來,醫師這等高級職業勞工,或許也會像美國的醫師在保險公司或是這類的健檢中心工作,也更需要利用104加入尋找職業的市場吧~~

不過104這網路求職工具的確很不錯,分類清楚,而且只要你的履歷合乎對方的要求,對方也會主動跟你聯絡,所以目前我也是網路104人力銀行的受惠者,找到了一份還不錯的工作,也自己辦了第一張的執業執照。不過目前台北還算人生地不熟,出門還帶著台北市小地圖,等工作穩定點後,也得慢慢找回平常的生活習慣,運動還有市區裡的藝文活動,大概是少不了的。

返國退役之葡萄牙短遊(20060122)

一月的葡萄牙凌晨五點半,天氣正涼,天色也未亮,昨夜預約的計程車已經停在樓下門口,跟鄭秘書握手和亭君姐的擁抱道別後,我準備搭乘回程中最長的一段距離—從荷蘭阿姆斯特丹到香港。

"CIMG2736"鄭秘書說:我是第一位他接的,也是他送走的人(或是替代役啦!)。有時候人生的際遇真的好巧。記得去年一月7日走出葡萄牙里斯本機場時,在那邊等著接機的,就是一副書生氣息,斯斯文文的鄭秘書。那時的轉機時間不多,所以鄭秘書帶著我們到里斯本市內吃頓晚餐,然後也參觀了那時聖誕節的街景布置,我們也才知道原來鄭秘書一個月後也會到聖多美大使館報到。所以,嚴格說來鄭秘書和我可以算是前後期的聖多美新生。

"Bombaim然後,再來的一年,鄭秘書和他的太太亭君姐,常帶著亭君姐做的神秘嘉賓到我們醫團走動,當然,團體的出遊更是少不了他們的影子,最後一次是大家去Bombaim瀑布吧。就這麼的巧,在這次回國退役前,他們夫婦倆比我早先一個禮拜到葡萄牙休假,所以原本是我獨自一人的返國路程,馬上轉變成路經葡萄牙里斯本的敘舊送別兼購物行程。

"CIMG2756"NevesDomingo餐廳裡的送別餐會中,Dr. Lima送的禮物,現在放在家裡的客廳,是一個刻著S. Tomé字樣的獨木舟(Canoa),裡面有兩個正在划槳的木雕玩偶,除了幾乎裝滿40GB的照片和Video外,這個小小的木雕獨木舟,永遠會讓我想起,透過聖多美的房間窗戶,我可以看見波浪徐徐緩緩爬過的黃色沙灘,還有早上前往Neves時,陽光照射著蔚藍海水,波光淋漓光影下,星羅棋布忙著捕魚的獨木舟畫面….

這次在里斯本,終於看見了婷君姐的閨中好友Michael"CIMG2734"也去了百年老店品嚐了葡式蛋塔,搭了懷舊的短程電車,也採購了葡萄牙紅酒,完成了五年前回到台灣時沒有攜帶葡萄牙紅酒的遺憾。飛往荷蘭阿姆斯特丹的飛機準時在里斯本機場起飛,高空下看到在Tejo河邊的發現者紀念碑,許多的紅色磚瓦屋頂….阿!聖多美也有一樣的建築物….下次在看到這畫面,大概是um dia(one day)了。

"CIMG2739"總是要回到現實的生活步調,不知道12億的歐洲大樂透,獎落誰家?鄭秘書和婷君姐此時也正忙著打包回聖多美了吧?此時的台灣,越來越接近農曆過年了,也希望在聖多美的友人可以過個好年。

 

 

 

就要離開

那一天還是會到的….就這樣,明天就要回國了。"lima倒數的日子過得特別快,匆匆忙忙把工作內容做了交接,其實是硬是趕鴨子上架,然後連續吃了幾頓飯後,121日就到了。

早晨照樣起了大早,然後準備一下開始整理一年來住的房間,心理想著這一年來自己的房間還鮮少這麼乾淨過,不過為了不給自己丟面子,在交給學弟前,還是稍微做了整理,至少灰塵抹去,地板拖過,總是做個交代。

中午,Dr. Lima約好吃中餐。原本只是以為是員工聚餐,沒想到他也把Lemba省的省長找去了,還給了我一張類似服務證明或是感謝服務的證明,而且Neves醫院也送了我一個長條型的禮物(我猜想是木雕之類的作品,不過想等回到台灣後再拆開)。中午的菜色是我最後一次的聖多美在地餐—Galulu,仔細想想才發現前幾天Dr. Lima問我對當地印象最深刻也最喜歡的食物是什麼時,我回答的正式Galulu。人,還是有虛榮心的,看到Lima這麼用心的準備這些,真的讓我偷偷的驕傲一下自己過去近一年內的工作,有那麼一點獲得肯定的感覺吧!

今天的午餐很簡單,但是我卻窩心不已,只要有付出,別人是看的見你的努力

Ate logo是不久後見(See you later)Ate amanha是明天見(See You tomorrow),但是這次的旅行(viagem),不知道何時才有機會再回來,只能說Ate um dia(until one day),或許以後有機會真的可以回來吧!誰知道呢?只不過不知道這天來的竟如此快,藥師Aurelia還在安哥拉休假,我這三個半禮拜絕計是遇不著的,有些朋友或許會一輩子在島上…..Until one day真的很貼切~~

飛機快要降落了真的是倒數計時了~~

非洲小島日誌倒數計時

寫非洲小島日誌的時間也不多了,或許這是役期結束前的倒數第二篇。

這次回到聖多美,真的是「蘸醬油」,主要就是讓近一個月的休假時間內所停止的工作,可以讓明天早上六點多到達聖多美的學弟可以接的上手。我會很大膽的承認我是很為自己著想的,在農曆過年回到家,跟所愛的人度假,其實是讓這段短短的「蘸醬油」工作成行的主要原因。

上星期三,嚴格說來是去年的12月28日降落在聖多美後,我就知道這短短的三個多禮拜時間其實不會太輕鬆,除了很急促外,可能甚至或有一些壓力,當然,在心態上我也調整成看守內閣的心態,把工作恢復到原來的軌道,把自己落後的進度趕上,讓新到的學弟在短短的兩個禮拜可以看過一次我的工作內容,話說回來,壓力最大的是明天到的學弟。想到去年的一月八日到聖多美時,多虧星賢學長和吳團長的全力cover下,讓我們可以先在醫療團內「自修」一個月,又在星賢學長的協助下,在兩個月內慢慢的接手所有的工作,讓我對醫院的事務其實是不匆不忙的,說到這我還真是幸運。

短短的一個多禮拜,有開心的事,也有令人失望的事。開心的是院內的病歷制度,基本上還維持的不錯,雖然部分的病歷用紙已經用完,但是大家還是能夠利用剩餘的替代用紙,繼續維持病歷一份三式的住院病歷;門診的血糖試紙、懷孕試紙各項檢驗登記和掛號用的門診號碼排都還運作順利,而Lima醫師也很努力工作的對付還在流行的霍亂、門診和住院部的病患,連我都很難想像這樣蠟燭兩頭燒的實況,現在正逢雨季,每天的門診都有二十五個人左右,住院病人也有十幾個人多,更別提還要常常值夜班的狀況,我到現在還深深記得Lima醫師跟我說在過去一個月,他常常路過他在城市裡的家,但是卻沒有空可以回去過夜休息,如果不是在這邊工作過,真的很難想像那種白天忙碌完,晚上又得常常在沒有電力的地方值班的工作情況。

事情總是有喜有憂,雖然大部分的人工作都很認真,但是還是有人出了差錯,虧空了總共約4百多萬Dobras(約400多美元)的巡迴診款項,讓我在結束服務前真的跌了大跤。我一直不願意相信在當地人是品行低劣的刻板印象,而寧願相信這裡的生活環境讓有些人真的把持不住,但是卻不是每個人都這樣的。我仍然記得Auleria跟我說過的:Eu não rico mas o meu coração não é pobre ,雖然這讓我以後有這樣的服務機會時,應該要更小心,但是我仍然願意相信人,因為我相信雖然有這樣的事件發生,但是大多數的時候是我們過於放大這類的事情,但卻忘記了好的故事….

總之,驚奇的事還沒結束,下禮拜我會去Diogo Vaz和Santa Catarina衛生站去看看小藥局的運作狀況,在這段不在的時間是否運作正常,特別是Santa Catarina才換了新的衛生員負責販賣藥物,不知道狀況如何。最後的一個禮拜,有機會會帶學弟們去Lemba的各衛生站走走,畢竟過去被霍亂疫情和其他事情打亂的巡迴診,可以在學弟們的未來規劃內重新開始。

不管如何….我已經準備好面對剩下的兩個星期。

聖多美的2005年末

這次回聖多美的路還真是遠,"CIMG2569"沒想到在葡萄牙待了三十多個小時才搭上飛機,在那邊也創了我第二次轉機這麼久的紀錄,湊巧的是第一次在英國希思路機場轉機十三四個小時,也是為了去葡萄牙,有時真的覺得生活真的是充滿偶然與巧合。

星期三回到聖多美後,其實又重新開始倒數計時,開始重新跑訂機票的流程。當然,另外一方面也準備好心情面對這幾乎一個月空下來的醫院業務,可以說是既期待又怕受傷害的心情,很期待看到醫院一如往常,但是又害怕看到一些令我失望的事。

幸福的是,雖然近一個月不在,但是醫院仍然持續運作:藥局營運正常;住院部的病歷仍然維持一式三張的規格;Ana仍在家裡持續注射胰島素,雖然近來一直被霍亂疫情所擾,不過Lima醫師仍然很奮力的挑起住院部和門診的業務,真的讓我很感動,這些種種也讓我看到或許Neves醫院某一天可以自己慢慢的走向獨立運作的未來。

收了近千萬的帳,和一大堆統計報表,再來的連續假日大概跑不掉要好好的整理,這大概也是我最後一次為Neves醫院做這些事情,也是在短短的三個多禮拜內我的工作,雖然短暫的時間做不到什麼很好的承先啟後的準備,但是對自己好像總是有個交代,至少可以把自己任內的工作,在離開前收尾,也讓自己在2005年的尾巴和2006年的新開始交界之際,為自己邁下下一個階段的開始時,可以安心的離去和開心的另外一段航程…

最後這篇文章是台灣時間2006年的第一篇文章,也是聖多美時間2005年的最後一篇,祝所有的朋友 2006年新年快樂~~

過境手摘

聖多美搭回到的航程,竟然比我搭回到台灣的時間還要久,所以在轉機之間的時間也就被拖的很長。

"Approaching25號星期日晚上,從中正國際機場起飛,經過曼谷飛往阿姆斯特丹。台灣到泰國曼谷需要三個多小時的航程,這樣的航程算是短的,大概就跟台北花蓮間搭自強號的時間差不多,所以沒什麼感覺。不過這次在曼谷待的時間比回台灣的時候久一點,不過也就在曼谷的國際機場內,看著手邊的書—「病魔退卻的歷程」打發時間。

"Approaching其實最大的挑戰就是從接下來從曼谷直接飛往荷蘭阿姆斯特丹十一個多小時的航程,整個路上都是黑夜,到達阿姆斯特丹的時候大概是當地時間五點多鐘。其實從曼谷上飛機沒多久,我就覺得有點昏昏欲睡,大概是已經習慣台灣的時間,所以後來連機上提供的晚餐也沒用,就先倒頭昏睡去也。醒來後,看了航程track,還有四個多小時,看看周遭的乘客大多也大在睡覺,所以我打開座位上的小燈,繼續K我的書。在飛機上當然免不了持續的餵食(Feeding),所以降落前,我享用了一頓豐富的早餐,"One然後在凌晨五點鐘降落在阿姆斯特丹的Schiphol機場。阿姆斯特丹大概也是歐洲重要的轉機點之一,所以來來去去的班機很多,而且登機口也不少,根據鎮澤上次帶胰島素趕機和我老妹在那轉機的經驗,從一個登機口到不同區域的登機口,走上十幾分鐘是很正常的事。荷蘭的時間比台灣慢七個小時,而我在那邊必須要等上五個多小時,才能接上當地時間十點半左右,飛往葡萄牙里斯本的班機。看完電子看板上的登機口號碼後,我就開始在機場閒逛,選了最接近我的D85登機口的消費休閒區,找了一個安靜的角落,繼續看書打發時間。

"Crown早上七點多,荷蘭阿姆斯特丹的天幕,似乎還沒有打算醒來,還是在黑色的布幕掩蓋下,只能隱約在遠遠的天邊,似乎可以看到陽光稍稍染指的天光。在歇腳的附近逛了一下,赫然發現一個上網區,所以不經開始手癢的想要上網。此時突然眼睛一亮,發現鄰近有一個KLM Crown Lounge,這是不是就是子堯跟我期待已久的Classe executiva專屬休息室呢?為了接著兩個多小時的幸福,所以我就進去了櫃臺詢問了一下,"My果不其然,我有access可以進去休息一下!當下就帶著我的小行李進去這個氣氛佳、燈光美的休息室。因此,看書看的更舒服,除了有舒服的椅子,還有點心、飲料,可惜沒有待網路線,不然還有免費的網路可以使用。總之,我就很舒適的度過剩下的兩個多小時,順便也跟子堯報備一下,我終於找到啦!!

"See下一站是葡萄牙里斯本,飛機很準時的在中午十二點多降落。葡萄牙的里斯本機場,大概算是歐洲內的末端點,所以規模比較小,也比較少人在此需要轉機,而我回到聖多美的是在三十多個小時後的班機,自然得在里斯本度過一夜。不過這到算是駕輕就熟,只不過重複上次回台灣時做過的事罷了,不同的是這次在里斯本待的時間比上次久的多了,況且旅館的退房時間是早上十一點,距離我登機的時間至少有12個小時之遙,所以我實在有點擔心這幾個空閒的小時。由於在阿姆斯特丹的經驗,這次我可是學聰明了,先找到我回聖多美要搭乘的Air Luxor航空,打聽是否有類似的Lounge可以使用,沒想到還挺如我願,果然有lounge空間提供休息,至少我有退路可去啦~~

"Lisboa搭了公車和地鐵到旅館後,第一件事情當然是洗個舒服的熱水澡,然後開始構思後來的時間要怎麼打發。對於里斯本這個地方的幾個大地標,我總覺得在五、六年前那次去葡萄牙時,都有重點式拜訪過,再加上這次身邊還有不少的行李,所以要利用所有的空閒時間做City Tour似乎有點不太方便,大概只有當天下午和晚上可以利用。原本要去Martim Moniz的華大利和陳氏商店(中國人開的中式材料店)採購,不過因為手邊的大行李已經小逾30公斤,隨身的小行李空間所剩無幾,所以我想能夠採買的空間也不大,所以就打算先去Martim Moniz那邊看看,然後在走道Rossio和Baixa Chiado逛逛,有機會在去Bairro Alto,因為鄭秘書在回國前還特別跟我推薦了Bairro Alto是晚間的好去處,有許多的Bar和Clubs。

里斯本境內有一條很大的Tejo河,在那附近有著名的Belem塔和Monument to the Discoveries,那區的景色我到現在依然印象深刻,"Night所以我就把 下午和晚上的重點放在市中心Baixa Chiado這一帶。還記得去年路過里斯本前往聖多美時,那時還在台灣駐里斯本代表處的鄭秘書,帶我們在Rossio這區的餐廳吃飯,我經過時還特別駐足了一下,看看裡面的客人依然絡繹不絕,傍晚的國家劇院(Teatro Nacional D. Maria II)和廣場中央的雕像水池(Rei liberal D. Pedro IV)亮起了美麗的燈光,都讓我很難想像,類似的情景上次看到時竟然已經是快一年前的事了。從這裡到Terreiro do Paço之間的街道,都是互相垂直的,是1755年大地震後重建的,而街道上的裝飾,似乎跟去年路過葡萄牙時還挺類似的,只不過廣場上的聖誕節裝飾,有一個巨大鐵製的聖誕樹形的裝飾,座落在King José I和Arco da Rua Augusta之間,我倒是沒什麼印象。總之,整個晚上我就在這一帶閒晃,心想著還要去Bairro Alto見識一下,所以就邊走邊問,不知道怎麼走的總算看到鄭秘書跟我說的教堂,不過此時,我的兩腿已經有點發酸,還有空中也不爭氣的飄著細雨,打壞了我繼續閒晃的興致,不過我還是鑽進了其中一間Bar點杯飲料,就算是到此一遊的紀念後,趕緊鑽進地鐵打到回旅館休息。

不過這樣一來,27號當天要去哪的問題還是沒著落,雖然已經有了休息室,但待在那邊十幾個小時,我擔心手邊頁數剩下不多的書,稱不到那個時候。恰巧在旅館發現,最近葡萄牙似乎也正流行的Wi-Fi這東西,所以機場都有提供這樣的服務,心理想著,即使拖著重重的大行李,只要能夠在有小點心、舒適椅子和無線網路的地方,再加上我的隨手書,要打發十個小時大概不是問題,所以早上十一點搭著從旅館出發的交通車,在機場又幸運的遇到還沒關閉的航空公司櫃臺,更巧的事在休息室有神奇的Wifi網路,使用一天的促銷價是10Euros,讓我實在開心極啦!現在,我有可以用到上飛機前的無線網路,還有喝不完的飲料和簡單的小點心,啊哈!實在太開心了….

回聖多美隨想

回國休假的時間很快就結束了,因為班機和拜聖誕節之賜,讓原本只有18天的休假多了八天。快近一個月的時間,見了不少老朋友,但是除了週末外,其餘的時間大都待在家裡,所以還是有很多朋友沒有見到,不過沒多久後又回回到台灣,過完年後大概可以好好的安排。

"Airpalne在2005年的年末,從前年8月28日進入成功嶺到明年的1月28日,一年五個月的替代役生活即將到一個段落。聖多美前幾天,在打包行李時,我在猜想當我回到那邊後,會看到怎樣的光景,藥局是否運作正常,住院部的病歷制度是否進行的順利,一個多月前出院的Ana在家施打胰島素是否正常,然後我得在三個禮拜內,完成過去一個月沒完成的統計數據,把剩下的胰島素和Metformin做適當的安排與交代。

這次回聖多美行李也不算輕,總共也有30多公斤,再加上隨身的行李,我想大概也有40公斤左右吧!只不過這次我擔任的是活體運輸的工作,這些裝箱的東西,幾乎沒有一項是我的東西,不過這就是回台灣休假的重大任務之一吧!把數十萬公里外,大家曾經熟悉的事物,親朋好友囑託的心意帶回聖多美,我想大家收到這些東西時,一定是既高興又興奮。

或許在一個月,農曆過年後,我應該好好重新整理過去這一年多的所有資料,也為自己的這個階段劃上一個句點。

1 2 3 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