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季的台北,赤道下的聖多美(Ⅱ)

寫這系列文章,是要回顧自己過去一年待在聖多美普林西比的生活。以前曾夢想過自己是人類學家,雖然到現在也還沒實現,也不夠努力,但是希望自己可以用「天真的人類學家」這本書的作者一樣,檢視過去這一年的經歷。

優勢強弱,勢必存在


Doutor Quintino, 就如同現在醫院裡被稱呼「楊醫師一樣」,但卻不是那麼的簡單。

「關愛無國界,交朋友無膚色」,雖然是醫療合作援助,但是我認為在我們介入的那一時刻起,我們其實就已經站在優勢面上,這個優勢包含硬體、軟體等資源。所以,我覺得認清這樣的現實很重要,為什麼這麼說呢?因為認清現實,會讓自己在與當地人合作時,時時謙虛,否則有時你在不知不覺中,做出不合理的要求而不自覺。

一視同仁,把大家當作合作伙伴和朋友,這是一個至少應該有的心態,至少我厭惡當一個「老闆」的感覺。但是事實上,我們還是有屬下的從屬關係,所以在工作的要求上,運用這種關係的巧妙和優弱勢關係,的確有助於計畫的推行,但是如何這樣又不吃人太甚,或影響到私下的友誼關係,我想這種經驗的琢磨,對計畫的執行來說是很好的歷練。


好人或壞人?

印 象中頗為深刻的,就是到當地沒多久,老經驗的人就跟我說要隨時注意,房門要上鎖,隨身的錢財要注意等事。聽完是不是覺得很恐怖,或是覺得當地一定是個治安 不安寧的地方呢?其實我相信這是我們自己對於陌生地或是既有印象—「落後」、「不文明」,所做的附加註解和想像。相同的話,也曾經是爸媽不時叮嚀我的耳 語,為什麼相同的話,但卻引起不同的聯想呢?

當 然,我也不是沒吃過虧。印象中剛接手藥局業務,再運送第一批藥物時,因為紙箱忘記封膠,到最後到藥局清點藥物時不見了幾瓶藥。依照「文明」世界的說法,沒 有證據,所以不能指稱誰做了壞事。縱使如此,我還是願意相信每個人,但是會更加小心防範,我相信沒有人做過調查,當地的偷竊率是否真的比台灣高,當然,我 們都瞭解一粒老鼠屎壞了一鍋粥的道理,所以如果依據個人經驗擴及成為對於整個群體或是地方的印象,過於失當。通常這等事,請過個人經驗直覺加料,然後又忽 略了好人的例子後,我們就很容易得到一個結論:黑人沒有一個可以信任的。

我 想,有豐富駐外經驗的朋友,看到這點或許不會很同意,或許也責怪我在外面待的不夠久,但至少在人生歷練的這個階段裡,我還是這麼堅持著。我相信,對於陌生 的環境與文化,我們很容易強調壞的,但是卻忘記提起好的事情。就彷彿盯著台灣現在的新聞台看了一天後,很多人或害怕的不敢出門。

不同的社會習俗

吃貓好恐怖,吃海龜好殘忍這都是個人的看法。就想有人說的:難道豬就該死,或是雞就該死嗎?

對於不知的事物,最好是觀察勝於批判,否則很容易造成誤解或是污名化。譬如說聖多美的男性除了會有法律上的妻子(Esposa)外,有的人還會有其他的女人(Mulher),這樣的原因可能很多,譬如男性長期主宰社會,男性人口遠多餘女性人口,過去殖民時代為了增加勞動人力殖民者的規定,或是與他們過去文化裡的宗教信仰(至今還是有人相信巫師colandeiro)有關,在沒有瞭解前,妄下結論不但危險,而且也過於自信。

回到吃貓,吃海龜的話題上,我也因緣際會的吃過一次的海龜。我想如果說聖多美人太殘忍,或是太沒有保育概念,我想未免過於高估聖多美我。寵物或是可愛小動物這時尚的東西,大概沒有比一餐肉類的主食來的吸引人。

赤道的氣候,只有乾季和濕季,在下雨的濕季,氣溫通常炎熱,所以當地居民的穿著通常涼爽簡便,但這樣不代表他們的輕浮,或是可以不尊重他們。否則,這就像責怪穿著迷你裙的女生不檢點,但卻不責怪到底是誰做了這等壞事一樣荒謬。

當然,一個陌生地方的社會習俗,呈獻出來的是表面現象,我們不見得有能力去分析這背後錯綜複雜的文化、種族等人類學或是社會學面向,但至少讓我們謙恭的以一種尊重異文化態度來接受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