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境手摘

聖多美搭回到的航程,竟然比我搭回到台灣的時間還要久,所以在轉機之間的時間也就被拖的很長。

"Approaching25號星期日晚上,從中正國際機場起飛,經過曼谷飛往阿姆斯特丹。台灣到泰國曼谷需要三個多小時的航程,這樣的航程算是短的,大概就跟台北花蓮間搭自強號的時間差不多,所以沒什麼感覺。不過這次在曼谷待的時間比回台灣的時候久一點,不過也就在曼谷的國際機場內,看著手邊的書—「病魔退卻的歷程」打發時間。

"Approaching其實最大的挑戰就是從接下來從曼谷直接飛往荷蘭阿姆斯特丹十一個多小時的航程,整個路上都是黑夜,到達阿姆斯特丹的時候大概是當地時間五點多鐘。其實從曼谷上飛機沒多久,我就覺得有點昏昏欲睡,大概是已經習慣台灣的時間,所以後來連機上提供的晚餐也沒用,就先倒頭昏睡去也。醒來後,看了航程track,還有四個多小時,看看周遭的乘客大多也大在睡覺,所以我打開座位上的小燈,繼續K我的書。在飛機上當然免不了持續的餵食(Feeding),所以降落前,我享用了一頓豐富的早餐,"One然後在凌晨五點鐘降落在阿姆斯特丹的Schiphol機場。阿姆斯特丹大概也是歐洲重要的轉機點之一,所以來來去去的班機很多,而且登機口也不少,根據鎮澤上次帶胰島素趕機和我老妹在那轉機的經驗,從一個登機口到不同區域的登機口,走上十幾分鐘是很正常的事。荷蘭的時間比台灣慢七個小時,而我在那邊必須要等上五個多小時,才能接上當地時間十點半左右,飛往葡萄牙里斯本的班機。看完電子看板上的登機口號碼後,我就開始在機場閒逛,選了最接近我的D85登機口的消費休閒區,找了一個安靜的角落,繼續看書打發時間。

"Crown早上七點多,荷蘭阿姆斯特丹的天幕,似乎還沒有打算醒來,還是在黑色的布幕掩蓋下,只能隱約在遠遠的天邊,似乎可以看到陽光稍稍染指的天光。在歇腳的附近逛了一下,赫然發現一個上網區,所以不經開始手癢的想要上網。此時突然眼睛一亮,發現鄰近有一個KLM Crown Lounge,這是不是就是子堯跟我期待已久的Classe executiva專屬休息室呢?為了接著兩個多小時的幸福,所以我就進去了櫃臺詢問了一下,"My果不其然,我有access可以進去休息一下!當下就帶著我的小行李進去這個氣氛佳、燈光美的休息室。因此,看書看的更舒服,除了有舒服的椅子,還有點心、飲料,可惜沒有待網路線,不然還有免費的網路可以使用。總之,我就很舒適的度過剩下的兩個多小時,順便也跟子堯報備一下,我終於找到啦!!

"See下一站是葡萄牙里斯本,飛機很準時的在中午十二點多降落。葡萄牙的里斯本機場,大概算是歐洲內的末端點,所以規模比較小,也比較少人在此需要轉機,而我回到聖多美的是在三十多個小時後的班機,自然得在里斯本度過一夜。不過這到算是駕輕就熟,只不過重複上次回台灣時做過的事罷了,不同的是這次在里斯本待的時間比上次久的多了,況且旅館的退房時間是早上十一點,距離我登機的時間至少有12個小時之遙,所以我實在有點擔心這幾個空閒的小時。由於在阿姆斯特丹的經驗,這次我可是學聰明了,先找到我回聖多美要搭乘的Air Luxor航空,打聽是否有類似的Lounge可以使用,沒想到還挺如我願,果然有lounge空間提供休息,至少我有退路可去啦~~

"Lisboa搭了公車和地鐵到旅館後,第一件事情當然是洗個舒服的熱水澡,然後開始構思後來的時間要怎麼打發。對於里斯本這個地方的幾個大地標,我總覺得在五、六年前那次去葡萄牙時,都有重點式拜訪過,再加上這次身邊還有不少的行李,所以要利用所有的空閒時間做City Tour似乎有點不太方便,大概只有當天下午和晚上可以利用。原本要去Martim Moniz的華大利和陳氏商店(中國人開的中式材料店)採購,不過因為手邊的大行李已經小逾30公斤,隨身的小行李空間所剩無幾,所以我想能夠採買的空間也不大,所以就打算先去Martim Moniz那邊看看,然後在走道Rossio和Baixa Chiado逛逛,有機會在去Bairro Alto,因為鄭秘書在回國前還特別跟我推薦了Bairro Alto是晚間的好去處,有許多的Bar和Clubs。

里斯本境內有一條很大的Tejo河,在那附近有著名的Belem塔和Monument to the Discoveries,那區的景色我到現在依然印象深刻,"Night所以我就把 下午和晚上的重點放在市中心Baixa Chiado這一帶。還記得去年路過里斯本前往聖多美時,那時還在台灣駐里斯本代表處的鄭秘書,帶我們在Rossio這區的餐廳吃飯,我經過時還特別駐足了一下,看看裡面的客人依然絡繹不絕,傍晚的國家劇院(Teatro Nacional D. Maria II)和廣場中央的雕像水池(Rei liberal D. Pedro IV)亮起了美麗的燈光,都讓我很難想像,類似的情景上次看到時竟然已經是快一年前的事了。從這裡到Terreiro do Paço之間的街道,都是互相垂直的,是1755年大地震後重建的,而街道上的裝飾,似乎跟去年路過葡萄牙時還挺類似的,只不過廣場上的聖誕節裝飾,有一個巨大鐵製的聖誕樹形的裝飾,座落在King José I和Arco da Rua Augusta之間,我倒是沒什麼印象。總之,整個晚上我就在這一帶閒晃,心想著還要去Bairro Alto見識一下,所以就邊走邊問,不知道怎麼走的總算看到鄭秘書跟我說的教堂,不過此時,我的兩腿已經有點發酸,還有空中也不爭氣的飄著細雨,打壞了我繼續閒晃的興致,不過我還是鑽進了其中一間Bar點杯飲料,就算是到此一遊的紀念後,趕緊鑽進地鐵打到回旅館休息。

不過這樣一來,27號當天要去哪的問題還是沒著落,雖然已經有了休息室,但待在那邊十幾個小時,我擔心手邊頁數剩下不多的書,稱不到那個時候。恰巧在旅館發現,最近葡萄牙似乎也正流行的Wi-Fi這東西,所以機場都有提供這樣的服務,心理想著,即使拖著重重的大行李,只要能夠在有小點心、舒適椅子和無線網路的地方,再加上我的隨手書,要打發十個小時大概不是問題,所以早上十一點搭著從旅館出發的交通車,在機場又幸運的遇到還沒關閉的航空公司櫃臺,更巧的事在休息室有神奇的Wifi網路,使用一天的促銷價是10Euros,讓我實在開心極啦!現在,我有可以用到上飛機前的無線網路,還有喝不完的飲料和簡單的小點心,啊哈!實在太開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