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天的台北,赤道下的聖多美(Ⅰ)

近日台北的天氣冷了起來,我現在就像半個上班族,固定時間都會出門上班,搭著在地底下穿梭的地鐵,我也成為繁忙便利交通網路中的一部分。這段時間,在茫茫人海裡,沒有人特別問起過去一年在聖多美的事,反而讓我更有空間,在有空時慢慢細想過去那段。一年中,收穫最大的就是有機會可以遇到異文化,也能夠重中實際體驗和觀察異文化的接觸,見識何謂文化的刻板印象,也更有機會重新反省自己,檢視真正的自己和原本想像中的差距,然後到最後可以找到自己可以繼續走下去的原因。所以,把這些感觸和反省寫下來,作為我自己的紀錄。

身為Chinês的驕傲?

最近阿扁提出了廢國統論後,據說遭到美方很大的壓力。我不是要說這一年內,對兩岸關係的看法,而是「China」這個字讓我印象深刻,而最近更有感觸。記得去年剛到聖多美,只要一出門,不論是在市區或是在鄉下,小朋友看到我們就直喊Chines。其實只要出過國,大概都會有經驗要解釋自己不是from China的機會,只不過我從來沒有想到在這裡被叫做Chinês,是這麼的高貴。

當然,在ChinaTaiwan之間,有太多的歷史糾結,一時間也很難說的清。但是當我們是其中的一份子時,卻可以明顯的感受到身為其中一份的「榮耀」。這份榮耀來自我們是在地的國外技術團,我們可以享受不少的方便,醫療團的車子是當地政府給外交使節用的CD牌車號,台灣人的膚色又泛屬於「白人」階級,所以所以過去五六十年來被人殖民的台灣人,終於第一次有當主人的機會,而自己也曾經淺嘗這種感覺,然後深深的自以為戒。我想說的是,有時候雖然清楚瞭解自己合作援助的角色,但有時那份傲慢的「主人氣」還是會作怪,讓你失去在別人家裡作客的禮貌,和對人的信任。

所以,初到貴寶地,利用一些小禮物、小糖果,讓大家認識自己,或是增加與當地人互動的機率是不無小可,若誤以為這是一種施捨,或自以為大方的舉動,在這種錯誤想像的期待下,所得到的失望自然就大。

以前,最看不慣的就是自以為進步和文明,然後對自己不熟悉的人、事和物挑東挑西的,然後覺得人家哪裡落後,哪裡野蠻和不文明,接著就是頤指氣使的高傲,或頑固地先入為主。親身體驗這種經驗後,更瞭解掉入這種陷阱的危險和背景,對於這種作其他人主人的想法,我可是避之唯恐不及,但對待人的態度而言,也多份寬容,畢竟這種自以為是的想法或偏見,實在是太容易形成了。

真的笨,還是教育程度不夠?

還記得前兩個禮拜的讀書會,有人分享了在中國四川痲瘋村中為長期失學的小朋友作教育和在馬拉威服務時,請當地人區分不同顏色塑膠管的經驗,大家都有直覺式的感受到,有些在我們認知中很簡單的事,但在當地卻要花費蠻久的時間才能達成,而我,這一年來也有這樣的經驗。當天,有人提出:不同的符號(譬如顏色、數字、形狀等)對於不同族群,或許本來就有文化和生活上的差異,自然對於這些不同的符號就有不同的熟悉度,嗯這是很人類學家的說法。

不過大部分的人怎麼想呢?通常直接的第一個反映,就是他們的聰明才智不足,換句比較直接的話就是「笨」。會這麼想,我想是很直接的,畢竟接受唯一單一向度的答案很容易,也很讓人覺得安心。一個現象,如果只有一個這麼簡單的答案,如果真的如此,那麼全天下的事情可就簡單了,人類學的答案未必百分百正確,但卻是另外一向度的思考。

我相信「教育」有一定的影響力量,可以訓練「數字」、「不同事物分群」的能力,大腦刺激越多,接收和處理資訊的能力也會隨之加強。所以我相信教育會讓人的表現有所差別,透過教育和同懠的互動,把大家訓練成有一定能力的基本水平,但我想這是後來教育的影響,跟一個族群或一群人的天資聰穎或駑鈍是不相關的。

所以,再說黑人笨,我真的會很生氣….

【繼續閱讀 冬天的台北,赤道下的聖多美(I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