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out Biodesign in Stanford

2019年四月初,有機會隨臺大體系內的長官參訪北美,4月4日這一天拜訪Stanford Medical Care和Stanford University,對於從來沒有出國讀過書的我,還是一個很不錯的體驗與拜訪。

撇開什麼人工智慧(AI-Based)的醫療照顧,我在期中一場的交流中深深感受到Stanford談的BIODESIGN跟我們的SPARK Taiwan(台灣生醫與醫材轉譯加值人才培訓計畫)的差異,雖然SPARK Taiwan是Stanford Biodesign在Global Education延伸中的一環。前者其實是很free style的thinking process,重點在於需求的評估,跨界的刺激思考碰撞與brain storming,而產品的產出不是重點;後者是希望看到「創新技術價值化及研發成果商品化」為重點。

所以,Biodesign的語言其實是管理思維,或是很商業思考的,目的是在激發跨界交流,特別是企業界的加入,畢竟Stanford就在矽谷旁邊,有許多科技和生技產業的支援(Biotech Bay),雖然成功的例子會有個「產品」出現,但過程中所激發的跨界合作和創新,才是難得的資源,也是真正的技術瓶頸!但我們的計畫獎勵,還是比較注重有個「產品」,軟體或硬體的產出是最終的目標和重點,我們的跨界支援是否這麼流暢,可能是重要門檻,畢竟我們的強項是工業製造(making the productions with the advanced and fine technology)阿!

有開始就是希望,let’s keep go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