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和女兒談戀愛

更多有關 和女兒談戀愛 的事情Emily已經一歲多,聽得懂大人說的話,已經不是只會躺在床上喝奶、大小便和睡覺的嬰兒。過去這一年,對於市面上的育兒書籍,翻閱過幾本書,主要是體會一下新手爸爸的新鮮感,倒沒特別注意要做什麼特別的事。這段期間,老婆倒是常收集一些關於親職教育的資訊,其中有些是由「鄭如晴」所寫的文章,譬如「七點的晚安曲」、「不作書僮」等等。

「和女兒談戀愛」的書名,真的很溫馨浪漫,描述親子家庭的點滴,沿著全書的脈絡下,會發現作者其實是在闡述一位母親的教育理念與實做。除此之外,我也很佩服身為母親的作者,當年在德國留學,在拮据的經濟狀況下,中斷學業,親自扶養兩個女兒,但作者不僅是個媽媽,也是堅強、有理想的女性,在四十六歲考上了兒童文學研究所,彌補了當年女兒出生後,未拿到學位的遺憾,因為她相信:凡是只要願意去作,遲早都可以達成的» Read more

生命的感動:閱讀「超越語言的力量」之後

更多有關 超越語言的力量 的事情「那也叫做治療嗎?病人還不是一樣會死!」。

很多時候,病患本身、家屬,甚至是醫療專業從業者,都會有這樣的質疑。雖然安寧緩和治療在台灣已經發展一段時間,但即使在醫療領域裡,這樣的聲音從來沒停息過,也些時候我感受到:在醫院裡安寧緩和逐漸成為不可或缺的「專業」,是因為原本的醫療已經無計可施,所以要讓病人有地方可去,並非所有醫師都認同安寧療護的積極療癒意義。如果你沒聽過安寧療護,也不了解藝術治療,或你是安寧療護的同道,那麼我要推薦你一本書:超越語言的力量。 » Read more

【閱讀】下流志向—我們的教育出了什麼問題?

更多有關 下流志向 的事情「老師,學這個有什麼用?」不知道大家在學習時,是不是曾經出現這樣的問題呢?至少我自己的確曾經這樣問過自己,甚至也曾經用這樣的藉口來逃避學習,後來想想,都還沒有學習前,自己怎麼會知道沒有用呢?這似乎很矛盾,但閱讀「下流志向—為什麼孩子不上學、不工作」這本書後,可能會有新想法。

作者是日本人—內田樹,主旨就是探討「逃避學習,逃避勞動」,探討日本九零年代以來,學力急遽下降,大量產生尼特族(NEET; Not in Education, Employment or Training)的現象。這些看起來都是個人意志的選擇,作者認為都是來自:就學以前,即自我確立為消費的主體。過去的孩子必須參加家庭勞務,確立自己是家中的勞動主體之一,受到肯定、建立獨立行為,進而參加社會活動,但是現代的小孩(甚至包括我自己),都是先學習如何花錢購物。作者要強調的不是拜金主義,而是當孩子以消費主體的身份出現時,沒人會在意購買主體的屬人性質為何,但孩子卻可以感受至高無上的全能感:只要有錢,就能享受和大人一樣的待遇,不再需要透過參加家庭勞務,獲得肯定。孩子從小,只要表明「我是個消費者」的身份,都會被允許以獨立的個體參與社會活動。所以,學習對他們來說,也是一種消費的交易模式,用消費者心態來想:如果你不確定要購買的商品對自己有什麼幫助,你會購買嗎?難怪他們會問:「學這個有什麼用?」 » Read more

【閱讀】永遠的二號館

更多有關 永遠的二號館 的事情二號館,座落在台大醫學院,是棟仿法國風格後期文藝復興式樣的建築物,正面面對仁愛路,側面隔著一片草地,緊鄰中山南路。在醫學院基礎大樓之外的二號館,新舊對比下,馬上可以感受到刻意保留下來的見證。對我來說,這裡是我們科內學長姐畢業時,留影照相的地點。

我在病房的總醫師辦公室,發現這本書:永遠的二號館—重現台灣醫界的人文精神,好久一陣子沒有看到類似這種「醫學人文」的標題了!作者是現任台大腎臟科主任吳寬墩教授,主要是為了他的老師-謝博生教授榮退而作。與以往榮退的紀念著作不太一樣,不是編年史式的羅列著作和經歷,是透過作者和他的老師之間的互動,以及自己求學和行醫的種種,帶讀者走過台大醫學院、台大醫院和台灣日治時代的醫療史,由師生之間的對話,了解謝博生教授在醫學教育改革中的努力點滴。 » Read more

【閱讀】我們-移動與勞動的生命記事

我們的圖像痛快的看完一本書,然後又有深深的觸動,這本由顧玉玲所寫的「我們-移動與勞動的生命記事」,就是最佳的代表。

當然,與這本書相遇,或是認識台灣國際勞工協會(TIWA),都是老婆的遠見,從家裏的「2009年多元文化月曆 」到這本書,讓我對於TIWA這個組織,或是周遭生活的「他們」,能有更深切的認識。

家醫科的工作,很多時候要到病人家裏(所謂的居家護理) ,和到長期照護機構訪視住民,即使在一般病房或是安寧病房,也常遇到許多外籍看護。另一個深刻的印象,是在支援壢新醫院時,獨自看完一百多位,剛在中正國際機場下機馬上就到醫院報到的外籍勞工,一個個深邃的臉孔,有點慌張的眼神,我拿著用印尼文、泰文、越南文或英文的翻譯紙張,像警察盤問似的一個個問:你有沒有得過這些病?他們慌張,我卻因為「防疫」理由,面對許多出自來到異國的移住者,必須尷尬的執行國家政策,剛下飛機後,就要全身體檢,然後強迫抽血、驗尿和大便,不知道是我們的防疫網夠堅強,還是我們太恐懼!就如同書中提到的,外勞不能捐血,因為防疫理由,我們對這些藍領的、東南亞籍的、低階勞動者,有定期體檢追蹤和禁止捐血,但是白領的、西方的、投資型或技術型的外籍人士,卻沒有特別關注,似乎已經明顯的看出「防疫」背後的真實恐懼與歧視» Read more

M型社會讀後感

M型社會的圖像第一次知道M型社會,是從之前家裡還有訂閱商業周刊,其中一期「M型社會來了」中所得知的。對於經濟門外漢得我,當作吸收新知,而大概就從那時候開始,M型化這個字眼,似乎就常常在各種報導種被引用,突然之間什麼現象都用M型化作解釋,似乎有點過頭,雖然現在這個字眼似乎退燒了,但我對這本書「M型社會─中產階級消失的危機與商機」仍感到興趣。

總之,書中主要想要提倡的主張就是:在日本,中產階級逐漸消失,財富分配將往兩極移動,成為最富者和中下階層即下級階層為主的社會結構。比較有趣的是,書中的第一章,就對於今年的諾貝爾經濟獎得主保羅‧克魯曼(Paul Krugman)所提出的通化緊縮觀念有所批評,在大前研一看起來,景氣循環是錯誤的概念,他認為這是經濟無國界化及數位化所形成的價格正常化過程,景氣只是繼續在長期衰退。我對這部分的論述或作者對克魯曼的批評,不是非常了解,不過書中倒是引用了各式各樣的數據替M型社會建立起背景架構。 » Read more

【閱讀】沒有資優班:看芬蘭,想台灣

沒有資優班,珍視每個孩子的芬蘭教育的圖像

沒有資優班—珍視每個孩子的芬蘭教育(Cherish Every Child),既芬蘭驚艷後,在台灣近來第二本關於芬蘭的書籍。不過跟芬蘭經驗有些不一樣,這本書全部都在談芬蘭的教育,旅居芬蘭六年的作者Yolanda,從對芬蘭教育特色的興趣出發,探訪了芬蘭境內的大大小小,遠遠近近的學校,為讀者們揭開了連續多年,在許多國際組織的評比中都拿報佳績的神祕面紗。

40多年前,芬蘭進行了教改,從最北邊的城鎮開始,一路往南推動,改變了舊式「學、職兩軌」永不交集的制度,改革前芬蘭採取能力分班,但1985年終於取消了能力分班;在教改開始20年後,中央行政機關解除了對地方教育體制的嚴格規定,不再對教學內容與目標施加過多的管理,中央從此只負責釐訂課程大綱,而讓地方政府去真正落實第一線的自主教學,而這些努力成就了「全世界落差最小的教育體制」。在芬蘭,沒有所謂的資優班、沒有制服、沒有督學、上課時間彈性自由、考試次數不多、學校不作排名、老師不作績效考核,也不標榜任何的菁英培養或競賽,評估和考試,都是為了讓學生知道從哪裡去自我改進,不是挫折學生與老師的士氣。 » Read more

【閱讀】看不見的北京:強大中國的另一面

看不見的北京的圖像最近三鹿牌的有問題奶粉,鬧的沸沸揚揚,在少子化的中國,讓許多父母親緊張的帶著小朋友到醫院做超音波,而鄰近中國的台灣,也成為這些毒奶粉的『外銷』受害區。不論台灣與中國在怎麼糾葛,台灣真的是很難從與中國的互動關係中脫身,不論是政治、經濟,都是如此。在2008的北京奧運中,中國向全世界展現了令人驚艷的能力,從各具特色的水立方、鳥巢、國家體育館,到中國風的開幕和閉幕表演,都讓人對於舊中國,新包裝的東方大龍,印象深刻。此時,有一本書叫做「看不見的北京—不同世界.不同夢想」出版,讓我們對於近年來象徵「繁榮」、「進步」的中國,有一層不同的認識。

作者阿潑胡慕情,很用心的一開始做了不少有關奧運的功課,說實在話,要不是有這些關於奧運起源、奧運精神、聖火的由來與發展的介紹,我對奧運可是真的不了解。雖然奧運是運動盛會,但是從國旗進場、歷年奧運舉辦的紛爭來看,奧運要脫離政治本來就近乎不可能,但在看到「聖火傳遞源自納粹」的介紹後,對於奧運精神,會有全新的了解。對於中國政府,舉辦奧運的態度,書中提到:當北京當局以一種「國家文化」的強勢意象來表現時,也正表示他想以「國家」的角色來主導奧運盛會,而這樣的操作也獲得中國民眾的認同,他們認為這是一種國家的光榮,全力支持奧運也是愛國的表現,這段內容,為中國政府在北京奧運前後與期間的最為,做了最好的註解和解釋。

» Read more

【閱讀】邊境漂流:援助的悸動與事實

邊境漂流的圖像 邊境漂流(Drifting along the Border),是在泰緬邊境2000天的台灣青年賴樹盛(Sam Lai)的紀錄。Sam的部落格─邊境漂流 ,大概兩三年前,就在我的Bloglines的訂閱名單中,從那時候我開始知道,原來台北海外和平服務團,長期 在泰緬邊境,從事人道關懷的工作。
我很喜歡這本書,Sam在書中,沒有提及詳細的工作內容,倒是詳實、感性的紀錄自己出走、遇見、與當地人同行、反省、然 後繼續向前行的點點滴滴。許多的內容片段,都讓我想起以前在聖多美島上的許多矛盾、困惑和衝突,當Sam因為身為援助工作者而擁有進出營區的自由,覺得難 堪時,我也想起以前在Neves醫院裡看診,雖然常常缺電,在沒有電風扇的診間裡滿頭大汗,但太陽西下後,我又回到有水、有電的宿舍時,對於夜間只能點蠟 燭值班,必須提河水清潔煮菜的同事們,感到愧疚,真是心有戚戚焉。 » Read more

【閱讀】我是被老師教壞的—思考我們的台灣教育

我是被老師教壞的:我最感謝的一所學校的圖像 我是被老師教壞的,書名不怎麼精簡,但是卻引人注目。作者是拒絕聯考的小子─吳祥輝,一個曾經令七零年代教育界頭痛的小孩,近年以「芬蘭驚艷」和「驚嘆愛爾蘭」兩書再創佳績,應該讓很多人印象深刻。托老婆的福,推薦上面這些好書,前陣子才閱讀完芬蘭驚艷,再加上最近這一本書,再度證明從高中時代就拒絕 聯考的吳祥輝,仍然關注台灣的教育,而也間接的觀察到:這三十多年來,台灣的升學主義一元思想,似乎沒有太大的改變,許多青少年就在僵化又扭曲的教育體系裡被犧牲。

書本的開頭,是一個十四歲叛逆少年的成長紀錄,沒啥特別的,不斷忤逆老師和觸犯校規的少年,最終在七年級再度被轉學,故 事就在作者陪他的小兒子打高爾夫球和轉學到宜蘭頭城的公辦民營小學「人文國中小」中開始。很純粹的陪著兒子走過重要階段的故事,吳祥輝為了送孩子上學,闊 別十二年後,又重新開始天天從汐止往返頭城,親自接送小兒子上下學,也陪著小兒子練高爾夫球,隨著兒子高爾夫球的技術逐漸進步,我們也看到一個少年從中對 自我期許、要求和開始掌握自己人生,還有作者陪著他的孩子走的這段心靈復健之路。作者說的好:爸爸像捕手,兒子像投手,再傑出的投手也會不時投出四壞球保 送。不論投手(兒女)投出是壞球、好球或是暴投,只要是投出的球,都要去接,都要去捕,投的好,捕手自然會給投手讚賞;投手狀況不好的時候,捕手還是要笑笑地上前拍拍肩膀,鼓勵投手繼續勇敢、穩健的投下去。「擔心暴投,不讓孩子練習主投,恐怕他一輩子都投不出犀利美妙的人生變化球」,我愛死投手和捕手的比喻了! » Read more

1 2 3 4 5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