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我們-移動與勞動的生命記事

我們的圖像痛快的看完一本書,然後又有深深的觸動,這本由顧玉玲所寫的「我們-移動與勞動的生命記事」,就是最佳的代表。

當然,與這本書相遇,或是認識台灣國際勞工協會(TIWA),都是老婆的遠見,從家裏的「2009年多元文化月曆 」到這本書,讓我對於TIWA這個組織,或是周遭生活的「他們」,能有更深切的認識。

家醫科的工作,很多時候要到病人家裏(所謂的居家護理) ,和到長期照護機構訪視住民,即使在一般病房或是安寧病房,也常遇到許多外籍看護。另一個深刻的印象,是在支援壢新醫院時,獨自看完一百多位,剛在中正國際機場下機馬上就到醫院報到的外籍勞工,一個個深邃的臉孔,有點慌張的眼神,我拿著用印尼文、泰文、越南文或英文的翻譯紙張,像警察盤問似的一個個問:你有沒有得過這些病?他們慌張,我卻因為「防疫」理由,面對許多出自來到異國的移住者,必須尷尬的執行國家政策,剛下飛機後,就要全身體檢,然後強迫抽血、驗尿和大便,不知道是我們的防疫網夠堅強,還是我們太恐懼!就如同書中提到的,外勞不能捐血,因為防疫理由,我們對這些藍領的、東南亞籍的、低階勞動者,有定期體檢追蹤和禁止捐血,但是白領的、西方的、投資型或技術型的外籍人士,卻沒有特別關注,似乎已經明顯的看出「防疫」背後的真實恐懼與歧視

月初,我前往西寧國宅作居家照顧,剛下車馬上就聞到空氣中腥臭的腐爛味道,原來是來自地下室的生鮮市場。就像書中寫的一樣,那裡是兩㡖十六層高的大樓,以寬不到兩公尺的狹窄水泥長廊連接每一樓層的通道,完全毫無掩飾的水泥,沒有雕飾、沒有油漆,自高空而下穿過空隙的天光,反倒是顯示國宅的破敗與無奈。原來,我那天拜訪的個案,就是書上的「令狐沖」,王哥。在他身上,原來也有那麼多外籍的家庭看護工的故事,他曾歷經過年期間,外籍看護逃跑後被背叛的生氣與絕望,對最後的原諒,到與現在負責照顧他的汀娜和平相處,點點滴滴,說盡了在外籍的家庭看護的故事,也顯示了政府仍把外籍移工、長期照顧和社會福利,分成三個不同的主題在處理的事實。

其實,這些外籍移工的生活,距離我們其實很近,但我們或許不曾認真關心過。這個月來,我在不同的家戶間進進出出,遇到許多照顧失能、失智、中風的阿公阿嬤,或是脊髓損傷、腦外傷病患的女性外勞,有些來自菲律賓,更多來自越南和印尼;居家空間有些寬敞通風,但更多是幽暗、房間侷促或樓梯陡峭狹窄的老舊公寓,大部分的家庭,其實不是經濟優渥,反倒是經濟上的相對弱勢,在長期照顧不能提供足夠的服務時數下,他們只能尋找便宜的人力來頂替,政府規定有了外勞,不可以使用居家的喘息服務,如果雇主不能或不願意提供外勞的合理的休假,納她們常常必須要一年365天,一天24小時工作,最近,政府似乎開始想要規劃我們的長期照戶保險,看似沒有關係的外勞政策,應該是有舉足輕重的關係。

「我們」這本書,沒有任何理論的陳述或吊書袋,對於硬梆梆的制度、政策沒有多用篇幅的贅字描述,只覺得這是一個個真實,用血與淚交織而成的故事,在情感流動間,可以廉價的勞動資本進行跨國界的流動後的無奈。這本書吸引人的地方,就是作者從自己的成長和家庭歷史出發,可以看到早年下港人到台北打拼,其實跟外籍勞工搭機離鄉背井,有相同的光景;作者加入運動,沒有看到激情的口號或激烈的街頭衝撞描述,但是卻可以看到她的付出與努力,這是作者自己的生命與運動結合的故事,也是幾近現場報導似的報導文學,雖然沒有值些控訴台灣對人的歧視,但讀完後,卻會有深深地感動與反思。

今晚在值班,18房的阿公常久臥床,又需要固定洗腎,家人請了個印尼外勞,乾脆自費住院在病房裡24小時看護,雖然是單人房,但是抽痰、換尿布、鼻胃管餵食,有人說:他們是可以有休假的,如果雇主沒給他們放假,他們可以申訴。看來,我們都是制度迫害的幫凶阿~~在寫病歷時,她剛好走過來,開玩笑的跟護理人員說:你們要下班囉!但是我不知道哪時候才能下班?我聽到後,只能心中有點激動的無言以對,繼續低頭寫病歷…..

最後,如果妳還沒有看過的,快去買一本,可以幫助TIWA,或是行有餘力,也可以進一步的捐款幫助他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