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你離開家

讓我們永遠黏在一起唷!2007年12月,我要回到了雲林斗六分院,幾乎每天晚上我都會開車經古坑、梅山和二高回嘉義跟老媽吃晚餐,不過對我來說還時離開「家」好遠。現在嘉義是我的老家,三峽是岳父岳母家,也是佳芳的娘家,而在台北的家是佳芳跟我和小寶貝的家。台灣不大,再加上高鐵建立後,其實台灣西部南北間的距離拉的就更近,但是也從此改變了距離遠近的概念,雲林斗六離台北直線距離比較近,但要到台北的時間就可能比在嘉義,甚至從高雄搭高鐵還久,某種程度來說,地理上的絕對遠近,也經不是旅行兩地間的最主要影響因素。在雲林斗六,住在宿舍裡,雖然有床被、書桌、電腦椅和網路,但是宿舍就是宿舍,不論從床的擺設、衣櫥的設計等等,就是要短期居住的樣子,便利大概談的上,但是沒有什麼溫暖的元素存在。

至於嘉義的家,是我從小到大, 18歲離家前的地方,從以前的一家四口,到現在老妹遠在法國、老爸在中國大陸上班、家裡剩下老媽和幸將,這裡成為了我對小時候回憶的橋樑,過年過節的短居之地。雖然老爸和老媽從小把我拉拔大,不過結婚成家後,從嘉義又延伸出去了一個台北的家。這個家,就是佳芳和我的甜蜜小窩,沒有像嘉義家那樣的透天厝,沒有三峽家的前庭和奔跑的小犬,但是卻有滿滿的愛:我對老婆佳芳的愛,佳芳和我對小寶貝的愛,還有我們對整個家和未來的愛與關心。

暫時離開充滿愛的小窩,害我在工作上一開始就覺得沒有元氣,原本以為是新環境不適應,後來才發現少了老婆和小寶貝的地方,總覺得全身不對勁!回到宿舍,夠寂靜的夜晚,縱使通訊科技在怎麼發達,有聲音、有影像的skype,還是遠遠比不上一起坐在沙發上,靠在一塊看電視、吃晚餐,一起笑和一起聊天。說真的,夫妻還是不能分開,不論到天涯海角,老婆…..我要永遠跟妳黏在一起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