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個夢

2004年六月五日,我終於從慈濟大學的醫學院畢業了,薄薄的畢業證書上寥寥的數字印著「修業期滿成績及格依學位授予法之規定授予醫學士學位」,所以,我的大學生涯正式劃上句點。

畢業典禮悶的要命,嚴肅的無以復加神聖場面,過多的新歌發表和歌舞手語劇表演,我剎時有響起七年前新生報到的晚上,坐在現在早已被拆掉的遮雨棚下看 著「手語表演」時的景象。這幾年來,校地變大了,建築物變多了,學生也增加了不少,人數也早已突破了千位,但是畢業前學生議會解散,換來的是一場有信樂團 的校園演唱會。看來,學校變了,學生也變了,一齣荒腔走板的鬧劇……
»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