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歡小朋友還有誰?

同事說:以一個不是小兒科醫師來說,我算是很喜歡小孩子的了!

自己倒是沒有注意過這個問題,印象中前年還在聖多美的時候,門診病患中有七成是小朋友,不知道是不是跟過去那段時間訓練出來的耐心有關。小朋友直覺上都讓人覺得很可愛,但如果他發現你拿出聽診器,或是壓舌棒時,那可就大大不妙,但是聖多美的小朋友通常看到聽診器就會哭的西哩嘩啦,台灣的小朋友通常是看到壓舌棒或是耳鏡時,情緒才會比較激動。這大概跟不同就醫經驗有關吧!? 

» Read more

2006年的最後一篇文章

2006年的最後一天和2007年的第一天,我都會在醫院裡的小兒科裡度過。2006年的最後一天,有什麼收穫呢?做了生平的第一次脊椎穿刺(lumbar puncture),體驗到針頭碰到脊椎骨,然後破過筋膜進入脊椎腔,看到澄清的脊椎液流出;打上了幾個小朋友的靜脈留置針,似乎運氣還不錯。

佳芳和同學在101大樓前準備要看2007年的煙火,我急著在2006年的最後十分鐘內留下些紀錄,最為自己特別的過年慶祝方式。2006年的元旦我在聖多美,今年我在醫院裡,到底是哪種比較幸福呢?實在很難比較,不過不管如何,肯定的是我比較想要跟佳芳在一起啦!連續兩年錯失感受台灣島內慶祝跨年的機會,倒是沒有太失落,唯有不能跟親愛的佳芳一起度過,的確是一大憾事,不過小小的R1,似乎也沒什麼權力好計較!

祝大家2007年新年快樂,事事順心囉!

第一次當小兒科醫師

家醫科的住院醫師,有幸的是過段時間就可以換新環境,雖然這往往也是最辛苦的部份,頭幾天的混亂和適應期,大概是家醫科住院醫師必須要面對的挑戰。小兒科,其實是成人內科的縮影,雖然在醫療專業上,處裡的疾病有許多不同,但是在概念上和臨床風格處理上,主要是內科系的運作方式。

小兒科中有成人內科系裡沒有的特色:基因遺傳科(genetics),這裡面的病人從小小孩到三四十歲的大人,甚至六七十歲的阿公阿嬤都有,可見遺傳疾病對個人一生的影響之巨大。對我來說,某方面有大開眼界的感覺,很多的疾病,過去都是在教科書才看過,但如今都是活生生在自己面前的病人,從高雪氏症(Gaucher's disease)、玻璃娃娃(osteogenesis imperfecta)、黏多醣寶寶(Mucopolysaccoridosis)到龐貝氏症(Pompe disease)。不得不佩服西方醫學的天真與進步,只是一個「缺啥補啥」的簡單概念,卻讓這些遺傳的代謝疾病得以治療。 » Read more

家醫科秋郊(95-11-12)

QJ in elementary school 2台大家醫科有個好傳統,每年循著四季都有出遊,從今年七月報到後,第二個禮拜就參加夏郊到宜蘭,這次秋郊是去新竹關西的馬武督探索森林─也是偶像劇「綠光森林」中「綠光小學」的拍攝地點,這是我第一次聽到綠光森林這部偶像劇…

不只是出遊,重點是在可以攜家帶眷,主任說:家醫科就是要把家庭照顧好,所以出遊是要的,全家出動更是少不了!所以這次佳芳跟我自然也參加了這次秋郊,除了去馬武督探索森林外,還去關西的番茄園試吃了各國番茄,更絕的是在回程車上,聽李龍騰老師 的卡拉OK現場表演,有許多閩南語口白對話的內容,實在是妙透了,把每首歌曲的角色扮演發揮到極致啊!

這種活動,已經算是家醫科的例常行事曆,也算是台大家醫科的傳統囉!
» Read more

1 2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