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拉威斷交後,我們學到什麼?

馬拉威斷交了,上個月的舊聞,對台灣人來說,經常斷交的狀況,應該早也麻木了;對我來說,自然也沒有太訝異,特別是在總統大選後,邦交情況有變化,也不是什麼意外的事。 中國與台灣的外交零合遊戲, 早就進行許多年,對於邦交國的來來去去,也沒有絕對,從國民黨時代到民進黨執政,金錢外交的批評從來沒有改變過,至於我們進行的醫療與農耕計劃,也敵不過國際政治的無情、政客間的利益輸送,對最後建在外交基礎上的一切隨著政治遊戲的結束而停止。

Annpo說:年輕的醫學生、志工,紛紛到我們的邦交國,想要發揮愛心,給他們一點什麼,往往都只帶了滿滿的衝擊回來,還有一些經驗故事,拿出來說自己曾經去過,那裡如何如何。但那裡的人,可曾因為這些台灣人的駐足,而感受到他們的心意?或只感受他們的來來去去?滿足了自己,卻沒有辦法延續民間關係,因為那是「官方」的層次….。說來慚愧,我也曾是其中的一員,半官方代表,從事所謂的外交醫療工作,但是隨著任期的結束,仍然必須放下計劃,必須離開。我不知道兩年過了,我曾經駐留過地方的人們,還記著我多少,也不知道他們是否感受到我真的想法和心意,不過我也越來越不喜歡說我曾經去過哪裡,就算有人提到,我也是輕輕帶過,我越來越覺得這種經驗,對不曾在場的人來說,實在很遙遠,也很難想像。講了太多次,自己覺得像炒冷飯,人早就不在那,也變不出什麼新把戲,說的越多,就越像陳腔濫調,了無新意,畢竟這需要時間,不斷的經驗累積,才是真材有料阿! »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