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發光與熱:雲林古坑小太陽日間照顧中心

往古坑咖啡山的路上,在中山路與中華路的交叉口,就在古坑鄉公所的斜對面,有個佔地面積不大,帶點古意的小建築物,這是由[b][color=blue][url=http://www.careold.org.tw/]雲林縣老人長期照護協會[/url][/color][/b]所附設的小太陽日間照護中心,2002年開辦至今,已經五個年頭了。原本協會成立之初,是以貧困獨居老人為對象,作老人家的居家及志工關懷服務。在921大地震後,便開始針對古坑鄉中低收入戶及困苦之獨居老人進行收拖,給予日間照顧。

Smallsun04跟大部分台灣的非政府組織一樣,都是在地人士以救貧、救苦為初始動機,然後逐漸成長茁壯的團體。只是,這裡跟平常的長期照護機構有點不太一樣。一年接受政府補助30萬元膳食費,裡面的老人家既不是護理之家那些需樣24小時護理人力的老人,也非養護機構中都必須接受協助的老人,但也不全部都是安養機構中行動自如的健康老人,它的服務角色,似乎有點介於養護機構和安養機構之間的性質:這有失智、失能的老人家,也有家裡貧困的老人,或是失依或獨居的老人,也有身體健康的老人,人數大約20人 左右,讓它成為佇立在社區裡的小型日間照護機構。早上九點多,搭車來的老人家,或是每天從梅山早晨開始步行,然後每次在半路被路人甲、乙帶來的阿嬤,集合 後開始有活力做早操,每個人投入的專注,會讓你以為身處在「老人幼稚園」,而不是老態龍鍾的老人聚會處。如果你也走訪過許多老人照護機構,你會發現這些機 構裡的『康樂活動』通常死氣沈沈,只有主持人一個人大小聲地在唱獨腳戲,但是小太陽的老人家們,都有很大的參與度,認真參與的精神,是以往我在長照機構裡 看不到的。執行長陳玲穎回憶小太陽創立之初,很多老人家其實剛到這裡時,可能因為過去的宿怨,一言不合後甚至會出拳相向;失智的老人也因為長期缺乏互動, 不但個人衛生不佳,動不動就會把鼻涕、口水往牆壁抹;也有三天兩頭往醫院跑的老人家,但是在耐心長期照顧後,不但過去的宿怨雲淡風清,轉為互相照顧;輕中 度失智的老人也開始跟人說話,可以互相照顧,失控行為也減少很多;而把醫院當廚房在走動的老人家,也因為生活豐富和聊天對象多,看診次數大為下降;而有些 家庭,因為照護壓力的轉移,老人家功能的進步,所以家庭關係改善不少。

» Read more

暫別東北角—離開金山鄉衛生所

一個月的金山鄉衛生所,已經劃上句點,暫時告別每天經過的蔚藍海岸,端午節假期拖主任的福,讓我跟老婆佳芳可以偷閒去參加日本關西玩了6天5夜的蜜月旅行。回顧六月份,除了溫馨的蜜月外,也是較長期觀察與參與台灣的基層醫療;雖然大家都認為這種社區醫療的course最為輕鬆沒有負擔,但除此之外,我也覺得這是最能反省自我,和台灣醫療現況的地方。

在基層衛生所,首在需要的是「親和力」,如何讓在診間的阿伯、阿婆開心離開,但又能達到我們診療或治療的目的,才是重點。其實醫師的「那張嘴」扮演關鍵角色,從能夠用流利的方言,與病人達成共同照顧健康的協議,其實都需要磨練,但這並非什麼視病猶親的高調,只是坐在診療桌旁,更需要誠實面對自己的偏見、潛意識的厭惡和恐懼,也要有當下忍耐挫折和有接受病患「雜念」的耐心。如果你聽到一屁股坐下來,就跟你說一樣的藥物照拿時,你該怎麼回應,或該注意哪些事情;如果病人抱怨你看得慢,你要怎麼幽默緩解尷尬氣氛,這都是在基層醫療門診,最可以練習的基本工。 » Read more

駐守台灣東北角-金山衛生所

六月份,除了結婚大喜後準備去日本關西度蜜月外,另外一個工作上的大改變就是去台北縣金山衛生所。從中和的新家,經中和交流道,先經過車流大的木柵、南港和汐止路段,從萬里交流道經過基金公路後,就可以到達人口約兩萬人的金山鄉,如果早上七點多從中和出發,大概一個小時就可以到達金山鄉衛生所。

離開日以繼夜,大小事情忙不完的病房,社區裡的基層醫療,有時會讓我想起在聖多美的工作情形。金山鄉位於台北的東北角,緊靠著太平洋,在下了二高的萬里交流道後,旁經萬里鄉市區和一小段山路後,就可以在二號的濱海公路上,就可以看到台灣島突出在太平洋裡的北海岸,雖然這星期天氣都很不好,公路距離海邊也還有段距離,但都讓我想起,離開聖多美市後,在進入Neves前的那段海岸美景,那種開車去上班的當下,勾起我那段藍藍的海洋回憶。 » Read more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