揮別2011

DSC_0185

2011年就剩下幾個小時,剛剛看到有人在FaceBook上測字,測到了「動」這個字,這似乎也代表了2011年我們的寫照。2011年一開始,找到了新工作,只不過那時候的客觀環境「動」不了,不過很多事情冥冥之中有定數,在那動不了的期間,反而有時間衝刺碩士論文與學位。轉眼間到了六月,在老婆的啟動下,我們全家動了起來,從天龍國的邊陲搬到50多公里外的風城新竹,這次我們搬走了五年的東西和回憶。風城的第一個月,我們仍然連動不停,忙著適應新工作,還有碩論的收尾;老婆也忙著兩處奔波,收拾搬家的殘餘;Emily上幼稚園,Alice上新的托兒所。新家還沒整理完,又因為較佳的住宿品質,兩個月後我們又搬了一個樓層。在我們喘口氣的間段,老婆也開始「動」起來,處理我們在天龍國邊陲的舊家,要讓我們可以過著無負債的日子。故事還沒說完,老婆在八大家仲介中不斷周旋、進出後,順利把舊家賣給了有緣人,成就了我們這輩子目前獲利最佳的投資。就在這不久,眼尖的老婆在歷經半年多的尋屋後,總算找到屋況家、小朋友學區好、環境優、離工作地點近的吉屋,劈哩啪啦間我們的夢幻新家又已經購入。 » Read more

Emily三歲三個月&Alice九個月

十八尖山步道

Alice的第九個月,仍是具有高度破壞力的一個月。

自從Alice在八個月會站後,她扶著桌子、沙發和床沿迅速前往破壞現場,也更敏捷了。不過也因為如此,Alice也很快地對螃蟹車失去興趣,因為她發現爬出車外,用四肢爬行,再加上桌子、椅子的幫忙,更能擴大她的屬地。承襲姊姊Emily吃飯大王的特色,Alice也是屬於胃口極佳的寶寶,晚上八點半睡覺前都要喝完300ml的果汁,和一瓶300ml混了牛奶的粥,接著凌晨五點多還會醒來再喝200 ml的牛奶,真的是吃飯大王妹阿!不過凌晨五點多這個尷尬時間,都是老婆起床來泡奶,餵完奶再補眠得時間所剩不多,可真是苦了老婆。 另外,Alice聽到人家說「掰掰」,也會張開手比出「來來來」的姿勢,來表示說再見;而原本就很喜歡對人笑的她,開心起來更是會拍拍手來表達開心,雖然她只會發出「媽媽」的聲音,而且也常被認成是可愛的小男生,不過所有人的承認,她是一個很喜歡笑,且讓人看了會覺得充滿幸福感的寶貝。 » Read more

Emily三歲二個月&Alice八個月

DSC_1265

突然間開竅的Alice,在七個月的時候,會開始往前爬行和站起來後,就已經開始大大增加她的活動範圍,除了爬行的速度與遽日增外,也更喜歡扶著桌緣、沙發邊緣前進。雖然是個大改變,但是老婆跟我都得承認,這種「興奮之情」還真的不如以往,但Alice彷彿從冬眠中醒來,「非常」好奇的探索環境, 而且轉換坐姿和站姿之前,因為毫無猶豫和害怕,常常轉眼間,這個小寶貝常常前進到意想不到的區域,然後揮弄她的小手撿東撿西,當然她的好奇心不只如此,還常常把東西放入小嘴測試、品嚐一番。這時候,除了可以看到小嘴嚼動外,另外就是Emily也常常幫我們「監視」Alice,常常聽到Emily說:ㄟ….妹妹在吃XX,然後我們就是標準動作:抓住Alice的小手,然後從她的小嘴,把東西挖出來。

» Read more

Emily三歲一個月&Alice七個月

C360_2011-07-28 21-03-35

EmilyAlice轉學後,展開了他們的竹塹新生活。
 
雖然Emily很勇敢地面對新學校的第一天,也很開心放學回家,不過她還是會說:我不喜歡上學。雖然嘴巴這麼說,不過Emily還是開開心心的進幼稚園大門。老婆因為忙著「繼續」搬家,我七月份也跟Emily一樣在適應新環境,在Emily單打獨鬥一個星期後,老師就說Emily已經順利加入團體活動,雖然這一個禮拜內,她還是口頭念著說不喜歡去學校。人總是順應著環境,再過一個裡拜候,Emily可就是態度丕變,早上起床的時候會說:同學在等我了,快一點啦!不過不只是Emily要適應,連老婆和我也要適應Emily的新學校生活,譬如:每天要回覆一下聯絡簿、每週四要穿運動服上學,有時候會有效外踏青,要準備小點心等等。剛開始的時候,我們還不太適應,譬如Emily每天上學都會用便當帶裝三個不鏽鋼碗去幼稚園,然後有一兩次忘記幫她洗,還被Emily數落說我們沒有洗碗!換新學校,要適應的不只是小朋友,對大人來說也是要做很多功課。 » Read more

用錢為生命標價:正義的思辨

上個月中,晚上剛好看到公共電視的「正義:一場思辨之旅」,主要的內容是用「金錢」定價的這回事(Putting a price tag on life),同時間也談到了損益分析(cost-benefit analysis)。前幾個月,當我讀到「正義:一場思辨之率」這本書中的第二章—最多數人的最大幸福/功利主義時,剛好遇到我碩論所作的成本效益分析,我也曾經思考咀嚼過。這時,我也想起Paul Farmer的愛無國界這本書中,他對成本效益分析的批判:在資源永遠有限代表的意思,多半是:切合實際,從這裡可以看出Paul Farmer對於許多成本效益分析的疑慮。

當然,從愛無國界的書中的不分內容,不適合直接揣摩Paul Farmer對於成本效益的全面看法,但是針對於他所經營的Partners In Health (PIH)而言,我相信類似的成本效益分析,一定在計畫的檢討或規劃,占有某種程度的角色。在課程中,Michael Sandel想用損益分析,來凸顯邊沁(Bentham)功利主義的實際應用與矛盾,使用的例子也很直覺,馬上可以感受到為人命「定價」的矛盾與衝突。但是,若只用這些例子,就要說明損益分析本身的方向是錯誤,替人命貼上金額就是道德遲鈍,我還是覺得有矯枉過正,或過度簡化損益分析的本質。損益分析的確是要「切合實際」,但在整體的分析上,重點不是一切都可以用金錢來量化,而是在當下的情境下,我們可以接受怎樣的條件,在現實中做出選擇,「價格」只是其中一個依歸。況且,在醫療領域的成本效益,常用的付費意願,通常是:多挽救一條人命,要多付出多少,而非「一調人命多少錢」,這在本質上是有所不同的。換句話說,成本效益分析,用在比較兩個替代方案的優勝劣敗的情境下,可能較適合,而比較不適用於課堂中舉的例子:當車子引擎的安全性有問題,但卻設計一個成本效益分析,來試算出一個價格,來說明不需要修改引擎設計的理由,這似乎扭曲了成本效益分析的原意。不過,我覺得Michael Sandel並無意討論成本效益分析的好壞,或適用性,而只是想利用這個情境來說明邊沁的功利主義罷了。 » Read more

大搬風:搬家這回事

搬家,真的不是一見簡單的事。

老婆跟我已經搬過了數次家,第一次是從台北市東區的公寓五樓,搬到文山區的六樓頂樓加蓋,然後一年後又搬到中和的公寓五樓,半年後再搬到中和自己的二樓家。在台北,我們總共搬了5+6+5+2=18層的高度,這四次搬家,除了包貨車負責新舊家之間的載運外,其餘都是親朋好友的徒手幫忙,特別是之前一同在聖多美服役的同袍CocomoMarcos的參與,依稀記得他們倆在搬沙發時,因為表現傑出,還被鄰居詢問是那個搬家公司。

 

在二樓的中和家,老婆和我住了我們在一起一來最久的三年,途中有EmilyAlice的加入,Emily也從小奶娃,變成一個伶牙俐齒的小朋友;Alice的出生,則是我們台北暫居休止符的前奏曲。但是這次搬家,是離開大台北地區,前往50多公里外的新竹。 » Read more

Emily兩歲十個月&Alice四個半月

DSC_1029 最近,生活忙碌中的大部分,其實被碩士論文的準備佔去不少,雖然其中很多的成份是焦慮大於實際進度。焦慮氛圍,亂了不少生活步調,不過有些重要的生活點滴還是要紀錄,不然時間飛逝,很容易記憶也跟著流逝了。

Emily的兩歲十個月,是一隻非常愛問為什麼的喜鵲。因為喜鵲是鴉科,所以會嘰喳嘰喳地叫個不停,而且每次都是興趣昂然、精神抖擻。Emily還不太會說話時,我們一直期待著她說話的樣子,彷彿會講話的時間點就像點石成金,從無變有那樣的黑白分明,但是時間總是從指尖流逝,突然之間Emily會說、也能夠理解較抽象的話語,大多數的時候是真的可以「講道說理」,然後突然之間也會爆出好笑的話語。 » Read more

Emily兩歲九個月&Alice三個半月

DSC_0976

Emily兩歲九個月,Alice三個半月,延續上個月的混亂尾聲。

今年的春天,天氣特別的冷,新聞報導甚至要跳過春裝,直接進入夏裝,而在這個冬天出生的Alice似乎也特別的辛苦。Alice有驚無險的出院後,胃口和精神都很好,但是天氣還是不怎麼穩定,溫差特別的大,讓Alice在出院兩週後,有開始鼻塞和輕度發燒。因為是微燒,體溫約37.5~38度西,所以一些退燒藥大致就搞定。但難的就在「鼻塞」,三個多月的小朋友不會擤鼻涕,鼻子塞住,嘴巴要喝奶會非常辛苦,肚子餓和鼻塞的交互影響,折騰度很高。有時平躺著呼吸又不順,那一個禮拜的夜裡真的是不得安寧,Alice通常要被直立抱著才能勉強入睡。 » Read more

1 2 3 4 5 6 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