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血衝突後:政客的勝利,民主的失敗!

在流血衝突後,不論是平面媒體,或是電視媒體,開始檢討這次的暴力街頭行動,大家急忙著要為這次的流血衝突找出應該要負責的罪人。

民進黨主席蔡英文,是不是應該為此負責?我想是的,身為一個領導者,在發起街頭運動,在台灣這樣意識撕裂的環境下,早就應該有場面難以控制的準備,縱使我們知道,在拒馬前丟雞蛋,或丟擲汽油彈的人,可能有來路不明的黑道茲事,但是不能用此藉口來卸責,況且在指揮車上,沒看到她安撫民眾,看到的只有激動的言詞,也不見民進黨的黨職人員出來介入,或是糾察隊來引導後續的活動,我只會猜:這是民進黨想要偷偷收尾落跑。後來只見蔡英文招開記者會,與不知來歷的黑衣份子劃清界線,蔡主席這步反應和切割之快,怎麼不見她在陳水扁和王定宇的事件上,做出如此果決的決定呢?

但是,馬英九總統昨天接受專訪時,仍然只會說出要蔡英文道歉的說法,卻隻字未提政府安排了不適當警力的事。中國的代表們,在世界各地參訪時,也都會遇到法輪功和博圖人的抗議,但為什麼在台灣,我們要派遣我們強大的警力,只怕陳雲林先生受不了這些抗議的畫面呢?政府還是只會譴責「暴力」,毀損沒收國旗,然後仍然在媒體前說沒有這問題,簡直是空口說謊,死不認帳。

有部落客提到

因此我不能理解的是,當這些學生跟教授用靜坐向政府表達抗議時,他們的論理基礎在哪裡,是國家不能維持秩序,但是民眾跟政黨可以行使暴力?還是只要某一政黨執政後的政府就不得使用暴力?可以鎮壓2004年的選舉抗議,2007年的紅衫軍,但是不能鎮壓2008的圓山飯店?只因為執政的政黨顏色不同,所以社會正義的基礎也隨之改變?我衷心希望今天在民主廣場靜坐的那批人不是當年支持民進黨政府鎮壓2004年選舉抗議跟2007年紅衫軍抗議的同一批人。

我想,他還是弄錯了重點。2004年的選舉抗議,和2008年的圓山飯店,都有暴民和不負責的政客,2004年失意的敗選人呼籲支持者,有人帶頭衝撞法院;2008年有人在台上煽動民眾,然後拍拍屁股走人,這是我所不屑和不齒的。在關心他們的訴求:警方這幾天侵害人權的行為時,也同時提醒了我們,陸續來關心此活動的人,動機是不是一樣單純,我感覺在不久之後,這群聲音,馬上就等同於泛綠樁腳大會師,特別是裡面有青年逆轉本部執行長Freddy等人,然後原本要討論的集會遊行法和警察權利是否適當有被模糊了..唉…..這就是我們的悲哀,難以跳脫的藍綠框架。

當我看到「抗爭者要寫自己的歷史 」這篇文章時,對於整個流血事件衝突的觀察,讓我的想法更為澄清:

老實說,這樣看起來,我現在越來越覺得,說這是民進黨的運動真是誤會,這還真是一場長期接受台灣獨立思想訓練的「自主公民」發動的抗爭,現在只是在政治角力上,藍營想抹黑,綠營想收割但又怕被戴上暴力的帽子,才會搞得好像是民進黨的場子。

是阿!藍綠政黨的藉力使力,才是這群流血衝突之後的最大元兇。我希望有一天,民眾的力量可以讓這些畏首畏尾的政客們知道,我們不是這麼好欺負的!而他們的嘴臉,永遠會被我們厭惡和唾棄,而我們要永遠的為自己的旗幟而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