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這是4月25日:台灣人在非洲與瘧疾邂逅

button4月25日是什麼大節日呢?就如同往常ㄧ樣,今天是星期五,是令人開心週末假期的前夕,但更重要的,今天是World Malaria Day-a day to make the world care 。這個消息,是我看了ㄧ位替代役學弟的部落格-「小助理的願望 」才知道的。對於malaria,我有種特別的情感,因為曾經在流行區裡工作了一年,又看到我們的工作團隊在實行撲殺瘧疾的具體成效,也曾經碰過台灣的國寶級教授連日清教授,更重要的是,瘧疾仍是許多發展中地區擺脫不去的夢靨,所以到現在只有是有關瘧疾的相關消息,我都還是會詳加注意。

之前的聖多美夥伴,在去年的時候,大多陸陸續續離開工作崗位回到台灣,原本在小島上進行的瘧疾撲滅計畫,也因為人事異動,走馬換將後,在工作的策劃與執行上面,跟以前可以說是走上不同完全的方向,而也因為如此,聖多美普林西比也可能無法成為既台灣之後的另一個瘧疾根除地區。這裡面有太多的現實,也有人事環境所帶來的無奈,不過台灣在那邊幾年來的努力成果,已經發表在二月份的American Journal of Tropical Medicine and Hygiene 上。今天,我把這篇Short Report: Rapid Control of Malaria by Means of Indoor Residual Spraying of Alphacypermethrin in the Democratic Republic of Sao Tome and Principe介紹給大家,一起分享台灣在西非幾內亞彎上小島的努力成果。

Sao Tome and Principe 聖多美普林西比,座落在西非非洲大陸加彭這個國家以西,220公里幾內亞灣內,總面積約1001平方公里,人口約15萬。瘧疾在此地是流行疾病,在2000年瘧疾佔全國死亡人數的32%,2002年更高達47.8%。根據1979年的血液調查,惡性瘧(Plasmodium falciparum)佔74%,間日瘧(Plasmodium vivax)佔約15.8%;0.6%是三日瘧(Plasmamodium malariae);9.6%是間日瘧和三日瘧的合併感染。而負責傳遞感染的,只有一種岡比亞瘧蚊(Anopheles gambiae),主要生活在靠近沿海地區。1980年代早期,曾經施行過DDT的噴灑,讓盛行率從19.2%下降至0.2%,但是因為計畫經費的問題,在噴灑計畫終止後,在1985年和1986年爆發瘧疾大流行,造成瘧疾的高死亡率和盛行率。

因為DDT已經被WHO禁用,所以台灣在2003年進行先鋒計畫(Pilot Study),包含了三種控制方法:1.使用phacypermethrin做室內濃度50mg/m2的噴灑(indoor residual spraying;IRS);2.用pirimiphos-methyl做夜間的室外噴灑(100g/公頃);3.用殺幼蟲劑(insect growth regulator),pyriproxyfen(2g/立方公尺),來毒殺孑孓。根據先鋒計畫的資料,決定利用使用室內噴灑的方式,每一年進行一次,計畫從2004年開始。

聖多美普林西比是由聖多美島和普林西比島的自治區組成,所以在聖多美島招募了42個工作人員,普林西比招募了48個工作人員。普林西比在2004年10月25日到11月11日完成的第一階段的全面室內噴灑;聖多美島則依境內的六大行政區域,從2004年11月到2005年10月完成第一階段的全面噴灑。各區接受室內噴灑的接受度從81.9%~94.7%,而全境的覆蓋率約93.8%。

為了評估噴灑後的狀況,除了收集有關瘧疾診斷的數據外,也主動在各區域,每隔四個月收集小於9歲的孩童血液抹片。根據這些評估,從第一次噴灑開始之後,陽性瘧疾的血液抹片,從噴灑前的20.1%降至一年後的2.8%,而在進行第二次噴灑後,更降到0.7%。因為聖多美普林西比的房子大多都是木造,經過殘留藥物試驗也發現,噴灑的藥物濃度在這種木材房子的牆上,比在水泥牆上可以停留的更久。

短短的一篇文章,卻是台灣團隊在赤道小島上,在烈日大雨中,在巔簸崎嶇的路上奔馳,深入在地的努力成果。文章的第一和第二作者:Lien Fen TsengWen Chun Chang,都是我們一向佩服的同事和前輩,蓮芬姐多年的駐外經驗,不但是個專業護士,更是個精通法語和葡語,了解在地民情的醫療工作者;文駿也是我們的替代役學長,雖然不是臨床醫療背景,但參與抗瘧計畫的投入,卻是無能人比,現在已經是一個孩子的爸了。如今,他們倆位都已經回到台灣,抗瘧計畫的內容已經今非昔比,我們是不是可以再看到這麼精彩的文章,那可能還得靠運氣了。在World Malaria Day的今天,跟所有曾經在非洲赤道島嶼上,跟瘧疾一起抗戰的所有台灣人至上崇高的敬意,這一戰打得漂亮,雖然因為人事環境的改變被迫離開,但這美麗的過程,永遠留在我們的心中。

【相關閱讀】

你知道4/25是什麼節日嗎?

4/25非洲抗瘧日 

  • anonymity

    Further reading
    1. Pre-elimination of malaria on the island of Principe. Malaria Journal 2010, 9:26
    2. Potential threat of malaria epidemics in a low transmission area, as emplified by Sao Tome and Principe. Malaria Journal 2010, 9:2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