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宜蘭初經驗:走在十字路口的綠色宜蘭

四月一日,我開著我們家的小藍,從中和交流道上二高,經南港交流道系統轉入五號國道,這是我生平第一次將要經過大名鼎鼎的「雪山隧道 」,也將親自體驗,從台北到宜蘭羅東,只要一個小時就可以到達的快速便捷。沒有北宜公路的左拐右彎,進入五號國道後,會經過許多隧道,隧道間夾雜的是綠色的青山景色,最後一個是長達12.9公里的雪山隧道,最近提高行車速限到80km/hr,在日光燈照亮的隧道裡,車子引擎聲,單調的咻咻呼嘯而過後,沿線有大大的數字招牌,告訴你還剩下倒數幾公里。從隧道的另一頭出來時,就已經到達宜蘭縣的頭城和礁溪交流道。台灣人真的很厲害,雖然之前雪山隧道施工困難重重,從1991年到2006年,終究是把這條高速公路給打通了,Discovery還製作了「建築奇觀:台灣雪山隧道 」,甚至還登上了大英百科全書 的內容。在隧道裡大約10分鐘,從另一頭出隧道時,宜蘭真的離台北很近!

出了雪山隧道,再來就是蘭陽平原的景色,矮矮的房舍座落在綠色的田野裡,那天的天氣不好,下著毛毛細雨,不過高速公路上的車子不多,比起平常時候的西部高速公路來說,早上九點多的五號國道,顯得有點冷冷清清。在羅東交流道離開五號國道,然後在羅東鎮裡繞了一會後,總算找到羅東博愛醫院,這就是我第一次來到宜蘭羅東鎮,準備開始一個月的long stay。

宜蘭國際童玩藝術節杭州國際童玩節 去年宜蘭的童玩節停辦時,鬧的沸沸洋洋,近日「中國杭州西湖博覽會 」宣佈首屆童玩節將在中國杭州舉行 的新聞,因為今年宜蘭不再有童玩節,取而代之的是蘭雨節,但沒想到宜蘭的童玩節已經成為「兩岸的文化交流與合作」的產品,被交流到中國杭州了。我從來沒有去過宜蘭的童玩節,大概也沒有機會去體驗中國西湖的童玩節,去年的時候,因為童玩節出現五千萬的虧損,然後呂國華縣長也因此停辦了童玩節,而已蘭雨節取而代之。童玩節停辦的原因,在去年的時候有許多的檢討,譬如參與人數呈現負成長,活動內容不再充實等等,都是官方停辦的原因,去年在網路上許多部落客有很多的討論,甚至還有串連活動,希望縣長不要停辦童玩節。

我很贊成Mark Wu 說的:童玩節到底是一個「水上樂園」還是「文化祭典 」,不論是商業的水上樂園,或是文化盛事,總是會有遇到瓶頸的時候,因為遇到瓶頸,所以把十年多來已經建立的年度國際表演活動停辦,然後想用「2008國際蘭雨節」來頂替,不是不行,而是活動內容應該不是只是玩水、遊樂而已,不然原本有的文化交流就失去了原本有的展演和交流空間。就像這篇文章「聯合國認證的童玩節 宜蘭縣府自棄守 」中,童玩節是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在亞洲認證的唯一藝術節活動,如果仔細看有關蘭雨節的活動介紹 後,你就會發現:停辦童玩,改辦蘭雨,其中的文化意涵的差距。童玩節的停辦,不只對宜蘭,甚至對台灣在國際藝術上的表現和參與,都是很大的傷害。

有趣的是,似乎博愛醫院的同事們,只知道童玩節被停辦了,大多數的人都還不知道原來有蘭雨節這回事,在網路上有許多的討論,大家可以透過Mark Wu的blog 前往funP 來討論。我初到宜蘭沒多久,卻很驚訝的發現,宜蘭在過去的十年,已經從台灣這個小島跨出去,跟國際藝術社會接軌,但是這種文化價值,似乎很容易淹沒在振興經濟的口號中,宜蘭是否要轉向大型娛樂設施 ,或是繼續成為竹科宜蘭城南基地 ,這些發展方向,大概不只是宜蘭面臨的選擇,而是我們整個台灣所面臨的挑戰與抉擇。

特別推薦以下的討論:

funP 上的『水靈科技移交宜蘭國際童玩節品牌價值,宜蘭準備好了?』的討論
funP 上的『宜蘭童玩節,整個被A走了…』的討論
Hemidemi 上的『水靈科技移交宜蘭國際童玩節品牌價值,宜蘭準備好了?』的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