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婆,不僅僅是如此而已

雖然大家都說,現在是兩性平等的社會,但回到家庭,女性還是承受了許多被視為「理所當然」或是無法擺脫的責任和義務。隨著小寶貝越來越大,老婆的肚子一天天越來越明顯,這種懷孕九月的過程和酸甜苦辣,在目前的科技下,是男人難以親身體會和經歷的甜蜜與痛苦。認識我老婆佳芳的人都知道,她是個精明幹練的女人,不論在人際上或是工作上都如此,而歷經醫學院心理系,和人類學的訓練後,能文能武的她,其實是個不可多得的人才。

Proportion of Medical Students Who Are Women, 1965–2006.新英格蘭期刊(NEJM) ,在11月8日出刊的刊物中,對於女性在目前職場中所面臨的狀況,給我們些新的想法和衝擊。Climbing through Medicine's Glass Ceiling 一文,是由美國杜克大學醫學院(Duke university)的新任醫學院院長Nancy Andrews 所撰寫,她是美國前十大醫學院院長中的唯一女性,但就如文中一開始提到的:在西元2007年,為甚麼一個女性的醫學院院長上任,如此值得大驚小怪呢?或許從1970年代到現在,其實我們也沒有進步多少吧!有能力、有擔當的人,不會只出現在白人、某種宗教信仰、族群、甚至是性別裡。醫學院裡的男生女生比例平衡,已經好久一段時間了,但是在醫學學術領域裡,女性當家可以說是屈指可數,Nancy Andrews認為這大概是女性必須兼顧「工作」和「家庭」的關係,而也因為如此女性在工作上要特別傑出,才會被認為跟男性是一樣優秀,而社會上,還普遍有某種觀感:我們並不期待女性在社會或是醫學領域裡,可以獲得某種地位。她舉了一個她親身的例子,在她獲選杜克大學醫學院院長的職務後,她和她先生、孩子前往某學校參加醫學院新任院長的聚會,結果該校的校長一開始就握著她先生的手說:You must be the man of the moment,但卻沒有人想到She is the woman of the moment。

在美國的124家醫學院裡,只有14位女性醫學院院長。如果在看看各部門裡的女性主管比例,那就更低了,只有9%的醫療部門主管是女性,而依照過去醫學院院長的遴選經驗,幾乎都必須歷經其他的醫療部門主管經驗者,才有機會出線,那麼女性可以進入醫學院院長門檻的人,那就少之又少了。所以她疾呼,在提拔女性醫學院院長時,應該跳脫過去的傳統職位晉升模式,也應該學學商界最近開始呼籲那些過去具有能力的talent woman,因為家庭離開的婦女,再度加入職場一樣,要有寬廣的視野,才能讓醫療學術界更豐富。千萬不要替女性假設她會怎麼做或不會怎麼做,就像Nancy Andrews被選派為醫學院院長時,就有人猜想她會不會離開哈佛(她原本工作的地方);在小孩子讀高中前,她不會離開,或是她不會跟她老公分開等等….這些猜想到最後都沒有阻礙她成為院長的理由。

看到這篇,我就想到我老婆,為了肚子裡的小寶貝,她只能暫時做朝九晚五:早上九點上班,下午五點下班的工作,雖然現在的工作還符合她的興趣,但是如果不是家庭的階段性任務,她一定會有更令人稱羡、亮眼的成績。不過,我想老婆走的路,一定會跟我大大不同,醫學院的背景,社會科學的訓練,還有商場上的歷練,她早就看到醫界的封閉和侷限,也知道社會科學的自閉、學術象牙塔的高傲和出世,也了解企業的效率與現實,我們現在等待的就是小寶貝的出世,然後就是老婆的振翅高飛。雖然我們走的路不同,但是我們目標卻一致,而在這個過程的點點滴滴與互相支持,也都會成為我們兩個彼此相愛的最佳證明。

  • bryan

    好激昂的情書^^

  • quintin

    這可是集合理性和感性的愛的表達呢!…峰迴路轉,時而評論,時而敘事,再以激昂的愛慕表達畫上終點…你的評論很貼切啦!呵呵

  • tomexou

    老婆有能力,當老公的理當要盡力讓她有所發展。不過,依目前的社會文化,多數的女性思想上還是有所窒礙,沒有男性們肯盡力去追求卓越及責任感,這也是不爭的現狀。優秀的女子有,但比例上仍是少數,這是很令人可惜的地方。

  • 看到一個聰明、肯想、有行動力的醫師。
    我總是思索著男女根本上的不同,有很多事情,女性比較容易感受到內在的壓力,所以在某方面我也羨慕著男性,但也思索著自己的優勢與限制,沒有好壞,人要站在自己適合的位置上。
    這是一篇很好論文- Biobehavioral Responses to Stress in Females: Tend-and –Befriend, Not Fight-or-Flight . Psychological Review 2000; 107(3): 411-429.

  • quintin

    是阿!人要站在適合自己的位置上,您介紹的文章,我會去拜讀!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