駐守台灣東北角-金山衛生所

六月份,除了結婚大喜後準備去日本關西度蜜月外,另外一個工作上的大改變就是去台北縣金山衛生所。從中和的新家,經中和交流道,先經過車流大的木柵、南港和汐止路段,從萬里交流道經過基金公路後,就可以到達人口約兩萬人的金山鄉,如果早上七點多從中和出發,大概一個小時就可以到達金山鄉衛生所。

離開日以繼夜,大小事情忙不完的病房,社區裡的基層醫療,有時會讓我想起在聖多美的工作情形。金山鄉位於台北的東北角,緊靠著太平洋,在下了二高的萬里交流道後,旁經萬里鄉市區和一小段山路後,就可以在二號的濱海公路上,就可以看到台灣島突出在太平洋裡的北海岸,雖然這星期天氣都很不好,公路距離海邊也還有段距離,但都讓我想起,離開聖多美市後,在進入Neves前的那段海岸美景,那種開車去上班的當下,勾起我那段藍藍的海洋回憶。

雖然沒有真的在台灣的社區裡長期待過,我發現,我對於基層醫療的工作形態,並不會相當陌生。不過,一個禮拜來,我還是很佩服羨慕台灣不虞匱乏的基層醫療資源,可以有正確的基本實驗學和影像檢查,小而精美且五臟俱全的藥局,甚至還有一台超音波可以使用,其實我們可以照顧的病患和做的事可以很多呢!跳過大醫院出發的觀點,其實你不會抱怨缺東缺西,而是會覺得自己怎麼這麼幸運,可以擁有這麼多!

禮拜二的時候,我跟著章殷超醫師去家訪了五位病患。坐在衛生所的派車裡,廂行車裡面除了司機和醫師外,還有一位護士和志工。那天下著滂沱大雨,雨刷賣力來回移動,車外視線仍然模糊,我們沿著產業道路去看訪在山中的一位老人家。山中小道,雖然有點彎曲,但是行駛在平整的柏油路上,比起聖多美的巡迴醫療,三不五時就得用四輪驅動,顛簸搖晃的在石子泥土路上的巡迴醫療上,仍然是種幸福。我們的午餐,是章醫師帶來的三明治,看來這種醫師出動的巡迴醫療(家訪),不約而同的大家都有類似的經驗,不太一樣的是我們的中參是聖多美本地的黃色硬麵包。千萬不要以為家訪,只是哈啦而已,針對這些不良於行的病患(多數是老人家),平常只要有長期的醫病照護關係,提供良好的照護品質,其實他們的健康狀況,絕對不輸給大醫院裡病床上的慢性病患。

基層醫療,它的重要性,在醫學中心的訓練方式中,是非常隱微不見的,因為在醫療照護的末端,我們看到的都是複雜度較高,換簡稱「別人照顧不好」的結果,所以我們會以井窺天的自認為,基層醫療其實是能力不足和有缺陷的,但卻沒有看到被照顧良好的病患。除此之外,醫院的照護方式,是非常醫師自我中心的,在醫院病房裡,我們都常感覺不到護理人員或世家屬、看護的貢獻,即使有,也是覺得他們替我們省了很多『雜事』,離開醫院或是在硬軟體資源不足的地方,你才會發現這些雜事,其實在是成就優良照顧品質的要素,而正確的診斷、適當的醫療處置其實只是其中的一小環罷了!

當然,或許有人會覺得處理這些雜事,其實不會很難,也不需要什麼「專業訓練」,但其實這是種態度和信念,如果從一開始就不這麼認為,那麼當然也就更難當作一回事,只不過不管是哪種信念或甚至是信仰,我們都是為病人好,不是嗎?

  • 看到這樣的文章,猶如醫師界的良心,還是繼續拍拍手:)

  • ytr

    看到這篇文章,
    想起我多年前也是到金山鄉衛生所實習的經驗….
    那是我實習經驗中最難忘的一段…..
    謝謝你啦~

    台大小護士

  • quintin

    To 福熊:
    謝謝你的鼓勵,我會把你的這句話僅記於心,隨時提醒自己的啦!

    To ytr:
    謝謝你的留言,希望有空多來坐坐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