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談蘇花高—我們的後山夢

DSC_0002 (by qjhouse)蘇花高的議題,近來又再度被炒上檯面。在內科工作的這三個月,其實對於周遭發生的事情,可以維持關心,但是卻不像以前一樣,可以在網路上大肆搜尋,咀嚼消化文章後,在表達自己的看法觀點。不過近來的蘇花高議題,卻再度顯示了台灣對於國家發展的重要議題,只有在政權轉換的重要時刻,才能受到矚目。

四年前,陳水扁第二次當選後,蘇花高的議題出現了一次高潮討論,在花蓮也辦過許多場「蘇花高速公路興建之影響評估」公益論壇,那時我也曾經寫過一篇文章「後山的夢—蘇花高 」。三年後的現在,仍然懸而未決,從當時游錫坤院長,到現在的蘇貞昌院長,似乎都把問題丟給環境評估報告,充分顯示出『中立』的政府立場。陳水扁昨天出席「2007年NGOs全國環境會議」 致詞時,甚至說「蘇花高有興建必要,但如果環境差異分析評估沒通過,蘇花高當然就沒有辦法興建,這是政府最明確的立場。」,似乎政府不需要負擔任何責任,因為如果可以興建,那也是因為環境評估說這不傷害環境生態;如果沒有通過,也是環境評估說不能建,政治人物並沒有背叛政治承諾。政府如果沒有判斷的能力,政府存是要幹麼呢?把問題丟給多數決,用選舉的方式來操作,實在不負責任。

如果要說環保,不要只說蘇花高的巨大工程,對於地質、自然景觀或是動物生態的衝擊, 我們把格局拉大,看看全球暖化、二氧化碳排放量居高不下的問題,蘇花高未來帶來大量的小客車或是大遊覽車排氣量,對綠色地球絕對是傷害,不是助益。七八年前,從台北到花蓮,最快也要180分鐘以上的火車時間,但幾年前的北迴鐵路電氣化,已經把時間縮短到150鐘以內,而今年出臺鐵引進的傾斜式列車「太魯閣號」 ,已經縮短台北到花蓮的時間到1小時55分,小小的台灣,到底要多快我們才滿意呢?

這次的蘇花高議題再起,引起的注目比三年多前更大。三年多前,很多是花蓮的在地團體提出反對的聲浪,這次,不僅是在地團體, 許多產業界的人士,包括華碩副董 童子閒、普訊創投董事長 柯文昌和亞都總裁 嚴長壽都跳出來明白的表示反對興建蘇花高。做觀光業的嚴長壽 ,提出了花蓮觀光的重點:花蓮台東需要創造的是像大家去峇里島的心情,想去休息五天、一個禮拜的心情,而不是快去快回的心情我們要彰顯和強調後山生活的「慢」和美麗,維持和加強它與西部的差異性,這樣後山才有它的獨特和價值。

上次民進黨黨內的總統初選辯論會,可惜在這個議題上沒有太多的交手,不過在第1008期的商業週刊中,專訪謝長廷的專文,以『民意vs正義,大是大非,不能源泉用多數決!」為標題,他明白表示了蘇花高我不作的立場,相較其他角為民進黨總統候選人,或是國民黨馬英九主席來說,他是少數在媒體中,直接表達立場的政治人物。

這樣的議題,絕對不會只有專業的環境評估這麼簡單而已,背後的利益團體,選舉支票等等,還是不斷地在角力,如果建設是為了提昇經濟和增進人們的幸福,在世界地球日來臨時,希望蘇花高停建,能成為全球的一個好榜樣, 與公益與環境戰勝經濟利益的一劑強心劑!

 【延伸閱讀】

1. 別再製造另一個藍綠共業─談蘇花高速公路

2.嚴長壽:反蘇花高不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