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視低收入國家的慢性病窘況

Major diseases in all countries前年服役時,就曾經思考過在發展中國家,慢性病患未曾受到重視的困境,只是那時候是從週遭環境觀察和工作經驗所得的結論。在糖尿病藥物的募款活動時,也有很多人提出這樣類似的疑問,在發展中國家(或是大家泛稱的非洲、落後國家),不是都以感染性急症為主嗎?在回答這問題前,其實我早就想過這問題, 也發現國際醫療援助組織,總是把焦點放在瘧疾、肺結核、或是AIDS的治療或預防上,但卻鮮見慢性疾病的論述。恰巧這期的新英格蘭醫學期刊(NEJM),也把這議題拋出來討論(Expanding Priorities — Confronting Chronic Disease in Countries with Low Income ),可以把這問題回答的更完整。

對於低收入國家的慢性疾病治療,我之前的想法跟文章的論點類似。在純粹的cost- effective方面考量起來,感染性疾病(包括瘧疾,HIV、AIDS和肺結核)只佔了全世界死亡原因的10%,低收入國家的12%,但我們確傾盡全力把所有資源挹注其上,對於慢性疾病確毫不關心。再來,更要打破一般人錯誤的刻版印象與迷思,首先,慢性疾病是富有國家才有的問題,關於這點,我們可以看到圖表,發現因心血管疾病(cardiovascular disease)而死亡的分布比例,其實很類似,所以慢性病並非是已開發國家(富有國家)的專利。第二,慢性病是老年人(elderly)才會有的疾病,根據2005年的WHO報告,死於慢性疾病的人有1/4是小於60歲。

不僅於此,對於已開發國家,為什麼會這麼注重感染性疾病,文中內容更是揭露歷史經濟因素。從1900年以降,已開發中國家的疫苗、衛生環境的改善和抗生素的使用,讓感染症的死亡率大大下降,所以這些國家很自然就把相同的想法移植在他們對外援助的策略上。再者,這些大筆的國際醫療援助資金,對於疫苗或是抗生素市場,也是非常誘人的市場利潤,這是我之前沒有特別注意到的。

最後,最實際的問題,也是之前我在進行募款有想到的,那就是明星抱著愛滋寶寶的圖片,絕對比一個罹患高血壓的中年人來的具有吸引力,更容易誘發惻隱之心,而一般人也很難預見這位中年人5年、或10年的預後,也更難看到他可能是家庭裡唯一的經濟來源。

這篇文章的內文不長,但卻語重心長,用簡單數據和內容,再度呼籲大家重視低收入國家中,慢性病對人民所帶來的衝擊與影響。我很開心自己的觀察和反省,原來早就有人注意到,這也是關心國際衛生議題的朋友們應該重視的趨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