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日的隔一天

2004年4月24日 離實習結束五個禮拜

今天是我25歲後的第一天。天氣陰涼,涼風不斷的從窗口吹進來,突然之間會讓人家覺得好像還停留在冬天的錯覺。有好段時間,沒辦法靜下來寫Blog,總覺得七月底的考試像個鬼魅似的在腦海裡盤旋,黏地甩不開….

生日,是一種放肆的藉口,就是可以輕易的原諒自己,讓自己暫時跳脫某一種情境或是束縛,但是人總是要回到現實。四月份很快的就過去了,想想看我已經 大約足足快三個禮拜沒有接觸過病人,或許說很久沒有扮演「醫生」這個角色了,發現自己心中有種竊喜—不是那種別人在工作你在衲涼的偷高興,而是有一種好像 暫時放下重擔的感覺,前幾天正式把聽診器放到抽屜收了起來,雖然還沒畢業,但是這是我對實習醫師生涯結束前的宣示,有一個階段的結束和一個新旅程的開始, 好像比較有種脫胎換骨的感覺吧!

有種恨不得買很多高容量的記憶卡,據說現在已經有Giga級的記憶卡,可惜的是我腦袋沒有相對的卡槽可以使用,這下子七年的東西要一口氣裝進已經使 用了二十五年的大腦裡,還真的挺不容易。這星期下午都在學校上課,或者應該說是「國考複習衝刺班」,聯想起七年前考大學聯考時,不是也有人去參加什麼考前 黃金衝刺班之類的補習嗎?我終於發現我們這等「讀書人」原來兜了這麼久的圈子,結果竟來還是再做類似的事情,仔細想想,看來我還是被這種邏輯和生活模式給 掌控了。然後,在發現25歲的年紀,竟然還沒有正式參與過整個社會的生產勞動……果然是還沒出社會的「年青」小伙子。

一直在尋找一種感覺,一種可以作醫生的強烈原動力。其實,這是一種懦弱地不敢出走的積極表現,就像最近看的日劇「心靈感應」中的男主角在想說要不要 當醫師的時候,也突然驚覺自己除了當醫生外,其他還會什麼呢?畢竟我也是個「專業人士」阿!或許,當個職業醫師,不需要有那麼多理由,畢竟人還是要吃飯, 還是要生活。誰叫西波克拉底在以前就替醫生留下了神聖的醫師誓詞,到現在還是讓我困擾不以呢!

看來在這裡爬爬格子,已經成為抒發的一個窗口,一種將腦中的千萬種思緒幻作不同形式而釋出的方法。朋友昨天打電話來,說接到了玉里醫院的來電,問她 要不要去申請精神科的住院醫師,決定一起同行去看看環境,去看看陳豐偉醫師在那邊的工作環境,當作是對我自己在這麼煩亂畢業前生活的一種治療方式。

決定還是要好好寫Blog,然後在生日過後也要讓生活秩序回復到正軌。下禮拜要驗票;520總統要就職;入閣名單熱的發燙,外面的世界真的是瞬息萬變,我得收拾好我的裝備和心情,在二十五歲的時候再出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