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經病還是精神病?

上個開始在精神科落腳,日子過的很快,轉眼一個月就過去了。現在對精神科的認識,跟以前比實在有天壤之別,學生時代在精神科只有短短的兩星期,連走馬看花都稱不上,相關的知識甚至貧瘠到,連psychiatry和psycology的不同都有點迷惘!直到今年的10月份,開始真正的接觸精神科的病友,接初診、跟學長姐看急診,才對精神科才有較全面的認識。

對於精神科的想像和輪廓,大都來自週遭精神科訓練背景的朋友,想像精神科是一個以人文主義面向為主的科別。想像精神科就像陳永興醫師一樣,有一輩子照顧精神病患的關愛情懷;像Roach一樣為精神病患爭取人權和反對污名化的正義之聲,後來我開始發現,這大概是井底之蛙的見解罷了! 

精神科的病房裡,大致有Neurosis和Psychosis(精神病)兩種病床的區分。Neurosis通常包括一些憂鬱症(depressive disorder)、雙極性情感疾病(bipolar affective disorder)或是特殊人格(personality disorder)的病友;而Psychosis則以精神分裂症(shizophrenia)為典型代表。精神科的住院醫師,通常都比較喜歡處理Psychosis的個案,對於neurosis的病患,通常是盡量敬而遠之,畢竟這類的病友,通常不會只有單純的「疾病」問題,通常糾結許多社會環境和個人特質因素,一方面醫學對這些社經因素本來就不擅長,二方面個人特質又不是短期問題,除了藥物要下的夠重,最重要是如何用細緻的會談技巧和旁敲側擊的方式來「解決」病友的困難,其實還稱不上解決,我覺得是讓當事人抒發情緒(catharsis)還比較恰當。至於精神分裂症,其生物性醫學部分明確,而第二代抗精神藥物的出現,更讓精神分類症的治療上,在初期更是以藥物治療為主軸。

畢竟,大家系出同門,生物醫學,germ theory、乾淨俐落的pathophysiology(生理病理學),仍是我們的最愛,也是我們最熟稔處理的部分。至於病患人權、病患家屬負擔或慢性精神病患的長期照護問題,似乎不是「醫學」首先要處理的議題,只居於次要或非醫生的專業範圍內,至於精神科住院醫師,對於精神分裂除了生物醫學的了解外,關注面向還包括哪些,這我倒還沒有比較深入的認識。

生物醫學日異發展,對於充滿謎樣問題的大腦神經,人類窮盡力量去發堀其中奧妙,而精神和神經的分野,似乎也不再那麼一刀兩斷區分開來。有精神科的同事跟我說,精神科要處理的疾病,原本只有精神分裂症(schizophrenia),其餘的neurosis,特別是精神社會生物(psycho-scocial-biology)因素糾結的人格疾患,根本只是社會潮流下產物。仔細想想,這大概也是人類對於醫學過於依賴的想像,或是過度醫療化(medicalization),把一些不合於社會主流特徵的人硬生生放入醫療系統,而這些不屬於任何專科,也沒有明顯生物醫學缺陷的人,最後只能到精神科來流浪。或許有一天,到底是精神有病,還是神經有病都會殊途同歸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