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革命校園系列 Ⅲ

民國九十年,第七屆的會長林仲樵(醫學系二年級)走馬上任,這次是在兩組人馬的競爭下脫穎而出。令人惋惜的是,類似的劇碼再度上演,在暑假期間校園
所有的硬體設施在學生毫不知情的狀況下,做了巨大的整容手術一般的大改變,在這次學生普遍的吃驚與不解下,在電子佈告欄(BBS)上卻看不到會長的任何動
作與聲明回應,在外靈藥─時間─的治療下,大部分的學生又再度發揮無脊椎動物的超高適應力,選擇了習慣與遺忘,習慣的是如此善變的環境和無力的學生會;遺
忘的是據理力爭的基本權利和關心公眾事務的正義,前者使學生會喪失了全體學生的自主性與代表性;後者更是加深了校園議題的冷漠程度,致使後來新會長上任沒
多久便出現收取會費的爭執。會費要不要收呢?學生會費從以往在註冊單上強制收費到後來變成只針對一到三年級收費,一方面擔心收入不足支付「活動」,二方面
有遭受到學生會步向社團化的事實影響而模稜良可,所有的會務也因為定位不明,而明顯的疏忽怠惰,例如常看到BBS上有人呼喚會長盡速處理事件的文章,但藉
社團之力辦了吉他演奏會和文化週活動,可惜沒錢補助辦舞會。至此,學生會可以說是更進一步的自廢武功,棄維護權益的天職於???,完全扮演被動的角色,不
但無法有效解決一般學生的生活小問題,甚至也無任何政策性的決策或活動。這一學年才剛開始,舊時代的學生會面臨突然變貌的校園所延伸出來的諸多問題,譬如
進出宿舍的動線、燈光等,在事前不但不受邀討論,甚至連被通知知會的資格都沒有,而事後軟弱的不作為,讓身為學生龍頭的代表性蕩然無存;而收取會費的爭
執,將原本設計成是與校方平權的學生會,自動降級為課外活動組下的社團性質組織,所以,這一年度裡,學生會沒有什麼基調可言,而正式成為傳達校方訊息和承
辦活動的單位。

民國九十一年,第八屆會長溫培宏當選。相對前一屆,這屆的會長可以說是展現出很強烈的企圖心,在暑假間會長完成了特約廠商購物的優惠合約和寄發入學
新生的學生會簡介。學期一開始會長就跑了體育組、生輔組,並和師長有約座談會,大致上呈現出新官上任時的衝勁與幹勁。承接上年度的「社團化」遺毒,一上任
馬上就遇到會費收取的問題,由於需要經費辦理星韻獎、舞會和耶誕傳佳音等活動,所以學生會正式公告只向有意願的學生收取會費,而有繳交會費者擁有優待卡可
獲得較多的優惠待遇,而學生會也承諾將確實落實「會員制」,當然這樣的宣告馬上引起新生對於繳交會費的疑慮,如果加入學生會的目的是得到一些活動優惠,每
個人是否可以自願放棄這種「權利」?依學生會章程,若為會員便有義務繳交會費,但是此時的學生會體質已經不是自治政府組織,而是一個社團體質的半自治組
織,而此時此地,學生會正式宣告放棄政府自治性質,確真落入課外活動組管轄下的自治社團。有理想性的領導人總是想引起大家的注意,想在這個殘破不堪的病夫
身上下重藥,所以在初步解決會費的問題後,變積極著手從事計劃各式各樣的活動。為了會務的方向,筆者也曾在BBS站上有些論戰,可惜多半的意見仍是停留在
有活動才能吸引學生的注意,進而才能強大學生會的論調居多,而不願將大部分主力留在學生權益部門,雖然電影撥放、星韻獎和各式的傳情活動等可以順利舉辦,
不過在處理權益部門的相關部分也就顯得較為欲振乏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