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方主義-Ⅰ

"orientalism"東方主義,這本書已經忘記是哪時候買的,大概是因為開始接觸原住民後,對於文化不對等的權利關係感到興趣,再加上這本書的書名也讓我很好奇,到底西方世界對東方的想像是如何。不久前,愛德華‧薩依德(Edward W. Said)去世了,但是我仍只讀過大約40%的內容,這次還特別裝箱帶來了聖多美,希望在這段期間內,可以好好的消化,也能夠藉此書反省一個文化,如何利用各種手段,把一個異於自己的文化作規範,像列入百科全書式的蒐集、研究,然後納入屬於自己的知識庫。如果要嚴謹的介紹這本書,還需要作很多功課,而比我更能以專業角度作摘錄的人想必是大有人在,所以就我所讀,和在異國接受到的經驗來作互相參照,以一個「非學院式」的讀者角色,看待這本東方主義。

在本書所提及的東方,是特別針對英—法—美的阿拉伯和伊斯蘭的經驗,所以像印度,日本和中國不在這本書的討論範圍內。

東方,已經不再是一個地理區域的泛稱,對於西方世界來說,東方作為一種參照對象,可以幫助西方世界的自我界定和示明。東方世界的產生,除了因為它「實在」的存在在那裡,主要是透過有關「誰是或什麼是東方」的概念,由經驗實體、政治意識(例如旅遊、殖民)等,從基本地理學的描述,進入到心裡學,社會學、語源學的範疇,薩依德稍後會利用許多的文本(例如歷史事件,文學作品或學術論作)來作參照。

至於東方主義的的興起,從十八世紀末、十九世紀初的東方文學,經過拿破崙於利用文本和一大群東方專家一七八九年爭討埃及,然後正式成為一套專門知識。但是東方主義的運作方式是制約的,它終究是對現實世界的一個政治觀點,其根本結構原來就是要鼓吹「差異」—探討歐洲人經驗範圍以外的異類。而東方主義作為學術的一環,已經不只是純粹知識,已變成了政治知識,而這個領域的政治重要性,主要來自他與政治社會中可索求的權利來源之親密性,和其內容部分可以轉變成經濟術語。難怪,政府部門裡有一大堆什麼中東專家、區域專家之類的人,雖然可以作為純學術的部門,但卻不能避免的扯清其這政治考量。

我想,東方主義的思考邏輯就是斷然的二元論,把世界分為東方與西方,往往這樣的區分,都是不如預期中的理性,這種通則化的斷然區分,到最後不但侷限了不同文化、社會的邂逅,甚至兩方的差別更為極化。但是這裡只的區分是因為透過「非我族類」的負面思考所產生的集體認同,跟我認為的區分出不同的族群(血緣或文化)應該是不一樣的。

東方主義作為一個學術領域,跟其他的研究領域,畢竟是有很多的不同。例如,歷史學家是站在現在,研究人類的過去,但是東方主義包含的內涵,不只是特定的地理區域,也包含了社會的、語言學的、政治的乃至歷史的現實等等,這樣的本質可以從兩方得到例證:一是跟東方主義被後的帝國主義的曖昧;二是東方主義所蒐集的精確的有關東方世界的細節。

所以,歐洲人對於東方的經驗,是想像的,是受限於文本的,譬如旅遊、歷史、寓言、刻板印象和征戰衝突。所以當接觸到遙遠異國的文化時,看來反而熟悉,而不是陌生,因為每個人在生平第一次遭遇東方新鮮事物時,參照的是那些東方主義版本的「陳舊」內容。為什麼說陳舊呢?因為東方主義學者,把東方放在過去,認為東方的輝煌時代,精華時期是在過去,

對於他們所遇到的新事物,都被東方主義專家認為,如果不是「原本就有」,就是「重複以往」,所以東方在他們的描述裡時態是無時間變化的。

書中提到:把異國的事物馴化,為己所用,當然不是特別值得爭議或指責。因為所有的文化,包括所有的人際之間,都會發生這種事。但是東方學家心智活動的操作方式是:專家設定的真實,就像任何一位歐洲人在東方感受到的真實;更重要的事他們劃地自限,用有限的東方主義字彙和想像,自己限定結果。這個例子,最明顯的就是西方世界接受伊斯蘭教的過程,影響基督徒如何認知伊斯蘭教的關鍵,就是把基督教和伊斯蘭教作類比,而出現了許多著作的評論都是—伊斯蘭教只是走錯方向的基督教版本的類似結論。

結果是歐洲人主動的替東方找到了發言人,也找到了詮釋方式,他們把一個複雜的東方世界,化約成適合他們西方人觀點的、有限的形體,不論是東方、東方人、阿拉伯人、伊斯蘭教徒、印地安人或是中國人,都使屬於二元論中的「落後」方。接著東方主義也就進化了,從原本只是一個研究領域,具有政治附加價值的東西,變成了一個封閉領域,也是一個附屬於歐洲的舞台,所有東方的歷史、文化背景,都在這個舞台上重先被詮釋與再現。

所以摘錄一下書中提到的東方主義是什麼?
1.東方主義是用來形容西方對東方研究方法的一個類型名詞。

2.東方主義就是東方被有系統研究的一種學術規範,東方被西方當作一個學習、發現和學術研究的對象

3.東方主義也用來指涉西方人在談到東、西這條界線時的集體夢幻、印象和使用的字彙。

4.一種地緣政治意識的分佈與流佈而進入到美學的,學術性的,經濟學的,社會學的,歷史學的和哲學文本中;他不不只是一種基本地理學區分之推演,也藉由學術發現,語源學的重建,心裡學的分析、地景和社會學式的描述而有的一系列「利益」的建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