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Memory Of 妮妮

妮妮的最後一眼

上星期四(2013/11/14),妮妮突然大吐血,整隻貓一點精神也沒有,抱起來的時候,我們感覺突然之間瘦了好多,其實我們都知道情況不妙,在這當中我們心慌意亂緊急地送妮妮到診所就診。

印象深刻:醫生說她嚴重脫水,抽血檢查時,離心後血清用肉眼可見就是明顯的黃疸,白血球高達2萬多,ALT正常,Cre正常,T-Bil:3 mg/dL,AKP升高,不論病因如何,這都是一個危急的狀況,我們只能期待在抗生素的支持下能夠安全度過難關,或者,不要有痛苦的離開。隔天(2013/11/15)早上,我們接到獸醫師的電話,妮妮已經於當日約清晨三點多離開了我們。

妮妮一路上陪伴著佳芳和我,一路從情侶走到新婚夫妻,跟著我們從租契的台北南京東路頂樓加蓋,到景美的頂樓加蓋小屋,然後再搬遷到我們在台北縣中和的租屋處和新家,跟著我們迎接Emily與Alice的誕生,還跟我們一路從台北搬到新竹的兩次醫院宿舍,最後終於落腳在我們新竹的新家。妮妮來到我們身邊時,是一隻剛受虐過且極為營養不良的兩歲貓咪,花了一年的時間,才習慣與佳芳接觸,又再花了一年的時間,才讓我可以跟她近距離觸摸。她就像高雅的貴夫人,腳肉墊總是那麼粉嫩,總是保持著乾淨,即使貓砂再怎麼凌亂,她總是能出污泥而不染,並保持她高雅且優美的姿態。

DSC_0899優雅的妮妮

妮妮大約九歲,不算太老的年紀。我們一直以為她可以陪伴我們更久的時間,來到新竹的新家後,在Yoyo的陪伴下,她再也不是孤單的一隻貓,雖然幾乎差距了八歲多,以阿嬤的年齡跟Yoyo相處的生活,仍可以看到她的活力充沛且活潑。大概是緣份到了,妮妮選擇了一個乾脆、不拖泥帶水,也沒有漫長折磨的方式離開我們,只是對我們來說仍是很大的衝擊。Emily天真的說:妮妮老了,然後就死掉了,所以爸爸媽媽老了也會死掉,然後上天堂,這樣的生命教育可以說既自然又生活化;兩歲多的Alice仍是懵懵懂懂的說:妮妮死掉了!佳芳和我還是傷心了一會,但是我們跟Emily和Alice說:因為我們平常都對妮妮很好,我們會傷心,但不會遺憾!

DSC_1017DSC_0739妮妮要走的那一個晚上,沙啞的喵喵聲,只有在佳芳的懷中,似乎才可以受到安撫,感到安心而無力的窩在佳芳的胳臂中,妮妮或許也知道自己快不行了,透過最後的機會再跟我們道別。那天晚上,家裡的每個人都跟我們這位家裡的老成員珍重再見,雖然隱隱約約感受到不安,但是仍給上我們最大的祝福。隔天近中午的時候,我在健檢中心看診的時候,接到佳芳的電話,妮妮也經在夜間離開我們!我們知道:妮妮應該捨不得我們接受她折磨的痛苦,而選擇了讓她自己跟我們道別的這個方式。

Yoyo在妮妮離開的這個禮拜,表現的有點焦慮和緊張,夜晚的時候常常自己一隻貓躲起來,似乎找佈道妮妮阿嬤而有不安全感。在隔天我們去獸醫院接妮妮的時候,妮妮躺在籠子的往生被裡,家裡的每個人摸著她已經冰冷的身體跟她道別,也承諾我們會好好的照顧Yoyo,希望她可以當一個快樂的貓天使!

謝謝妮妮這七年多來的陪伴,從台北市到台北縣,然後又到新竹,見證了我們的愛情出遇、開花與結果,我們會繼續讓Yoyo幸福和快樂!

妮妮,珍重再見,掰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