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搬風:搬家這回事

搬家,真的不是一見簡單的事。

老婆跟我已經搬過了數次家,第一次是從台北市東區的公寓五樓,搬到文山區的六樓頂樓加蓋,然後一年後又搬到中和的公寓五樓,半年後再搬到中和自己的二樓家。在台北,我們總共搬了5+6+5+2=18層的高度,這四次搬家,除了包貨車負責新舊家之間的載運外,其餘都是親朋好友的徒手幫忙,特別是之前一同在聖多美服役的同袍CocomoMarcos的參與,依稀記得他們倆在搬沙發時,因為表現傑出,還被鄰居詢問是那個搬家公司。

 

在二樓的中和家,老婆和我住了我們在一起一來最久的三年,途中有EmilyAlice的加入,Emily也從小奶娃,變成一個伶牙俐齒的小朋友;Alice的出生,則是我們台北暫居休止符的前奏曲。但是這次搬家,是離開大台北地區,前往50多公里外的新竹。

 

從自己的「家」,搬到另外一個「家」,不論是要搬的東西,或要處理的雜物,論質或論量,都不容小看。另外,再考慮人的移動,包括我的上班、上課,小朋友也要轉學和換托育中心等等,所以這次的搬遷,格外的辛苦,時間也花的很久。舊房子要打包,新房子也要清掃,原本想說只是宿舍,也就將就將就,但是住過自己的家後,雖然只是委身一個暫棲之地,但是卻很難回到以前學生時代,只為了隨時要搬遷而將就。拜訪了IKEA,為我們的寶貴書籍,買了許多書櫃;為了可以在客廳一起看書,買了餐桌;為了可以讓老婆在廚房游刃有餘,購進紮實的中島桌,當然還有客廳的茶几、有十年保固的沙發、可以擺放電腦的工作站等,不過這些都還好,而是這次搬家,我們又搬到五樓。

 

舊宿舍的狀況,比不上中和家,老婆想說壁癌、牆壁粉刷都自己DIY。接著,老婆跟小舅子學了怎麼清壁癌和油漆,然後真的動起了手,雖然我有碩論口試的護身符,但也是加入DIY行列。這當中最重要的心得是:專業的事,還真的不容小覷。之前想說用補土,填滿牆壁上的小洞不困難,但沒想到遇到比較大的缺口時,再怎麼弄,都很難弄得平整,而且一道道的防水步驟,其實也頗複雜。如果一次作一件事情,那倒是還好,但是老婆得要回台北處理舊房子,在新竹弄新房子,接著還有趕著接EmilyAlice的下課時間,可以說是多處奔波,疲於奔命。然後從中和家搬來的東西,一箱箱的堆疊起來,也非常嚇人。至於從中和家搬來的電冰箱、洗衣機這些大家電,更是讓我開了眼界,別先說五樓累不累人,光是大電冰箱要怎麼兩人合力,從一樓徒手搬到五樓,就是一大挑戰,當然還有夏天的溫度,也是讓人汗流浹背,氣喘吁吁。

 

說道這,不得不佩服老婆的體力和毅力,在往返台北和新竹間,她可是利用我上班和上課,EmilyAlice上學的時間,自己拼命搬了數十回以上,獨立一人搬了總共是7層的高度,我光想到就是手軟,親自搬了幾趟後,更是手酸腳軟,令人負荷不了。即使我們叫了三大車的貨車,也都還搬不完我們的東西,對於這幾年,我們倆個人的物品再加上小朋友的東西,即使已經丟棄一些不藥的東西,數量仍多的難以估計。更恐怖的是,我們又得從熱烘烘的頂樓,再往下搬一層,雖然剛把許多書櫃上架,不過在頂樓的樓層,在酷熱的夏天,冷氣再怎麼吹,還是頗為悶熱,有種想要買冰塊回來抱的衝動,為了日後的居住品質,還是咬著牙繼續搬家,所謂的醫則以喜,一則以憂的心境,莫不過如此。

 

從五樓到四樓,難度比之前從中和搬到新竹少的多,不過我們還是找了搬家師傅,幫我們移動大件家具,如電冰箱、沙發、書櫃和洗衣機等,同時間又去IKEA把電視櫃和衣櫃補齊,到此為止,家裏可以說是徹底的IKEALization。最近看到院內的某公文,上面把我們現在住的宿舍,有想要規劃成其他用途,雖然心涼了一會,不過對於以前有住過自己「家」的人,要再回到以前「宿舍」的住法,還真的不容易,這是不是所謂的有奢入簡難的道理呢!?

 

不過,從這次的搬家,倒是有些小收穫。不論是牆壁的補土,或是徒手搬家的過程,的確讓我見識到「勞力專業」這回事。想起以前,有人對於油漆師父處理一面牆,或是水電師父處理水電時,不能理解為什麼會這麼「高價」的狀況,其實是自己的「傲慢」,這跟有些民眾到診間來作醫療諮詢,離開時若是知道要付診療費和掛號費時,就氣噴噴的抗議或投訴,根本就是一樣的事。雖然,可能還是有人在這些過程中,被敲了竹槓,但一開始就抱著「質疑」的心態,仍然是傲慢和對專業的不尊重,而且是出於「萬物皆下品,唯有讀書高」的遺毒。

 

總之,搬家這回事,真的很辛苦,沒有人喜歡三不五時就搬家,但是搬這趟家,雖然到現在還沒整理完,但卻讓我們夫妻倆學到不少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