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成就每一個孩子:從教育反思醫療現場的人文關懷

More about 成就每一個孩子最近閱讀了陳之華的「成就每一個孩子」,突然發現台灣教育和現場所面對的問題,與我們醫學教育和第一線醫療現場所遭遇的困難,簡直是如出一轍,也讓我對教育與社會的核心價值,又重新思考了一番。

在醫療現場,我們一直希望建立「以人文關懷為核心」的中心思想,這也是書中所談到的教育本質與訓練核心。所以,民國100年,醫學生畢業後在專科住院醫師訓練前,必須進行一年的一般科訓練(PGY; post-graduate year),雖然目的是實現以人為本的醫療照顧,但在某種程度上,卻反應我們教育普卻缺乏對「人」的關懷,如此的窘境,及使歷經國中小、高中到七年的醫學院教育後,依然欠缺。 » Read more

天大的謊言,醜惡的嘴臉


最近苗栗大埔事件,真的讓人看了是忍無可忍,雖然我不是在地人,也不是農民,但這段時間,看到推土機開進稻田,又想到去年劉政鴻毫無預警地剛推倒古窯,今年六月九號又安排怪手毫無預警地開進稻田,實在難忍什麼都不說。

當二十台以上的怪手,猶如六四天安門的坦克,毫不猶豫的開入稻田,再動員兩百人的警力阻擋民眾,真的會很難想像這真的是在台灣嗎?是在民主國家的畫面嗎?在這之後,吳敦義只對苗栗大埔的事件表示:程序不錯,過程差了一點,所以美中不足。他沒有提得是,98%的地主之所以繳交土地權狀,只是因為沒有選擇中的選擇,招開公聽會的時候,政府靜悄悄,要叫人繳交土地權狀時,可是雙掛號急送到府,這程序還沒有問題嗎? » Read more

善終評估不是評估善終

最近回病房時,有學妹這麼問:善終評估的存在是為了什麼?因為善終評估,總給人有種彆扭的感覺,似乎評分太低,反而有照顧不週到的壓力;但評分太高,又覺得的往自己臉上貼金,灌水膨風。總之,這種感覺,似乎每個人都會遇到。

我覺得有句話很受用(忘記從哪位前輩那邊聽到的心得):到底是病人的善終,還是我們自己的善終?抱著渺茫的痊癒希望而往生者,難道就不符合善終嗎?即使那機率跟去賭博要成為億萬富翁的一樣低。那為何知道病情,了解末期,卻是善終的重要條件呢?我想:自始至終,這都是我們自己的執著,因為執著達到與否,又加上前述的心理矛盾,讓這樣的過程,往往讓自己都覺得彆扭或不舒服。 » Read more

【電影】台北星期天(Piony Sunday)

Piony2-台北星期天
趁著Emily回三峽阿公阿媽家,老婆和我難得有機會可以「出門」看電影,所以我們決定去光點電影院,要看首映(May 7, 2010)的台北星期天(Pinoy Sunday),沒想到首映座無虛席,票已受磬。索性買了今天早場的票,週末的早場電影,人總該比較少吧!先說電影播放結束後,導演何蔚庭現身,與觀眾來了Q&A與互動,也算是我們的意外驚喜吧! » Read more

【閱讀】跨國灰姑娘-當東南亞幫傭遇上台灣新富家庭

More about 跨國灰姑娘在街上、在醫院、在安養護機構,其實我們都跟他們距離很近,多數人都習以為常,以為經濟進步,人工昂貴的現代台灣就應該如此。金髮碧眼的人我們覺得是老外,黃色或黝黑皮膚的人我們稱為「外勞」,你沒有覺得很奇怪嗎? 在醫院、養護機構或去家訪時,常遇到外籍看護,就算不看數據,我都可以強烈的感受到他們對於我們老人、殘疾照顧網絡的重要性,但似乎很少人嘗試去了解他們。之前閱讀過顧玉玲寫的「我們—移動與勞動的生命故事」後,總算讓我對他們的故事有更深的了解,也開始關注TIWA (台灣國際勞動協會)。全球化的浪潮,其實沒有讓我們的疆界彼此打破或模糊,反而因經濟不平等,被迫跨國界移動的移工,反倒讓我們台灣人出現焦慮的劃清界線慾望,還記得去年底在蘋果日報上,台北縣勞工局刊登的廣告,雖然要宣導「合法僱用」,卻把外籍移工比喻成「棋子」和「遙控機器人」,真的是不把人當人看。 » Read more

醫生是不是真的說不得?

最近洪蘭的一篇評論,讓醫界沸沸洋洋,但這個事件,讓我們看到什麼?從我周遭,我發現很多「專業」的醫生,不知道甚至沒聽過「洪蘭」是誰,光是這點,就證明我們醫生真的是很封閉的專業團體。

先說說人家的不是吧!我同意前台大醫學院院長陳定信說得:「有話可以拿到會議上討論,不應該隨便對外表示個人意見」,畢竟頂尖的醫學院,任誰都猜的出來,而身為評鑑委員,對媒體發表這樣的結果,的確在職務的保密原則下是有爭議的。另外一部分,晨會查房時的穿著,洪蘭的批評或許也不全然符合事實,這都是洪蘭原文中,比較不妥當的部份。當然,有社論說洪蘭倚老賣老,看不到年輕人的優點,搞不好當年讀中國海專的郭台銘,也上課睡覺、啃雞腿、蹺課和混彈子房,更是點出前輩對於後生晚輩永遠看不順眼的老學究心態。況且,學生在教室啃雞腿、吃泡麵,從另類觀點解釋,難道不是因為老師上課太精彩,所以捨不得離開嗎? » Read more

Morakot-八八水災我的記事

8/6晚上,我行經二高和78號東西向快速道路從嘉義回虎尾宿舍,路上有一兩段路大雨滂沱,雖然到了虎尾時,只有細雨,雖然已經開始感受到颱風的威力,那時候我心中只想著:明天游泳池大概不會開。

8/7早上,我去看診的路上,風勢明顯變大,依稀中記得收音機裡的災情不多,還報導著Facebook當機的消息。中午下診後發現室外的風已經吹著劈哩啪啦響,高鐵和臺鐵下午全部停駛,我硬著頭皮第一次搭日統客運從虎尾鎮回到台北市。路程的風雨如何,因為路上昏昏沉沉的,早以不記得,但是兩個小時45分鐘後,當我踏出車門,在台北火車站附近下車時,卻發現只有濛濛細雨,風也不及中部的大。夜裡,雖然台北市政府突然政策大轉彎,宣佈停班停課,不過隔天我還是如常去看了自己的門診病人,也發現台北天氣出乎預期的「好」,來看診的病人比預期的颱風天看診人數來的多,甚至還有不少人來看健診報告,我心理想著:又是個虛弱的颱風,不過應該可以帶來足夠雨量,以解水庫的乾竭。台灣過去又不是沒有遇過颱風,誰都沒想到,這時候驚人的雨量不斷的在中南部堆積…. » Read more

生命的感動:閱讀「超越語言的力量」之後

更多有關 超越語言的力量 的事情「那也叫做治療嗎?病人還不是一樣會死!」。

很多時候,病患本身、家屬,甚至是醫療專業從業者,都會有這樣的質疑。雖然安寧緩和治療在台灣已經發展一段時間,但即使在醫療領域裡,這樣的聲音從來沒停息過,也些時候我感受到:在醫院裡安寧緩和逐漸成為不可或缺的「專業」,是因為原本的醫療已經無計可施,所以要讓病人有地方可去,並非所有醫師都認同安寧療護的積極療癒意義。如果你沒聽過安寧療護,也不了解藝術治療,或你是安寧療護的同道,那麼我要推薦你一本書:超越語言的力量。 » Read more

從近期新聞看醫療現況:從波波,馬偕到醫學院新制

馬偕醫學院招生打著第一志願就讀,學雜費比照國立大學,優先錄取的口號,馬偕醫學院今年可以招生了!小小的台灣島將會有第十二家醫學院,每年總招生人數仍維持一千三百位醫學生入學。最近醫界的新聞還真不少,波波住院醫師風潮醫學院改制等等,彷彿近來的金融海嘯,醫界似乎也面臨許多改變或挑戰。

台大醫院外科部招考了一位波蘭醫學院畢業的外科住院醫師,爾後在人事會議中被刷下,也正式讓本土醫學院和醫療市場,正視台灣三萬八千多名執業醫師中,有2.8%持外國醫學院學歷的現況。面對全球化,甚至可能會開放的大陸學歷認證,回台的波蘭醫學院學生,只是凸顯為什麼有人想要處心積慮的進醫學院當醫生,父母的期待是什麼?是理想、經濟或社會地位?又為什麼大眾會如此期許?而如何透過考試制度,確保國內外醫學生都有足夠的臨床能力,可能是擁有12家醫學院,越來越多自國外回國醫學生的台灣醫界,必須深思的議題。但,這些事件,不論是對國外醫學院的品質懷疑,或建立有效的醫學生考核制度,這都是我們面對來自本土外競爭時,我們對目前醫療現況的焦慮和擔憂。 » Read more

爭一口氣:健檢的得與失

chest今天的公視獨立特派員,有個單元叫做「爭一口氣」,講的是一位台南縣民眾,年年體檢,在距離最近一次包含胸部X光健康檢查兩個月後,卻發現自己是非小細胞癌的肺癌末期。

對於負責醫院找不到過去連續幾年的X片,的確是非常不合理,最後走上訴訟一途。我看到他們舉證的X光片,民國95年和96年的確有明顯差異,但是對於一般民眾,要進行專業的醫療訴訟,真的是很辛苦。該醫院的作法,從病歷不保存,到請不知名公會的人員,騷擾案主,都爭議很大,甚至不合法,不過我看到的卻是另一個「健檢熱潮」的迷思。 » Read more

1 2 3 4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