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燙的新聞有夠煩!

拜台灣媒體「發達」,上班時經過捷運站有中國時報和聯合報的贈閱報,到上班地點又有全版報紙,一大早還不忙時,通常都瀏覽過主要的新聞內容。自從李泰安被聲請羈押後,馬上急流勇退,大半個版面都被趙建銘和泛藍推動罷免的消息給佔滿。

最近發現報紙的另種功能,除了追蹤報導外,提供了意識型態的抒發管道,有人看報看的越生氣,但又似乎覺得他們越開心,一股忿忿不平的憤怒稍獲安慰。只是不滿和憤怒中夾雜的情緒,其實很複雜,從台開內線交易到駙馬爺收押看守所,都可以扯到台灣人不適合民主政治,甚至緬懷過去威權統治時代,原本是兩碼子完全不同的事,卻被不滿的情緒和亂攪和的媒體給扯在一起。可憐的是,失望的民眾憤怒失控燒車;得意的民眾得意洋洋說早不應該讓扁當總統。打開電視,看到晚間六點新聞,詳細「追蹤報導」簡水綿的帽子哪裡購買,顏色和樣式,我差點沒暈倒。只不過這次還賠上台灣名聲,BBC網路上寫的「ignominious retreat(可恥的隱退),也提到身為打擊過去惡名昭彰的貪污政治代表,竟然也捲入紛爭裡。這次真的是賠大了!

看到OJ寫的「悶啊,中時」,也是身有感觸。這時候出聲的,雖然攻擊目標一致,但目的實在複雜,很多人忙著上節目,寫文章,彷彿這塊島嶼上沒有好事一般,難怪OJ看的這麼悶。厲害的是,民主的力量還在,每個人還是努力上班,案子還在偵辦,股市指數大跌後還是有反彈空間,其實我不是那麼悲哀。

事情還是要作,只不過真的快被這些發燒新聞給煩死了!

「瘋」閱讀

人是閒不得的,休息一陣子後,就會很想「動」,我這邊說的動是抽象的,不是說非得東奔西跑,或是去旅行流浪天涯,而是對於無所事事會有一種焦慮感,不知道是被制約了還是說天性不安分,總是希望手邊有事情可以繼續忙下去。

"FreeBSD"在七月前的這段時間,到現在為止還算順利,大致上還在自己想像的掌握中:真的花錢花時間去學西班牙文,開始注意零碎的生活支出,體驗一個都市叢林中小小上班族的生活,不巧的是台北有到處隨手可得的書店,每次路過若是忍不住誘惑,都會不自主的駐留,更慘的是荷包不是變小,不然就是信用卡中又多一筆消費。印象中上個月跟女友去誠品在信義區的旗艦店,逛完二樓後,我們便落荒而逃,因為走的時候我們手中已經多了一袋子的書,狼狽的相約五月份的時候才可以再踏入這個恐怖的地方。

在捷運往返通勤中,還看了不少小書,不過也不便宜,每次來回也要56塊,這樣的閱讀費算下來一個月也不便宜呢!看的書的確是雜的可以,唯一的共同點大概就是跟醫學通常沒有什麼關係。不知道是刻意逃避,還是真的太沒壓力,每次翻到醫學書籍,到不是覺得索然無味,但有一種無法持續下去的感覺,只不過隨著日子距離七月一號越來越近,對於醫學知識貧乏的焦慮感似乎隨之高漲。

看看手邊尚未寫完筆記的「瑪土撒拉的密謀」,在捷運上看的「集體失憶的年代」,進行到一半的「海邊的卡夫卡」,還有下一波想要嘗試的「彼得‧度拉克的管理聖經」,這種混和的口味,我以前不曾體驗過呢!不過,我覺得最近的一項創舉就是跟著大學同學BP在學習FreeBSD

我是一個網路的重度使用者,除了玩玩Blog外,還有閱讀不及的RSS訂閱,這大概都是從實習醫師時代養成的習慣,從那時候開始就開始注意到除了熟悉的WindowsIE外,發現原來還有FireFoxLinuxOpenoffice之類的東西,所以開始也為這種Free Soft Ware感到著迷。雖然屢次想要從windows跳船,但似乎都有點不得其門而入,恰巧遇到這個時間點,有人願意教我入門FreeBSD這等黑底白色的終端機文字管理系統,還真是幸運。

不少人問我:學西文和學FreeBSD想要作啥?要說出現階段很實用性的目的,我倒回答不出來,但畢竟是個難得的機會,多會項東西,不知道10~15年後,我有沒有機會轉業呢?哈哈

十五年後看到這篇文章不知道是什麼感覺…..

The Art Of Coming Home

After living abroad, coming home may be more difficult than you think

近來都有在收聽Studio Classroom,才發現裡面有些文章其實還挺有趣的。四月份的第一篇文章就是The Art of Coming Home,談的是很多人在國外居住一段時間後,回到自己的家園後,歷經了另外一次的reverse culture shock,說白話點其實就是歷經另一次的生活適應。比較有趣的是,是主持人在節目中分享他在台灣工作一年後,第一次回到美國的老家時,他說不習慣倒不是環境差異,反倒是周圍的朋友和家人。

他說,原本以為大家會很好奇這段出國時間你遇到了什麼有趣的事,但是事實卻恰巧相反。所有的家人和朋友只覺得你回來了,彷彿在這一年內,你不曾離開,而這一年內你也不曾改變過一樣。這種感覺相似極了,跟我剛回到台灣時的感覺一樣,原本預期的心得分享大家興致缺缺,也發現大家對於過去一年你所受到的衝擊和改變也不太過問,光是最近發生的八卦新鮮事就聊不完了..

最後你也會自以為,改變的不是自己,改變最多的是別人

妮妮:人醫與獸醫的另類想像

醫院裡的「住院部」幾乎是滿床;美容部裡擠滿了客戶;還有暫時被約束精神部急性床;醫師很親切、關心的口氣跟家屬解釋病情,整個醫院裡充滿溫馨和諧的氣氛,很理想的醫療環境吧?

最近家裡養了一隻貓叫做「妮妮」,是一隻大約一歲多的母貓(gato feminino),原本的主人因為家庭因素,所以不能繼續飼養,所以就在她離開舊家的第一天,我們就把她接到家裡住。心情很興奮,但不緊張,因為以前大學時代就有養過屎蛋和Cutty的橘子貓,這次也算是重操舊業吧!屎蛋是一隻公貓,因為沒有結紮,終於有一天,在發情的時候大概是在外面走遠了,迷了路不回來。基於這樣的經驗,我們決定把妮妮送去結紮,雖然她是一隻母貓,但是擔心以後「老年」時子宮蓄膿,或是其他的「婦科」疾病,我們決定還是要把她送去結紮(其實還有很大的原因,很擔心發情時的貓叫聲,和來尋花問柳的貓公子..)

台灣人有全民健保,不過寵物還在自費的時代。必須自行負擔手術費、麻醉費,術後醫藥費,術後用避免貓咪舔腹部傷口的頭套,這樣大概就要三千塊台幣,本想說接回家NPO一天,然後慢慢餵食就好,沒想到因為貓咪身體虛弱,只好回獸醫院再住兩天,結果住院費用又花了一千五,這時候你終於會感謝我們有健保!

在候診的時候,仔細看看「醫病」關係,還發現這可是令人羨慕的絕佳互動,病患家屬很衷心感謝醫師,對小病患也很溫柔,雖然小病患們都不會跟家屬說話,但是透過醫師們對於他們臨床上表現的解釋後,大家都相信,我們的小病患是愛著我們的…..

所以呢?身為「人醫」的我,不禁感嘆,比起獸醫,現在的看人的醫師似乎普遍的沮喪感,不是怕病治不好,但卻擔心病人和家屬有什麼不滿意的地方,病患和醫師的關係似乎已經呈現劍拔弩張的緊張狀態,就像台灣中國兩岸關係一樣,沒有信任基礎可言。所以呢?看著門庭若市的獸醫門診、住院部和美容部,我突然想到七月份後進入醫院工作的慘狀,心中難免有那麼一點動搖

我想到的另外一件事,現代醫療反省的是過渡的醫療化,和強調「消費」的服務型態意識,當然,我們還有被醫師詬病的綁手綁腳的健保制度。所以現在醫師都知道,跟著健保,眼看點數直直落;脫離健保,自費項目才是王道,或許有一天,你的獸醫師也會跟你說你們家的貓狗,要檢驗三酸甘油脂、好膽固醇(HDL)、壞膽固醇(LDL),年紀大後還必須定期身體健康檢查,到時候,有寵物的家庭們,持家可就更難囉~~

 妮妮,不要再生病啦!我女友說,至少值得安慰的是,他的子宮和卵巢只有動一次手術。但是未來,誰知道呢?

 

【延伸閱讀】

當了一個月的台北鄉巴佬後…


「叮~~~門一開,學生、上班族摩肩擦踵的往返穿梭」>

「綠色的小人越走越快,從五、四、三….到紅色立正站好的小人出現,機車族開始繃緊神經,抓緊握把油門,準備佔住第一順用,開始往前衝..」

「大bus猛然往路邊一靠,前門下、後門上,氣壓門轟然關起,公車又搖晃的往前開去..」

到台北大概一個月,雖然以前也來來往往過台北很多次,不過倒是第一次在台北這麼久住。我已經忘記八年多前第一次到花蓮時,是怎麼認路的,大概是跟在嘉義這種小城市的生活經驗相似,騎著機車就東晃西逛的,大概就把花蓮市摸個六七成。台北「便利」的交通,讓我的高中同學第一次在台北,誤闖建國高架橋、在火車站的忠孝東路前大膽逆行,大概是這些讓我印象深刻,而且以前在台北通常都是靠在地下跑或高架橋上行的捷運為主,所以對地面上的大街小道實在不怎麼熟悉。

捷運的確是很方便,在地底下穿梭來去,然後就可以抵達目的地,而且不用風吹日曬,甚至還有涼涼的冷氣可以吹,只是在上下班人潮時,要忍受夾心餅乾的酷刑;公車穿梭在大街小巷,範圍比起捷運是大的多,費用上也比較便宜,只不過一旦遇到人潮擁擠時,大概會動彈不得,而且車班多到我想除了「公車達人」和市政府的電腦查詢系統外,要精通還頗難;再來就是可以單人或雙人騎乘的機車,他不需要捷運的軌道,也不需要像公車那麼大的空間,可以在夾縫中求生存,在有三、四線道的馬路上速度也不慢,但我覺得最重要的是,有一種確切的存在感,你會知道在那條路上,經過什麼,甚至也可以感受那種穿梭移動的真實感,只不過悲哀的是,每根排煙管裡排出的廢棄臭煙,都得照單全收。

最近,我也發現一個事實。印象中,還在懵懂的高中、大一新生時代時,想過那種去上課可以在路上看書的畫面,但是後來除了在進行比較長距離的移動,譬如從花蓮帶台北,或從花蓮回嘉義外,好像沒有什麼機會,不過反正也不怎麼重要,也就慢慢淡忘了。這個月來,因為工作的地點在新店,所以需要搭好一段距離的捷運,特別是回家時通常是晚間十點多,乘客本來就不多,所以這時候身上帶本書,可以悠閒的坐在車廂裡,或站在月台旁,有明亮的光線,足夠的空間可以讓你大方的一個人坐著,唯一比較吵鬧的就是列車通過隧道時所發生的尖銳聲

原來,車上看書是都市生活的想像阿

 

著急.焦躁.幸福

DSC_0018

第三年家醫科住院醫師,代表什麼呢?那就是明年的十一月,就可以考專科醫師執照,那個時候,我也已經三十歲。從跟心愛的老婆結婚、Emily的出生到現在,總覺得這三年多來,我是紮實地握著自己人生的方向盤,堅毅的往自己的方向前去,而我也何等有幸,這一路上,老婆與我總有相同的遠景和夢想。

信仰,對人很重要,讓人堅毅地相信什麼,毫無怨悔的去作;但相信或堅信一件事,也同等重要,堅信帶來信念,確定我們的志向,讓我們在歲月增長間不徬徨,讓我們不敢用大而化之的理由,作為無法成就志願的藉口。老婆常說,我在三十歲以前已經五子登科,但是我們都知道,我們並不已以此為滿足的境界,在老婆從拉達克回來,我又讀完孩子的第一理路-紙風車319鄉村兒童藝術工程 這本書後,更能體會,在我們的心理深處,對於弱勢、不公義、偽善的厭惡和對公平、平等的理想,依然如此強烈地在燃燒。 » Read more

1 5 6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