胰島素治療一個多禮拜後(20051104):理所當然另一章

事情永遠沒有想像中得那麼容易。很多理所當然的事,但事實上,都不怎麼「理所當然」!

在首次打了解決了胰島素空針注射的問題 後,"Injection血 糖總算有如預期的下降了些,但我們又會繼續遇到什麼問題呢?首先,我發現病人接受的胰島素注射的位置順序,有點奇怪,從右手臂的A區打完到左手臂的 F區後,沒想到有的護士又跳回A去繼續打,無視我在圖表中標示於腹部的B區和E區。其實,這也沒什麼大驚小怪的,或許胰島素換區施打是一件很基本的觀念, 但是對於第一次作這樣治療的當地護士來說,就是全新的事物,雖然在慢性課程上有提過這回事,但是我們大家都知道,聽課和實作有時候是兩碼子事,至少我知道 再來我應該要提醒他們注意些什麼事情。

理 所當然的事,當然不止這一樣…..過了一天後,我馬上就把胰島素劑量升高,但是卻不見胰島素劑量提高後的效果,於是我又仔細瞧了護理和注射紀錄表,終 於發現,原來護士沒有注意看醫囑單上已經調高的胰島素劑量!天阿…..深呼吸一口氣~~~這不是第一天發生的事,有些護士在過去病歷混亂的時代,沒有 習慣看醫囑單,為此,我也努力過兩個多月了。

 

過去四、五個月來,我用苦口婆心,或有時忍不住的抱怨罵人,目的就是盯住護理紀錄的詳實度,總算幾乎讓每位護士知道 寫下他們給了什麼藥的護理紀錄的重要性。這也讓我現在,雖然他們劑量給錯的狀態下,但是我還是可以循線找出錯誤地方,這大概是唯一還值得安慰的地方,所 以,沒什麼好抱怨,就是再說一次,提醒護士千萬要看醫囑單。

第 一個週末(10/29~30),我維持一樣的胰島素劑量,目的是看看護士可以按照醫囑好好的處理。星期一是我負責住院部的看診,我滿懷期待的去看病歷,看 到星期一的血糖竟然是四百七十幾,這時候我又知道一定又出了什麼問題!經過對照注射紀錄單和護理紀錄後,終於發現原來是星期六晚上值班第一次照顧糖尿病病 患的護士,沒有注意到醫囑單,而少注射了中長效型的胰島素。

沒關係!深呼吸一口氣,再度的告知,我相信是有效的。

更 大的玩笑還在後頭,今天我在病房看病人時,突然之間發現,有些護士寫的注射紀錄單是Mixtard,而非我想要施打的Monotard。心裡一納悶,打開 小電冰箱一看,才發現Monotard好好的躺在冰箱裡,過去一個禮拜裡,施打的是Mixtard。天阿~~~~天阿……如果在台灣,醫師和護士 大概已經被砍頭,然後告上醫療疏失的罪名了吧!?我按著耐心跟當天的護士解釋Monotard和Mixtard的差別,然後再告知護理長,通知所有的護士 千萬不要再弄錯….

一 個禮拜多內,發生的事情有點讓我驚奇,但卻不是意料之外,早就知道在開始治療的時候,會遇到許多的問題,絕對不像在台灣醫院裡治療病人那麼,只要在醫囑單 寫寫字,護士去執行就好,在這裡每個步驟,從血糖試紙的管理監控,胰島素實際的施打劑量,注射方式的正確與否,都必須事必躬親一遍,確定無誤才行。

沒有「理所當然」的事,但是盡力就對,大家都這麼努力的讓300支的胰島素,經過購買和長途的運送的過程到這裡 ,在休假前的一個月,我一定要讓病人可以回家打胰島素!!!

 

Monte Café義診(2005-10-15)

Monte Café是位於Mezoxi省境內的小山城,"DSC05239"人 數約五、六百人。Mazoxi省不是台灣合作支援的省分,是由Valle Flor的葡萄牙NPO支援,但是兩年前我們曾出資修整那裡的醫院,所以這次吳醫師打算去那邊義診,不過畢竟這是人家的地盤,為了怕「義診」打亂人原本在 地的醫療經營模式,所以吳醫師還特別知會聖多美的衛生部,申請是否可以在Monte Cafe作義診,答覆直到了星期五(10-14)才出來:YES。

當 天,城市裡的天氣不算好也不算差,沒有平常蔚藍的豔陽高照,天空中散佈著灰色的雲朵,不過天光倒是頗亮,醫療團的司機說,在Monte Café鐵定正在下雨。路上,我昏沈的一陣子,張開眼的時候,車子已經轉入了山區,果不其然跟司機說的一樣,車窗外是陣陣的滂沱大雨,彎曲的山路,兩旁的 木屋都被有點飄渺的白色山嵐圍繞著。

"DSC05252"車 子轉過一個右彎,可見Monte Café的牌子,我想我們距離義診地點不遠。Monte Café的翻譯就是「咖啡山」,這一帶種植了不少咖啡,不久我們就看到類似工廠加工區的聚落,作轉個幾個彎後,醫院矗然的出現在我們的右手邊。醫院外觀是 灰色外觀,醫院外是用現代水泥鋪設成的小空地,空地周圍還有已經點亮的黃色路燈,此時雨點狂下,為這棟過去殖民時期留下來的醫院,增加了點古感。

 

 

我隨著的車子是第一個到達的,在醫院門口已經有些病人再等候。"DSCF4388"當 地民眾打開醫院的門口,一進門,右手邊是一個像旅館的半橢圓形接待櫃臺,眼前的是一個寬闊的手扶把樓梯,右轉直上二樓。上了二樓後才發現這間醫院的寬闊, 兩邊展開的是寬闊的房間,穿廊是挑高的設計,不會有台灣醫院那種天花板緊迫盯人的壓迫感,在左右穿廊的底邊個是一件空間極大的房間。每個房間裡的水、電都 是可用的,這真的好令人感動,與Neves醫院常不是停電,不然就是乾枯的水龍頭滴不出半滴水的窘境來說,看到這裡的水龍頭可以流出清澈的水時,真的是頗 興奮。這家醫院,還不只是二樓,還有三樓,三樓依然是挑高的設計,房間略小,倒是像作行政辦公部門的地方;往上走還有四樓。"DSCF4479"打開往室外的門,還發現醫院的二樓還有設計中庭花園,雖然下這大雨,只能站在屋簷下略瞧,但是真的可以想像過去殖民時代,Monte Café的榮景。

這 還不打緊,大家好奇的穿過每個門,才發現裡面可是別有洞天。穿過穿廊底部的房間,進入眼簾的是,一個大概有二十來個單位的沖澡澡堂,每個都是獨立的沖澡蓮 蓬頭;穿過澡堂後,映入眼簾的事另外一個大的空間,大個是作為洗衣房之類的空間吧!我對坪數沒什麼概念,所以都只能用「頗大」來形容..

既然空間很大,那麼安排看診的空間自然簡單,在二樓的樓梯口設掛號櫃臺,"DSCF4406"接 著往右手邊的穿廊擺開的是藥局、婦產科、小兒科和針灸科,子堯和我則共用穿廊底最大的那個房間。一剛開始的時候桌椅還不夠,但是根據過去幾天的經驗,一般 科(Medico Genral)通常人都會爆滿,所以在劉醫師替我們張羅桌椅的同時,我也等不及的先站著替病人看診。外面的雨,沒有任何想要停歇的意思,依照以往看診的經 驗,下雨往往會讓看診的人數減少,但是在這天特別的例外,雨下的越大,民眾們更是更熱情捧場,從九點半在位置上坐下後,直到下午快兩點才離開看診的桌子。

最後,子堯再整理各科開出的處方簽時,總共開出三百五十多張,這代表大概也有三百五十多的看診人次。呼….從禮拜三的Diogo Vaz週四的Santa Catarina星期五的Changra連續四天義診 下來,發現「義診」對大眾的吸引力阿~~

聖多美的雨季(Estação de Chuva)

來到聖多美快要十一月,這禮拜真的被這裡的「雨季」給嚇到了。禮拜二下午辦糖尿病慢性課程時,"事發地點"因 為被狂下的暴雨,給delay了開始時間,今天星期五,早上出門的時候還是大太陽,到了Neves後就忙著開始去看診,因為計畫在看完住院病人,出發去看 巡迴診前,先去Santa Catarina作藥局的藥物盤點和職務交接。住院部的病人大概只有13、14人,其中還有大前天開始接受胰島素治療的Ana Fernandes,人數不算多,但不知何時,外面的烏雲已經群聚,轉眼間下起傾盆大雨。

看 完病房也十一點了,看著醫院外面的街道,又是四處橫溢的滾滾黃色河水,心想今天的巡迴診大概是去不成了,因為Ribeira Palma和Obo Rosema是在山上,前往那邊的道路,都是碎石子路,而且幾乎只能容下一個車身通過,一邊是山壁,另一邊就是沒有邊欄,直通山腳的山谷。雨點有如桶子裡 的水,頃力的往下狂洩,Santa Catarina大概也去不成,一方面道路的狀況不好,星期二的大雨過後,整條路上到處都是新的「小瀑布」景點,一趟20公里的路程,不知道有什麼不可知 的意外。

"小黃橫越水流"心 意既決,幫忙Dr. Lima看完門診的病人,就打算回醫團準備度小週末。但是哪知道醫院雇用的司機說:現在回不了市區了,因為那陣子的暴雨侵襲後,路上不但積水,而且還有大 石頭擋住了去路。這時候每個人的反應是很有趣的,沒有愁眉苦臉,倒是不少戲謔的笑臉,不少人回頭跟我說:「Doutor Quintino, Hoje Você vai dormir daquei」(Dr. Quintin, today you will sleep here),看來每個人都很熱心的替我準備住宿呢!

"黃色海洋"為 了確定道路的狀況,以便跟吳醫師求援,所以我跟司機便前往回走去看看路況。一路上小雨仍不斷,隨時都可以看見右手邊山壁高處,竄流而下的小水流,不時穿越 過柏油道路,進入海裡,原本蔚藍清澈的海洋,也因為山中的急雨,沖刷夾雜著的黃色泥土,隨著急流入了海水,染的近岸的海洋是一片渾濁的黃色,再加上雲霧茫 茫的天空,雖然在接近海平面的公路上,但是確有身在台灣深山裡雲霧飄渺的感覺。

回程過了Ribeira Funda五六分鐘的車程,就看到一片積水,原本的落石已經被好心的民眾同心協力移開,所以我們就趕緊回頭,把東西收拾一下回家去也。雖然回程路上有不少段的道路都有不少積水,不過基本上我們都還順利通過,下午兩點多的時候總算順利回到了團本部。

宜島素治療開始第二日(20051027)

糖尿病課程在10月25日結束,當天我也把一位長期在我們醫院看診的女病患Ana Fernandes辦理入院,準備在課程結束後可以為她施打胰島素。

"Dra.在 施打胰島素之前,其實想起來是很困難的,譬如胰島素的購買、運輸、入境和保存;醫師是否會使用胰島素;當地護士是否會打皮下注射 (Subcutanea),或是可以執行醫囑的確實性等等,所以之前跟子堯討論過後,其實都覺得困難重重。不過藉著Metformin募集行動,帶動了整 個胰島素施打的可能性。

從 八月中開始,當我知道有可能進一步安排胰島素時,我知道必須讓現實的環境可以好一點,然後我們才有可能讓胰島素治療變成事實。一方面在聖多美打聽有關胰島 素注射的現況,二方面也開始努力著手住院部醫囑和護囑紀錄的現況改善。有關聖多美當地胰島素注射的消息,不是很難打聽,透過在這裡工作七年的吳醫師 , 馬上就打聽到在聖多美市的中央醫院(Hospital Central)的Esprança 醫師在作聖多美在地的糖尿病病患治療,其中也包含了胰島素的治療;但是改善醫囑和護囑紀錄就是比較長期的抗戰。不過,在施打胰島素開始之前,在病歷紀錄上 的改善要求總算是有點成績。

"IMG_0088"因為10月25日課程結束時已經天黑 , 再加上醫院又沒來電,所以病房一片漆黑,而靠著僅剩的天光,很多東西也都看不清楚了,只好先收拾好東西,隔天在作打算。為了讓胰島素的注射能夠更順利,所 以回到醫團後還跟懿芝學姐要了護理書籍,複製了胰島素施打的位置紀錄表,然後再加以修改,就成了Neves醫院的第一份胰島素施打護理紀錄單。隔天,10 月26日是星期三,我應該在聖多美市的婦幼中心看診,不過後來跟子堯商討後,我們還是覺得我應該親自去Neves醫院一趟,所以我們兩就交換了行程,我去 Neves醫院,子堯替我去婦幼中心看診。

到了醫院,Dr. Lima已經在那邊,討論了有關要注射劑量和監測血糖的方式後,Dr. Lima就在護理辦公室(Enfermagem),寫下Neves醫院的第一份Insulin醫囑,我也特別在叮嚀護士有關正確紀錄血糖和抽取胰島素的 事,然後陪著醫院的護士Paula到床邊為Ana注射胰島素:7單位的Actrapid和3單位的Monotard。看到這邊,其實心裡很安慰,期待已久 的胰島素治療,我們真的已經做到了,但是我知道從現在開始,真正的挑戰才開始,因為醫囑紀錄的確實執行,是我一直以來最擔心的部分,也希望過去幾個月來的 要求能夠達成。

今天(10月27日)早上到醫院,第一件事情 就是去看住院部。血糖機還在,血糖試紙也依照規定有詳實的使用紀錄,胰島素紀錄單也有確實的血糖、施打時間、施打位置和施打劑量的紀錄,唯一讓我覺得奇怪 的是Ana的血糖似乎對胰島素沒有什麼反應。因此,我馬上找了Dr. Lima來討論,才發現原來護士們過去沒有使用過胰島素針筒,當他們在使用時,把它認為跟一般注射針筒使用皮下注射(Subcutaneous)的方式一 樣,結果都變成了皮內注射(Intracutaneous),自然胰島素就不能發揮作用。其實,這時候我有點心虛,過去在台灣,往往都是在醫囑單寫下醫 囑,從來也沒去病床旁看過護士怎麼施打皮下注射的胰島素,所以沒有注意到「胰島素空針」作為皮下注射的實際情況。看來,在這種地方工作,最好是十八般武藝 都行,才能面對各式各樣的疑難雜症阿~~

首次施打胰島素的第 二天,雖然不到100分,但拿個60分大致上不算問題。在跟每位護理人員交談時,其實可以發現他們是很興奮的,對於一個新的治療protocol,而自己 又能參與其中,其實每個人都很努力的參與。我想,人性是正面的,當你可以完成更多,成就更多的事時,心態都是積極進取的,只要善加溝通和引導,其實大部分 的都是很可愛的。

【註】星期三(10/26)出門太急,結果沒有拍下首次注射胰島素的畫面..真是可惜

第二次慢性課程(20051025)

在第一次的課程 結束後, 第二次的課程我們著重在有關胰島素的認識,"2005/10/25第二次的DM課程,從中午就開始下起暴雨,Neves醫院附近的河水都溢出淹到了街上和部分的醫院花圃"病房護理實務,糖尿病食物介紹。早上上班前,一樣去張羅了課程結束後要提供的小甜點和飲料,然在約略在中午過後結束了早上的門診,趕回醫團準備接下午要上課的講師。

不 知道老天是湊熱鬧還是怎樣,從中午時分就開始下著驟雨,回醫團的路上,不怎麼寬的道路,兩旁都是水流到處橫竄。就這樣,這場雨到了兩點鐘依然故己的狂下, 絲毫沒有稍稍減緩的跡象,讓我們的車行速度減緩不少,當我們快到Neves醫院時,已經比預定時間晚了10分鐘。此時,醫院外的道路和空地,都被暴漲的溪 水給淹沒了,運氣好的事,院內的診間和上課空間倒是沒受到影響。不過要來上課的護理人員,也有不少人被這場下的誇張的狂雨給耽擱了,再加上又缺電,還得啟 動醫院的小發電機,總而言之,課程大概延遲了近一個小時才開始。

"這是營養師在跟大家解釋有關糖尿病飲食的一幕"課 程一開始是中央醫院的營養師Geniomar上陣,在糖尿病的飲食部分,其實我也不怎麼懂,一方面在台灣這東西通常被歸類的營養師範圍,二方面也得依照當 地不同的食物有不同的配方,所以這段其實我都聽不太懂,提到的是許多當地的食物名稱,如何搭配適合病人的碳水化合物配方等等,而大家對於這部分提問還算挺 踴躍的,看來這種屬於生活化的問題,還是挺吸引人的。

"護理長解釋insulin空針"再來是中央醫院的Vicentina護理長講解有關住院部照顧糖尿病病人的注意事項,用四張投影片做了簡單的摘要,主要是在執行注射胰島素醫囑時應該要遵守的事項。接著,就是我親自出馬,講解有關如何使用台灣捐贈來的血糖機 ,並且讓護士們互相練習作指尖採血驗血糖,可惜沒有其他人幫我拍照留念啦!大家在進行血糖機實際練習,不但很快就學會了操作的方式,整個過程也是歡笑不斷,說真的,怕痛的人還真的不少。

"這是Dr.再來就是由Dr. Esprança 介紹由台灣募捐來的三種不同胰島素 :Actrapid (Rápida), Monotard(Intermédio)和Mixtard(Mixtura:70% Rápida+30%Intermédio),讓護士們對於在拿取胰島素進行施打時,不會認錯藥物。最後,由Vicentina護理長講接如何使用胰島素 空針,和抽取正確單位的胰島素,就這樣,我們的第二次課程就到此劃上了句點。

描 述起來看似流水帳,不過從大家踴躍提問的糖尿病食物問題"這是護士們彼此間作指尖採血驗血糖的話面", 到練習使用血糖機,和認識三種胰島素和空針後,已經五點半多了,由於小發電機不足提供全院的發電 量,而且也是消耗汽油的,所以當不用Projector時,就已經關掉了小發電機,此時上課的醫院小圖書館內,大概只剩下昏暗的光線,附近的病房裡,幾乎 是一片漆黑,街道上隱約還可以看見不少人在走動,但是頂多只能看見微量黑暗中晃動的影子罷了,唯一值得安慰的是,至少暴雨已經停止,雖然院外然是一片爛 泥,空地街道上還是黃色河水到處流竄。

時間已晚,所以醫療團的車子成為了大家唯一的交通工具,車子後坐包括我坐了四個人,後面的貨車行李箱也擠了四個人,在月亮已經升起的初夜,車子帶著我們一行人往聖多美市中心前進,回到醫療團都已經六點半多,馬上就進了餐桌吃晚餐。

短短兩次的慢性課程,基本上還算順利圓滿,講師們都算很熱心,不但準時出現,也認真的準備他們手邊的教材。對我來說,這只是個開始,更重要的是明天(10月26日),我們將在Neves醫院,開始第一位接受胰島素治療的病患—Ana Fernandes

Changra義診(20051014)

Chancra是我們義診第三天的地點,位於Lobata省境內,是一個交通的大點,"Waiting不過也因此沒有室內的衛生室,看診的地點就選在路邊足球場旁的一個用木頭搭起來的半開放空間,也由於這裡沒有常設的衛生站,所以當地的衛生員還有劉醫師 馬上就忙著替大家張羅看診用的桌椅。到那邊時,我們已經發現有不少的病人在那邊等候,害的史醫師吳醫師 發現人數跟預估的有所差距,馬上掉頭回醫療團拿牙膏牙刷還有針灸用針。

看到當天的候診人數,大概心裡就有數,今天的人數大概又會比前兩天還多了。吳醫師帶著我們用繩子,繞著這個半開放式的木棚子,隔出一個屬於我們的看診空間,然後大家叫在同一個木棚子下,各自選定位置,準備開張看診。

這中間還有個小插曲,在我們準備的時候,鎮澤 眼尖的發現有位老伯穿的衣服有熟悉的「中文字」—新竹女中。大家還興奮的跟他照相,而且子堯寫的文章 還造成很大的迴響呢!或許過一陣子就有機會發現這間衣服的主人吧!?

"General開始看診沒多久,在門診掛號處負責口腔衛教的史醫師馬上救被人潮給淹沒了,接著就是一個接著一個的病患。發燒感冒的人其實不多,但是腰酸背痛和血壓高的病患倒是不少,看著在外面排隊的人數總是沒有減少,還真是有點越看越心慌。

九點多開始看診,一路馬不停蹄的,我們總算在下午兩點看完了所有的掛號病人,算算我們開出的藥單,共有兩百三十張,果然跟預期的一樣,已經衝破了兩百大關。

曾經想過,天天義診這回事,真的不可以天天辦…

【閱讀文章】

Santa Catarina義診(20051013)

Santa Catarina位於Lembá省南部,是Lembá省境內的大聚落,"St距 離Neves約20公里,距離聖多美市約40公里,接近聖多美島內西部公路的終點(Lembá 是公路的最後一個聚落,約在Santa Catarina往南約5分鐘的車程)。這裡的居民人數比起星期三作義診的Diogo Vaz還多,但是也是因為位處南部,所以硬體環境上較差,人民的經濟生活水平也較低,Santa Catarina的居民主要的經濟活動是捕魚,在接近中午漁船回岸後,就靠當地的小黃車運往市中心販賣。

自 從三月多親手接管Santa Catarina衛生站以來,這裡就風雨不斷,搖搖欲墜。之前,是因為工作的護士貪污,帶走了不少錢,原本要透過原本的Lembá省的前衛生廳長Dr. Tomé追討,但是也隨著發生的車禍意外喪生後而煙消雲散,再來現任的衛生員Selveste,也因為年歲大,再加上長期的沒有工作津貼,發生了藥物販賣 統計和自行借用藥局基金的疏失,所以其實狀況不是很好,正想利用這次機會,在義診後重新整頓,利用每個人3000 Dobras的掛號費,重新為Santa Catarina購買一批新的藥物。

在Diogo Vaz的前一天,我也事前再去確認一次看診的空間安排,並請衛生員再通知一次鄰近的社區居民,我還特地往南跑到Lembá通知當地的衛生員,以備Santa Catarina的年老護士因為年紀大而疏忽了。

"waiting由 於距離比較遠,當天(10-13)幾乎九點鐘我們才到達衛生站。這次的衛生站雖然整間數目夠,但是比起昨天在Diogo Vaz具有古味和過昔殖民風采的大房子比,實在顯的有點侷促。這到不打緊,反正診間數目夠,而且那裡連婦產科的診療台,針灸科所需要床等等,數目都足夠, 讓我訝異的是當天當我們到達時,待診的病患比我們工作人員的數目還少。心裡還時著實嚇了一跳,那時還商討著要不要去社區再通知一次我們也這樣的活動,但老 衛生員Selvsete則跟我說他都通知了,大家會晚點來。後來大家心裡一橫,反正人都來了,東西也都帶了,我們還是迅速的布置了簡單的門面。

"General一剛開始我們還很輕鬆的「待診」,準備度過輕鬆的一天,但是來掛號的病患果不其然如同Selveste說的一樣,慢慢的湧進衛生站,沒多久後掛號處就圍了一大群病患,在掛號處作口腔健檢的史醫師馬上就被淹沒在人群中,負責一般內科的子堯和我,沒多久就開始忙的不可開交。

大使館的鄭秘書和亭君姐(鄭太太)還特地來幫忙,幫我們作些影像紀錄。直到十二點半多我們才慢慢開始限制掛號,直到下午一點半多才把所有病人消化完,總共約有一百三十多張藥單,我們替Santa Catarina賺進了近四十萬的藥局基金。

【延伸閱讀】

國慶週義診回顧

 

糖尿病慢性課程(2005-10-18)

星期二早上(10月18日),帶著瘧團新買的Projector還有我的小筆記型電腦,"Workshop3"搬了兩箱飲料,路經市中心去買小餐點。Neves醫院早上時依然沒有電,靠著小發電機維持著檢驗室和少數室內電燈的運作中,今天的門診病患大約14個左右。

門 診前,去了醫院的小圖書館看了一下,看到清潔工正在作打掃和搬動桌椅,我想說大致上可以準備就緒。病患雖然不多,但是也不少是高血壓和一些糖尿病的回診病 患,所以其實還花了不少時間,畢竟這些通常都是老人家,大多不識字,雖然有慢性手冊,但是通常還需要寫小紙條通知他們的孩子,提醒他們有關老人家服藥和血 壓或血糖的近況,所以在這樣一問一寫的過程中,時間其實過得很快。

"Case中 午先趕回醫團,順便趁空吃了午餐,然後預計下午兩點鐘的時候去接Esprança醫師。一切都很順利,很準時的到達相約的地點,接到Esprança醫師 和護理長。課程也很準時的在兩點半多的時候開始,就如昨天我們的沙盤堆演一樣,花了大概一個半小時,把糖尿病簡介了一遍。然後再來就是大哉問時間,一剛開 始局面還有點冷清,還好後來Esprança醫師還挺幽默(雖然我聽不太懂幽默的內容..),把氣氛帶了起來,讓所有人都有說有笑的。

嚴 格說來,這樣的課程內容其實不算嚴謹:我不知道當地一般醫師、護士對於糖尿病的認知到怎樣的程度,沒有課程後的驗收,對於糖尿病這個題目只花一次兩個小時 的時間作簡介,大概比較像台灣給一般民眾的衛教課程時數,不過既然一開始就以為這是個拋磚引玉的開始,那麼也就不用那麼在意了。

"tea課 程之後的點心時間,總是最令人期待的,可樂和當地的果汁汽水,再加上當地的麵包和小餐點,讓大家吃的是快樂似神仙,雖然參與人數大約是20人,但是我們卻 吃了大概30人份的飲料和點心,。我們也利用這個時候,宣布了第二次實際操作練習課程,也強烈暗示第二次課程也要來才能領到課程津貼,這種上課還有津貼可 以領的機會,我想在台灣也不是很多吧!

不過如何,第一節的課程算是順利結束,沒出亂子,讓我們期待下星期二(10/25)的實作課程,還有之後的胰島素病人治療。

糖尿病課程開跑前一日

10月14日本來要跟Dr. Esprança和Dr. Lima見面,"Discussion討論下星期二(10月18日)的慢性課程教材,可是因為Dr. Esprança有些事情耽擱了,所以我們把上課教材的討論時間拉到10月17日,也就是上課前一天。

在 這邊幾個月來,不時會發現自己在這邊是個「急性子」,很多時候都會期待自己交代的工作,可以在自己「預期」的時間內完成,不過常常會大失所望。不過,大家 看到這邊可別誤會了,我可不是說這裡的所有人做事都很沒有效率,只不過有時候真的有硬體環境上的困難等等,所以讓很多事情不是跟想像中的一樣。

總 之,我們如期的在星期一(10月17日),準時的下午兩點半見面。我們看了Dr. Esprança作的Powerpoint,省略了複雜的生理病理學部分,從臨床的糖尿病分型開始說起,臨床症狀,臨床診斷,到臨床的口服降血糖藥物,還 有急慢性的糖尿病症狀介紹等等。大部分的內容對我們來說應該不算陌生,診斷標準目前還是使用8小時空腹血糖大於140mg/dl的舊標準,口服用藥的介紹 也以當地的藥物(Glibenclamide和Metformin)為主,當然還有簡單的胰島素類型簡介等等。

其實,這樣的內容是很多的,即使是光講急性的酮酸血症(Cetoacidose diabética),或是高滲透壓高血糖非酮酸性昏迷(Coma hiperosmolar),我都不見得有把握不看書可以直接處理,所以要期待在這短短的幾個小時內,可以讓大家對於糖尿病有什麼樣的透徹的瞭解,其實是 天方夜譚和期望過高的,不過我想這是一個開始,或許我們可以培養出一些有興趣的醫護人員,除此之外,我把重點和期望擺在第二次(10月25日)的實作課 程。

"DM在 第二次的實作課程,我們將請中央醫院(Hospital Central)的病房護理長,替我們講解如何抽取正確的胰島素劑量和施打胰島素的注意事項;我自己製作的血糖機葡文翻譯版,讓大家可以作正確的檢驗和讀 取正確的數值;介紹子堯的慢性手冊;還有請中央醫院的營養師來講講怎麼處理糖尿病飲食的注意事項。我覺得,要在這邊鉅細靡遺的從基礎教到臨床,不是不可 以,只不過投入的心血要更大,但是著重部分的臨床技術,至少可以讓病人可以受惠,也可以讓醫護人員有比較多的成就感,然後有機會可以開始更進一步的學習。

討論完已經下午四點多了,室外正是下著毛毛細雨的陰天。晚上回家還要Home-made作講義,隔天早上在去安排一些小點心之類的東西,這樣一個小小的糖尿病課程就可以開跑啦!

【後記】

1.當天回到醫團,沒想到家裡的發電機和線路出了些問題,一時間我還擔心不能印講義,還好後來老天幫忙,又是在天黑前,聖多美的市電來了,解決了這個困難。

2.還要謝謝子堯鎮澤 幫忙把30份的慢性手冊裝訂完畢…又是積極有效率的替代役役男啦!

1 2 3 4 5 13